• 2
  • 收藏
记首届中央监察委最年轻委员、革命烈士张佐臣
沈洁/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2-02-16 20:46 字号
图为张佐臣大康纱厂工会散发的传单  (资料照片)
图为在狱中张佐臣勉励狱友的话  (资料照片)
阅读提示
1925年的一个秋夜,张佐臣与杨培生相约在祥生船厂附近见面,当杨培生赶到的时候,张佐臣拿出一面准备好的鲜红的党旗,看到党旗,杨培生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胸膛。这时,张佐臣站在前面,严肃地说了声“宣誓”,他霍地一下举起了右手。
张佐臣(1906—1927),浙江平湖人,192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上海工人运动的领导者之一。1925年领导上海日商纱厂工人大罢工,史称“二月罢工”。1926年9月,赴无锡领导、开展工人运动,组建中共无锡独立支部,任书记。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回沪任上海总工会副委员长,领导上海总工会。4月,出席中共五大并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委员。6月29日,在上海被捕,7月1日牺牲。

从“积极分子”到“谈判专家”
1906年出生于平湖一户贫苦人家的张佐臣,为了谋生,十几岁就离开家乡,到位于上海杨树浦(沪东地区)的日商大康纱厂做工。从此,厂里多了一位身高1.75 米左右,长脸、不胖的青年工人。
工作了几年之后,张佐臣听闻纱厂周围有一个沪东工人进德会(简称“进德会”)。进德会成立于1924年,是沪东最早的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地区性工会组织。
张佐臣一有空就到夜校学习,进德会寓教于乐、有针对性的教育方式,形式多样的宣传方法,让识字的他很快“迷”上了先进思想。在进德会,张佐臣通过上夜课、演剧、阅读进步书刊等活动,逐渐成长为工人运动的积极分子。进德会善于从会员中发展优秀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经常去听蔡之华讲课的积极分子张佐臣,由此被发展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入党后,张佐臣积极配合工人进德会,在大康纱厂开展反帝宣传工作,成为纱厂工会的最早组织者。
张佐臣利用自己在车间担任记工员的便利条件,根据中共党组织的决定,广泛联络群众,宣传党的决定。他向工人们呼吁:“工友们,东洋人压迫我们真是到了极点。唯一的办法,只有大家齐心,一致罢工,反抗东洋人的虐待。”1925年2月,张佐臣与高雷、王淦亭等其他几名党员一起,带动日商大康纱厂4000余名员工,在沪东率先发起了支援沪西工人罢工斗争的全厂大罢工。
在罢工的战斗中,张佐臣在大康纱厂组织成立工会,并散发大罢工传单。2月25日,由于罢工形势严峻,日商被迫与工人谈判。张佐臣被推举为上海日商纱厂6名工人代表之一,出面参加谈判,对工人代表首先提出解决工潮的八项条件。
工人们这次热火朝天的罢工斗争,有力地打击了帝国主义的反动气焰。日本资本家不得不答应工人提出的一部分条件。
指导工人罢工的“张主任”
1925年6月1日,上海总工会正式挂牌,会址设在宝山里2号(今宝山路393号),后迁至共和新路。
上海总工会成立后,为了方便工会和工人办事,同时加强对各工会的指导,上海总工会在主要工人区域设立办事处。6月初,在上海总工会的领导下,张佐臣和杨之华(瞿秋白夫人)等人在浦东陆家宅、烂泥渡路地区(今陆家嘴地区)组织浦东罢工委员会,张佐臣担任浦东罢工委员会办事处[后改为上海总工会第三(浦东)办事处]主任。在浦东负责接应张佐臣、杨之华,协助他们筹建工会,并设立了上海总工会浦东办事处的是祥生铁厂的钳工领班杨培生。
在张佐臣的指导下,杨培生尽心尽力筹备成立祥生铁厂工会,租赁了浦东五福弄三德里的一间房子作为工会会所。凡登记造册,书写文告、标语之类,都由他一人包揽。他办事老练、持重,办法多,被工友唤作“赛诸葛”。祥生铁厂工会正式成立后,他被推选为会长。之后,杨培生积极响应上海总工会的罢工宣言,领导祥生铁厂工会,参加五卅运动后的总同盟罢工。杨培生还主动联系祥生铁厂和日华纱厂、英美烟厂,帮助张佐臣设立上海总工会浦东办事处。
祥生铁厂工会成立后,张佐臣对杨培生等工会骨干交代了几项工作:搞好工会小组,马上组织纠察队,封锁厂门,防止坏人钻空子破坏罢工。张佐臣走后,杨培生他们立即分工,连夜到工人家里拜访,物色一批工会积极分子。第二天清早,他们按照不同工种,10 个人编成一个小组,选出小组长,又成立了一个纠察队。从此,工会组织严密了,纠察队也活跃起来了。在祥生铁厂工会会长杨培生的带领下,祥生铁厂工会很快成为浦东地区组织健全、团结一致的一面旗帜。
工人骨干的入党介绍人
