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专访丨邓伟志:“城市统战”汇聚城市发展强劲动能
政协头条记者 顾晓红  
来源:政协头条 | 2021-06-11 10:04 字号
1949年上海解放之初推出的一系列管理措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工作重心由乡村转到城市的典范,为新中国城市管理提供了可资借鉴的样板。在此过程中,党领导的统一战线发挥了巨大的积极作用。本报记者专访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邓伟志。邓伟志曾任上海市社会学会会长,第八届、第九届、第十届民进中央副主席,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
记者:1949年的上海是国内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是一个文化重镇。中共中央指示既要解放军打下上海,又不许“打碎”上海。这是否决定了当时上海的统战工作具有非同一般的特殊性?
邓伟志:确实“非同一般”。新上海首任市长陈毅曾将此比喻为“瓷器店里捉老鼠”——既要抓住老鼠,又不能打破瓷器;既要用武力切断敌人逃跑的线路,又要保护好城市建筑和居民生命安全。这就增加了难度,高难度决定了当时上海的统战工作具有非同一般的特殊性。在艰难的形势下,党领导的统一战线为这座城市的解放、稳定和发展作出了难能可贵的贡献。
记者:上海解放初期的统战工作有何重要特点?
邓伟志:这个时期的上海统战工作,正在经历由“全国统战”向“城市统战”的重大转型。如果说此前的上海统战工作更多地带有“全国性、全局性统战”的性质,此后的上海统战工作则逐步向“本地化、城市化统战”转型。1950年3月第一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1950年3月中共上海市委统一战线工作部成立、1951年5月中共上海市委决定在上海各区建立统战部,上海的统战工作向本地化、制度化、规范化方向迈进了一大步。
记者:上海解放初期的统战工作,有哪些重要经验值得引起重视?
邓伟志:上海解放初期的城市统战工作是非常成功的,其成功之道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寓理于情、礼贤下士、政策暖心和注意防“左”。
寓理于情。上海的统战前辈与老百姓有着深厚的感情,他们深知,只有与统战对象建立感情,才能做到用情中之理来“以理服人”,才能一步步把人“拉进来”。企业家刘靖基对国民党统治不满,但对共产党又不太了解。上海解放后,他准备赴香港选址办厂。陈毅告诉他,民族资本家只要爱国,党和政府就欢迎,就加以保护。他多次邀请刘靖基促膝倾谈,从国内外形势聊到书画鉴赏。刘靖基决定将香港和海外的资金、机器调回上海。后来,刘靖基曾深有感触地说:“陈市长的言行既掌握政策,又亲切感人,他的统战工作真了不起啊!”
礼贤下士。毋庸讳言,解放初的统战工作对象中,有一些人有清高思想,瞧不起“土八路”。这就要求统战工作者不仅要有政治素质,还要有文化素养,但是文化素养再好也不是万能的,“难调众人口”怎么办?这就要求统战工作者要礼贤下士。1949年6月5日,上海市政府召开了文化知识界人士座谈会。上海人才荟萃,情况复杂。会前,陈毅对时任文管会副主任的夏衍说:“对知识分子一定要‘礼贤下士’,我们尊重他们,他们才会尊重我们。”为此,他和潘汉年对邀请名单一增再增。通过这次座谈会,文化知识界的朋友们认识了陈毅,陈毅也认识了许多朋友,其中许多人一直同陈毅保持着很好的友谊。会后,陈毅又挤出时间,登门拜访知名人士。
政策暖心。在召集文化界人士座谈之前的6月2日,陈毅出席了工商界座谈会。胡厥文、荣毅仁、刘靖基等90多位工商界人士拿着陈毅署名的请柬出席。由于解放前国民党对共产党的造谣中伤,他们中不少人是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来到会场的。陈毅说:“建设我们国家的任务已经开始,中国共产党对私营企业的政策是‘公私兼顾,劳资两利,发展生产,繁荣经济’,人民政府希望工商界朋友们尽快把生产恢复起来。你们有困难,政府帮助你们解决。”他把党的“16字政策”讲得清清楚楚,让与会者听了入耳入脑,看到了光明前途。这次座谈会后,荣毅仁设家宴邀请陈毅和副市长潘汉年,有人不敢去吃“资本家的饭”,陈毅慨然赴约,利用这个机会畅叙党的城市政策、上海工商业前途,更加坚定了荣毅仁对党的信心。
注意防“左”。革命胜利后,有些同志产生了居功自傲的情绪,看到把上海最后一任国民党代市长赵祖康安置在重要岗位,觉得“想不通”。还说:“韦悫不过是个大学教授,还让他当上海市副市长;沙千里不过是个知识分子,还让他当军管会的副秘书长。”有人见陈毅与资本家交朋友,更是认为陈毅“右”了。陈毅严肃地说:“我们是在正确地执行党的政策,引号中的‘左’,为什么不可以反呢?只敢反‘右’,不敢反‘左’,不是一个好的共产党员。”1950年10月10日,陈毅在中共上海市委整风报告中,又一次语重心长地对大家讲:“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要处理许多新问题,自己的知识经验均不够,如何向党外人士、向有经验的人学习,这是我们进行工作的首要条件。”
寓理于情、礼贤下士、政策暖心和注意防“左”,这些成功之道让这一时期上海的统战工作真正做到了海纳百川,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发展社会主义事业。
记者:面对当年统战工作的优良传统,你认为今天最应传承的是什么?
邓伟志:调查研究,吃透情况,真正把调查研究作为统战工作的真经宝典和家常便饭。举个陈毅市长的例子。当年解放军要占领上海,先要占领杨树浦发电厂,因为想不“打碎”上海,首先是不能“打碎”发电厂。陈毅在知道还没有拿下杨树浦发电厂时,便问及国民党军守敌的番号,仔细思量后说:“他们的副师长叫许照。赶快查找蒋子英的下落。他一直住在上海,过去在国民党陆军大学担任过教授,许照是他很得意的学生。”果然,通过蒋子英,顺利地说服了发电厂守敌放弃固守的阵地。不要听到三言两语就下结论,要从实际出发,多作调查,全面了解情况,科学的结论只能产生在科学调查之后。做所有的工作都是这样,做统战工作更应该这样。
(受访者系第九届、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大学社会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管卓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