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全国政协常委张连起:说说“数字货币”
张连起/人民政协报  
2021-06-04 07:21 字号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彰显了对数字人民币的积极审慎态度。我国庞大的消费市场、丰富的消费场景,将为数字人民币的推进提供重要支撑。
数字货币意味着一种更便捷、高效、低成本的支付选择。从试点来看,数字人民币在使用时无需支付任何服务、手续费用,无需绑定银行卡,且在无网络的情况下,依然可以正常使用。通过手机、智能卡乃至可穿戴设备与App互连,数字人民币支持多样离线支付方式,并对线下消费、线上购物都适用。从“扫一扫”到“碰一碰”,数字人民币提高了支付的便捷程度,对于不擅长使用互联网的老年人尤为友好。此外,数字人民币作为一种纯公共品,有助于增强金融服务的普惠性和包容性。比如,一些农村地区、偏远山区的群众即使没有银行账户,也可以通过数字钱包享受支付等金融服务。
除了使用更便捷外,数字人民币在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领域也具有重要意义。不同于完全匿名使用的现金,也不同于与实名银行账户绑定的传统移动支付,数字人民币实行可控匿名,即坚持“小额匿名、大额可溯”,在风险可控的基础上实行匿名。这既有利于保护用户隐私,也便于对电信诈骗、洗钱、恐怖融资、逃税等违法犯罪行为进行监测追踪,进而维护金融安全,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此外,数字人民币在跨境贸易、跨境结算方面也拥有巨大潜力,能够为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地位、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提供助力。
普通用户最关心的问题是,使用数字人民币对自己有什么好处?数字人民币是真正的“钱”,而支付宝、微信则是“钱包”,因为它们需要绑定银行账号。在有些场所,商家可能会拒绝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但任何商家都无法拒绝使用数字人民币。使用微信和支付宝支付需要连接网络,而数字人民币并不需要,两部手机通过“碰一碰”,就可以在离线状态下完成支付。由此可见数字人民币对现有第三方支付的全面优势。
数字人民币的使用载体主要是智能手机。我国智能手机的普及率大概在60%左右,一些偏远地区的智能手机普及率较低。即使在一些大中城市,很多老人也不会使用复杂的智能手机,因此数字人民币就很难全面取代现金。
目前试点的数字钱包分为软件钱包和硬件钱包两种形态,软件钱包是指手机App,而硬件钱包可以将数字人民币存储在智能卡上,这意味着不用手机也能使用数字人民币。但即使是硬件钱包,对很多老年人而言也很复杂,很难完全替代传统的现金消费习惯。
概括起来,数字货币与比特币有五个不同:一是法律地位不同。比特币在我国定性为一种特殊商品;央行数字货币是法定货币,有国家信用背书。二是性质不同。比特币是去中心化的;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心化货币。三是发行量不同。比特币发行总量被限制在2100万枚;央行数字货币发行量由央行视市场货币流通量而定。四是流通范围不同。比特币在全世界范围内流通;央行数字货币暂时仅在国内流通。五是价值量不同。比特币价值随着市场交易波动幅度较大;央行数字货币是数字化人民币,因此价值基本稳定。
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虚拟货币”并非货币当局发行的法定货币(法币),其本质上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因此,借“虚拟货币”的货币属性进行的投机炒作、网络集资、借贷融资等行为,具有很大的法律风险和经济风险。
数字人民币会改变金融的格局。首先在法定的货币形态中增加数字人民币,改变了支付市场的格局,其次在市场化支付工具占主导地位的零售市场中,增加了官方的支付工具。
数字人民币还会改变银行业竞争格局和货币市场监管的格局。比如金融消费者一旦减少对银行账户的依赖,就可以更加自由地选择金融服务和金融机构,金融竞争将变得更加充分。而央行拥有实时、完整、结构化的央行数字货币流通数据,有利于实现货币供应总量的精准调控。
推出数字货币旨在立足于国内支付系统的现代化,跟上数字经济和互联网时代的步伐,提高效能,降低成本,特别是为零售支付系统服务,其目的和方向不是为了取代美元的储备货币地位和国际支付货币的地位。
但在国际上,央行数字货币是中央银行的数字形式负债,相较商业银行存款体系中的货币,天然降低了结算的信用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敞口,能够有效解决传统金融系统中券款对付以及跨境支付的痛点。而跨境交易的去中介化,得以绕开以美元为基础的SWIFT体系,对货币弱势国家的主权形成保护,有助于实现和谐的国际贸易合作。
数字货币的研发和试点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当然是有助益的,但短期内不能高估。人民币国际化并不是推出数字人民币就能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最终取决于体制和政策上的选择,取决于我国综合实力、科技竞争力,包括经济体量、贸易规模、货币的安全性和流动性、金融的关联度,以及地缘政治因素等。此外,货币不同功能的协同所强化的外部效应,也会影响货币的国际使用。各国的实际行动表明,人民币在国际上的分量已经越来越重。截至目前,已有29个国家在贸易结算中转向使用人民币。
全球范围内有86%的中央银行正在积极研究央行数字货币的潜力,60%的中央银行正在试验这项技术,14%的中央银行正在部署试点项目。近年俄罗斯“去美元化”进展加速。俄罗斯已从抛售美债、建立本土结算系统、加入英德法设立的“贸易互换支持工具”(INSTEX)以及推进非美货币结算等多个方面入手,减少对美元的依赖。据报道,俄罗斯央行总裁纳比乌里娜(Elvira Nabiullina)表示,鉴于该国对数字货币的巨大需求,该行计划于2022年开始测试数字卢布。她表示,目前俄罗斯正在致力于推出数字卢布,以方便当地企业或个人支付,并在西方不断对该国打压的情况下,让国际上更多的国家认可卢布,助推本币的国际化水平。
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表示,数字货币将有可能会对全球金融体系产生重大影响,美国应迅速在这一领域占据主导地位,以加强美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作用。
数字货币打开了全球货币“升维竞争”的新赛道。展望未来,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或将成为国际数字货币体系的一种重要形态。在此背景下,如何提升人民币在全球货币体系下的竞争力,发挥央行数字货币的先发优势,是我国货币金融领域需要解决的重大课题。
(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资深会计审计税务专家)
(原题为《说说“数字货币”》)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