担任上海总工会第三(浦东)办事处主任期间,张佐臣通过祥生铁厂工会的杨培生,先后联系了日华纱厂、英美烟厂、祥生铁厂等厂的工人,掌握情况,筹建工会,通过物色骨干、创办工人夜校等方式,先后培养介绍了杨培生、徐大妹等在五卅运动涌现出来的工人积极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
在张佐臣等中共党员的熏陶下,又经过实际工作的锻炼,杨培生的政治觉悟、工作作风、领导方法渐趋成熟。张佐臣到浦东后,利用工作关系,经常和杨培生谈心,带些党内刊物和宣传品给他阅读,不断提高他的政治觉悟。杨培生渴望自己能早日成为党组织队伍中的一员。
1925年的一个秋夜,张佐臣与杨培生相约在祥生船厂附近见面,当杨培生赶到的时候,张佐臣拿出一面准备好的鲜红的党旗,看到党旗,杨培生全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胸膛。月光透过树叶,洒在党旗上,泛出明亮的红光,党旗映红了他的脸,照亮了他的眼睛。这时,张佐臣站在前面,严肃地说了声“宣誓”,他霍地一下举起了右手。
“……不屈不挠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张佐臣讲一句,杨培生跟着讲一句。此时的杨培生,充满着蓬勃的革命热情,革命斗志昂扬。张佐臣鼓舞新入党的杨培生:“你已是党的新鲜血液,是工人阶级的骨干。共产党员是钢铁铸成的,在任何情况下要不怕牺牲,要站在斗争的最前线,要遵守党的纪律,全心全意为劳动人民办好事情,为共产主义事业贡献出一切力量!”
听了张佐臣的话,杨培生激动不已,思绪万千,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我永远听党的话,走共产主义道路,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到底!”入党仪式虽简朴,但不失庄严。
在张佐臣介绍杨培生加入中国共产党后不久,徐敏畅、杨鸣皋等 10 多位工人骨干也被吸收入党。
临危受命“战”上海
轰轰烈烈的上海工人运动,在全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特别是在靠近上海的江浙一带影响尤深。地处上海西北方向的无锡,纱厂工人已形成一支很强的力量,工人斗争也时有发生。1926年,中共上海区委详细分析了无锡的社会状况,认为无锡的工农运动已有一定基础,但仍需加强党对工农运动的领导、发展革命,于是决定委派张佐臣前往无锡,领导革命斗争。
张佐臣经常深入申新、广丰等厂,接触工人,开展宣传教育工作,把革命真理灌输到群众中去。在他的领导下,无锡地区党的力量得到迅速发展,党支部从原来的5个发展到10个,党员从原来的50人发展到147人。
正当工人运动蓬勃发展、革命浪潮滚滚向前之际,大革命形势骤然变化。蒋介石于1927年4月12日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大批屠杀共产党人,疯狂镇压革命运动。4月13日,张佐臣立即赶赴上海向上级党组织请示应变措施。当时的上海,正处于血雨腥风的白色恐怖之中,党组织决定留张佐臣在沪,继任被迫害的上海总工会委员长汪寿华的工作。在极端险恶的环境中,张佐臣毅然挑起革命的重担,立即以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投入工作,他不断召集各方面的工会干部碰头,鼓励大家坚强起来,在这形势逆转关头,千万要镇静,不要被反动派的屠杀吓倒,他告诉大家组织还在,斗争还在继续,一定要坚定信仰。
5月,在中共五大当选为首届中央监察委委员的张佐臣,以更大的热情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呕心沥血,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负责恢复、重建上海总工会,为保存革命骨干、积蓄革命力量作出了贡献。6月26日,由于叛徒出卖,刚成立的中共江苏省委遭破坏,上海总工会机关也被暴露。6月29日,张佐臣、杨培生等工会骨干正在北四川路横浜桥附近上海总工会秘密机关(杨培生夫妇居住地),召开工会会议。杨培生的妻子抱着孩子在弄堂口“望风”。突然,从弄堂口窜进来几十个便衣特务,手提短枪,包围了会址的前后门,杨妻连报信都来不及,刚喊了一声,熟悉情况的特务在告密者的带领下已抢先进门。张佐臣、杨培生等人当即被捕,被押送至狄思威路(路)巡捕房当晚移押至枫林桥国民党保安司令部。
尽管张佐臣用了化名,但还是暴露了身份。在审讯期间,张佐臣遭到了敌人的严刑拷打,但他毫不屈服。面对威武不屈、视死如归的张佐臣,国民党反动派束手无策,于1927年7月1日(农历六月初三),对他下了毒手。
临刑前,张佐臣与杨培生等四人神色自若,高唱国际歌,观者无不为之动容。对此,刽子手惊慌失措,临时又决定改枪杀为砍杀。滚烫的革命热血喷洒而出,张佐臣牺牲了,年仅21岁如流星般划过天际,却照亮了至暗的黑夜,指引着后来人前进的方向。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2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