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九一八事变与上海人民的反日爱国运动
赵菲/上观新闻  
2021-09-18 07:26 字号
新华社 图
吹响同仇敌忾的集结号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后,抗日救亡成为全民族的共同心声。在山河破碎的紧要关头,时驻上海的中共临时中央,9月20日即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名义发表宣言“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强占东三省”,要求侵略者“立刻撤退占领东三省的海陆空军”,号召民众“驱逐帝国主义在华的一切海陆空军出中国”!10天后,又发布了“第二次宣言”,号召“全中国的工农兵学生以及一切劳苦的群众”行动起来,“罢工、罢课、罢操、罢市,反对日本帝国主义!”
为了加强对各界群众抗日救亡运动的领导,江苏省委派省委宣传部长杨尚昆,通过留日回国学生会和东北旅沪同乡会、抗日会等团体中的共产党员,并联合上海各界的抗日团体,于1931年12月5日发起成立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简称“民反”)。“民反”先后召集了三次规模较大的市民大会,迅速扩大了党在群众中的影响,很快就从最初成立时的54个抗日成员团体发展为300多个成员团体,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全市性的抗日团体。
同仇敌忾,同声相应。9月20日上海《申报》刊发上海各界反日援侨委员会“宣言”,大声疾呼:“正我国民族生死关头,我国民众当激发伟大民气,合群策群力同御外侮,末日已临其各奋起。”两天后,该会更名为抗日救国委员会。随后,上海各团体代表发布《抗日救国会宣言》,要求国民党政府下达“陆海空军总动员令,驱逐日军出境,恢复失地”,征集“抗日救国团”义勇团员,“彻底对日经济绝交”等。26日上午,800多个团体约5万人在上海公共体育场举行声势浩大的抗日救国市民大会,要求国民党当局限令日军退兵,否则断交宣战。在场群众振臂高呼,万声雷动。会后举行了游行示威活动。在此前后,上海学生、工人、妇女等各界抗日救国会团体纷纷成立,罢课罢工、游行示威时起,抵制日货、经济绝交等运动不绝如缕。10月4日,妇女界还成功举行了万人以上的抗日救国大会。
抗日救亡最前列的生力军
青年学生自五四运动以来就走在反帝救亡的前列。九一八事变消息传来,上海学界迅速行动起来,纷纷到南京请愿施压。9月26日,上海各大学学生56人代表26所高校来到南京,在国府大礼堂见到蒋介石。蒋对学生提出的“对日宣战”“惩办外交部长”“令张学良戴罪立功”“下发枪械”“实行革命外交”等5条请愿,都虚与委蛇。上海请愿学生自不甘心。9月28日9时许,顶着秋风秋雨,上海请愿学生联合数百名中央大学学生到中央党部请愿。10时许,复旦大学千余名学生与中央大学、金陵大学学生汇成5000人的浩荡队伍,到国民政府请愿。于右任冒雨登台答复。随后,蒋介石被迫出见,表示“一定尽职用力量去办理”,结语则是规劝学生“用心读书,增加知识,亦所以增加抗敌之力”。因不满蒋介石的托词搪塞,当晚,上海19所大学的3000余名学生组成第二次赴京请愿团连夜出发,翌晨抵达南京。蒋介石在中央军校大礼堂接见学联代表,表示接受请愿要求,随后责令学生即日回校,或留京编入义勇军受训。11月26日,上海大中学生抗日救国会组织赴京督促政府出兵团5000人抵京,在国府门前顶风冒雪请愿,彻夜不散。第二天下午2时,蒋介石终于出面允诺绝对负起责任,并写下“对于诸生请愿,自可接受”等内容的手谕。
见政府空作承诺却无作为,12月14日,上海大学生抗日救国会第三次组织学生6000余人,打着“上海各大学学生示威团”的旗号前往南京。17日,上海与京、平、济、皖、苏等各省市学生万余人在南京发动联合总示威游行,冲击了中央党部,捣毁了中央日报社。结果,招致武装军警的残酷镇压,史称“珍珠桥惨案”。上海文生氏英文专科学校学生杨桐恒不幸头胸中刀,被投入秦淮河而死。爱国学生翌日被军警强行押送离京。
南京政府的暴行,激起社会公愤。鲁迅作《“友邦惊诧”论》,抨击国民党镇压学生后所作混淆视听的舆论宣传,顺笔揭批了貌似文明公允的“友邦人士”。国民党当局所作所为大失人心。马相伯沉痛而言:“我国今日尚在勇于私斗,而怯于公愤之状态中耳!”宋庆龄直率地指出,当政府暴行上演之时,日本军队“正向锦州推进”;因为堕落,“国民党已不再是一个政治力量”。
各界群众汇成的“汪洋大海”
工人阶级是上海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坚力量和坚强后盾。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三天,三菱、日邮等日商码头的工人为抗议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东北率先罢工。随后,其他日商码头的工人也相继罢工。在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发动下,上海23家日商纱厂的工人接连酝酿罢工、退厂。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上海革命文学界团体——中国左翼作家联盟(简称“左联”)肩扛起宣传抗日救亡的重任,抗议暴行,呼吁声援中国人民的正义斗争。12月19日,夏丏尊、周建人、胡愈之、傅东华、叶绍钧等20多名文化界人士发起成立文化界反帝抗日联盟,不仅发表了大量宣传抗日的杂文、小说、诗歌、漫画等作品,还通过“左联”在各大学的盟员,安排著名作家和文化人土走进课堂进行演讲,激发学生们的爱国热情。上海教育界于9月21日、11月29日成立的上海教育界救国联合会、上海各大学教授抗日救国会,把上海的校长、教授等知名人士联合在一起,推动和声援学生的爱国救亡运动。
上海工商界也以多种形式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抗日救国委员会组织的对日经济绝交和抵制日货运动,与日商码头、日企工人的罢工斗争以及广大上海市民的运动相互呼应,互相配合,使日本在沪经济利益受到重击。11月1日,抗日救国委员会组建的义勇军独立团3000余人,在公共体育场举行检阅和宣誓;广泛开展募集救国金活动,呼吁广大市民慷慨解囊。此时恰逢马占山部在黑龙江给予日军迎头痛击,上海各界迅速掀起援助热潮,截至11月26日捐款5.8万元。中国共产党因势利导,12月6日领导成立了上海民众反日救国联合会,唤起民众觉醒,主张民众武装,为即将到来的全民抗战救亡奠定了群众基础。
(原题为《九一八事变与上海人民的反日爱国运动》)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