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评论
  • 收藏
政协委员踊跃建言“双减”工作,助力提升课后服务水平
政协头条记者 刘子烨  
来源:政协头条 | 2022-11-29 09:17 字号
上海实施“双减”政策 一年多以来,成效显著。市政协相关调研显示,如今上海“双减”短期目标已基本达成,学生校内作业负担、校外培训负担明显下降。同时,本市在做好课后服务方面,仍有较大提升空间。通过“双减”节省出来的课余时间,应该如何用好用足?
一年多来,政协委员对此问题高度关注,通过递交提案踊跃建言献策。
课外服务缺少社会力量参与
2021年8月,上海出台“双减”实施意见,明确要求学校基本实现每周5天课后服务全覆盖,每天至少开展2小时。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课后服务主要分为3个阶段实施,分别是作业辅导、兴趣社团/拓展活动和延时托管服务。
徐斌艳等多名市政协委员曾深入学校调研访谈,发现校内课外服务存在形式单一、内容单调、配套资源利用不足的现象。“一种误区认为,义务教育阶段学校的校内课外服务不过是常规校内课程体系的一部分,将校内课外服务简单地设置为习题课、自习课。”在徐斌艳看来,学校应当制定高质量的课后服务实施方案,提供优质、有吸引力、形式多样的课后服务,指导学生的作业完成,帮扶学困生的学习发展,提供丰富的各类学习活动,满足学有余力学生的额外学习需求。
同时,部分学校开展课外服务,没能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徐斌艳表示,“双减”政策要求学校为学生开设丰富多彩的科普、文体、艺术、劳动、阅读、兴趣小组及社团活动。但在各学校校内课外服务的开展过程中,大多数学校只能以自身资源条件开展课外服务,校本资源明显不足,也缺少充分利用社会资源、拓宽课外服务的渠道。以少年宫、博物馆、科技馆为代表的一系列优质校外活动单位和场所,未能持续地参与到校内课外服务中来。因此,亟需拓展校内课外服务的社会资源渠道,建议相应的活动建立联动机制。
对于上述现象,市政协委员吴皓也有同感。他表示,一方面,各个学校的课后服务“参差不齐”,部分学校会开展各类社团活动,培养学生兴趣特长,但有不少学校受各种条件限制,仍然采取“任课老师进教室讲题辅导”“护导老师看管纪律让学生自习”的方式,来完成课后服务。另一方面,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没能很好对接社会资源。学校购买校外资源来补充课后服务需求缺口,没有统一菜单可供选择,更没有权威机构事先对各类机构和课程进行审核确认,学校在“鱼目混杂”的校外资源中进行选择,既耗时又费力,还存在风险。
多引入优质校外教育资源
如何在课后服务中引入更多优质社会资源,让学生“吃饱”“吃好”?吴皓提出,主管部门应搭建资源对接平台,帮助学校选择优质校外教育机构进校服务,补充学校在教学内容和资源上的缺口。比如,搭建课后服务项目招标平台,让学校发布课后服务的需求,进行公开招标,经过平台审核通过的校外教育机构,均可参与投标,从而打通校内校外教育资源对接的“最后一公里”。再如,举办校外课后服务课程博览会。为有意向进入学校提供课后服务课程和活动的机构提供课程展示机会,让学校、家长、学生可以提前了解和体验各类课程活动,帮助学校选择更适合学校特色的优质校外教育机构和课程活动项目。
徐斌艳表示,各地区教育管理部门应在服务引进管理中起到主导负责作用,组织遴选有专业水平、有教育情怀的校外培训机构参与校内课外服务工作,建立完善的管理策略、付费标准与评估退出机制,保障多样化校内课后服务活动的高质量开展。
上海拥有得天独厚的科普教育资源。上海科技馆等示范性科普场馆率先推动“学校进场馆”和“场馆进校园”,目前已覆盖全市16个区、200多所中小学校,基于学校需求定制开发上百门馆校合作课程。刘健等市政协委员提出,上海应进一步推动科普场馆深入对接学校教育,为广大学生提供优质课后服务。在形成系列科普课程的基础上,鼓励各类科普场馆制定课程菜单或目录,为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提供菜单式资源供应和多样化学习场景,让各个中小学根据自身实际需求“点菜”,开展个性化的科普教育,满足学生多元化需求。
打造“社区课后服务”课堂
“还可以大力开展社区课后服务,作为校园课后服务的补充和增值。”市政协委员芮海燕表示,现在社区都建立了“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分站”“党群服务中心”,可以利用这些场地资源,打造“社区课后服务大课堂”。在社区少工委和社区辅导员的指导下,让学生在社区做公益、做志愿者,在实践活动中体验生涯教育、劳技教育等。还可以充分利用社区内的各类红色教育场所、历史文化景点,规划设计各类社区课后服务项目,对接学生需求。
开展课后服务,需要足够的人力资源配套。很多学校在开展课内服务过程中,过度依赖本校学科教师资源,未能充分联立社会专业人员和志愿者。不少政协委员建议,建立以退休教师、学生家长、高校优秀师生以及社会专业人员为主体的志愿者队伍,支撑学校课后服务。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评论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