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智取苏州河边国民党守军
李辉/政协头条  
2022-09-30 20:35 字号
阅读提示
■ 1949年5月25日早上,上海地下党派田云樵同已经攻进沪西的解放军第81师联系,参与策反工作。前线指挥部同意了田云樵的设想,田云樵立刻将中间人王中民找来。王中民曾经在国民党部队干过,任国防部少将部员,退伍后到上海担任海关税警大队大队长,跟王秉钺是老朋友。王中民对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早就丧失信心,同意去策反王秉钺。
解放前的上海 (资料图片)
上海解放前,解放军不仅敢于强攻,还善于智取,就是通过上海地下党组织,策反国民党守军。这样,既减少了人员伤亡,又保全了城市设施, 把一个完整的大上海交到人民手中。
1949年5月25日早上,上海地下党派田云樵同已经攻进沪西的解放军第81师联系,参与策反工作。师政委罗维道首先介绍了当时的军事态势:解放军两翼按照战略要求已经在吴淞合围,截断了敌军从水路逃窜的航道。西路部队已经突入市区,苏州河以南全部解放。现在的问题是,约4万敌军已经被包围在苏州河以北、蕰藻浜以南一小块地区。罗维道用严肃的语气说:“敌军占领了苏州河以北的制高点后,用轻重机枪封锁了所有桥梁。解放军有一个连的战士在冲锋外白渡桥时,遭到百老汇大楼(今上海大厦)上的机枪猛烈扫射,伤亡很大。由于陈老总早就有指示,为了保护上海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部队不准携带重武器进入市区,即使手榴弹也要尽量少用。解放军既要胜利完成军事任务,又要出色完成政治任务。但光用轻武器压不住敌军的火力,我军伤亡可能会很大。”
田云樵明白罗政委的意思,问苏州河以北国民党军的番号,或许能想想办法。罗维道回答:“在造币厂桥以北的主要是国民党第51军,还有一些杂牌部队。”田云樵听后说:“51军军长王秉钺是东北军出身,过去我们曾经策反过他。不过当时他的态度不够坚决,对国民党还抱有幻想。今天在重围之下,要他率领部下放下武器,应该还是有这可能的。”
前线指挥部同意了田云樵的设想,希望马上进行策反工作。田云樵立刻将中间人王中民找来。王中民曾经在国民党部队干过,任国防部少将部员,退伍后到上海担任海关税警大队大队长,跟王秉钺是老朋友。王中民对国民党的腐败统治早就丧失信心,同意去策反王秉钺。
25日上午10点半,王中民由造币厂桥过河。解放军一方停止射击,让王中民安全过桥。对岸国民党军神经高度紧张,见人露面就拼命打枪,桥上无法通行。王中民急中生智,在一张纸上用毛笔写了“和平使者”四个大字,然后双手举起,一个人一步一步向桥北走过去。敌军官兵看到这种情景,也不再打枪。王中民过桥后,国民党觉得他有来头,就将他逐级送到司令部。没想到在司令部接见王中民的不是王秉钺,而是刘昌义。原来王秉钺在浦东与解放军打仗时负伤了,军长一职由淞沪警备司令部副司令刘昌义兼任。刘昌义跟王中民也是老相识。
王中民说明了来意,并问刘昌义今后有什么打算。刘昌义垂头丧气地说:“他们全溜掉了,留下我收这么个烂摊子,没办法只好拼下去。”王中民开导道:“现在你退路也没了,且处于四面包围中,仁兄你难道不为自己的前途考虑吗?”刘昌义不信任地看了王中民一眼:“你讲的全是事实。但是你老弟又不能代表解放军。”王中民一瞧有苗头,便诚恳地讲:“我就是共产党派来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直接同共产党的代表通电话。”刘昌义听了,提出要跟共产党的负责人直接交谈。
于是,王中民马上从51军司令部里打电话跟田云樵联系。田云樵同刘昌义通话时说:“王中民是我派他去的。现在形势逼人,你想突围是绝对不可能了,放下武器是唯一的出路。”刘昌义回答:“形势已经再明确不过了。但接下来怎么做,是否当面商谈?”田云樵当场表示:“同意你过来当面谈。谈得好最好;谈不好,保证你安全回去,让战斗来解决问题。”最后双方约定下午3点,刘昌义通过造币厂桥进入解放军防区,进行谈判。
到时,从桥北开过来三辆吉普车,解放军开了两辆,一起开到虹桥路前线指挥部。解放军一方参加谈判的有军长聂凤智、罗维道和田云樵等。聂凤智先讲了当前的战场态势,然后希望刘昌义能当机立断,率部放下武器,走上光明大道。刘昌义听后表示,自己过去对蒋介石排斥异己一直不满,但苦于没有机会,现在愿意率部放下武器。同时,刘昌义又对自己在国民党部队里的实际地位做了解释:“我虽然是淞沪警备副司令,是留下来的最高军事指挥官,有权命令跟调动一切,但我的命令有些部队会拒绝执行。”刘昌义扳着手指,数着下面各个部队的番号跟人数,结果一数数了三十几个部队番号,十多万人马。聂凤智当即表态:“你的实际情况和处境,我们是了解的。目前问题的关键在你的决心和态度上。至于有些困难,我们解放军可以协助解决。”刘昌义表示:“我跑过来见将军,就已经表明了我的决心,态度就看我的实际行动。” 26日凌晨1点左右,陈毅回电同意接受刘昌义投诚。聂凤智宣布了四项条件。刘昌义听后,要求看电报原文,好让他放心。刘昌义不仅仔细阅读,还特别注意看了电报最后的署名。看完后,他对电文很满意,但对第二条限于26日清晨4点前,集中在江湾地区附近指定的三个村庄待命, 表示有困难:“现在已过午夜,即使我马上回去下命令,恐怕也难以做到。” 聂凤智爽快回答:“限期推迟到中午12点前集中完毕。”这样刘昌义就同意了,随即仍然由造币厂桥回到苏州河北岸。
果然,从26日上午8点开始,国民党军沿苏州河北岸向东北方向后撤,解放军马上接管了那些防区。当然不是一帆风顺,有一支国民党青年军残部拒不执行命令,占据一幢大楼负隅顽抗,但很快就被解放军缴了枪。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