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万岁 2020.03.20
在社区防疫过程中,我碰到有个别住户对防疫工作和防疫人员的不理解,甚至有打骂行为的出现,而且在具体执行小区封闭式...展开
  • 政协头条 2020.03.20
    2
    文军:你说的很对。我认为,必须通过国家应急管理体系的改革来积极促进社会工作专业优势的发挥,为社会工作提供制度化的保障和合法的介入渠道。前几年,我曾专门报送建议,建议将社会工作专业服务纳入国家突发事件应急管理体系当中。国内外经验表明,社会工作特别是灾害社会工作介入自然灾害和突发公共事件的应对不仅是非常必要的,而且也是非常有效的。对此,需要大力推进我国灾害社会工作的体制机制建设,希望能以政府为主导,统筹协调,将社会工作纳入疫情防控及之后的社会重建体系之中,实现社会工作对突发公共事件应急管理体系的有序和有效介入,努力培养一支在灾害发生时就能够组织投入的常备的救灾社会工作专业队伍。这样可以尽量避免在每次遇到重大灾害或突发性的公共事件应急响应时,每次都要重新招募和组织一套人马,重新构建一套工作架构和运作机制。
    我呼吁,疫情后,在国家层面建立一套常态化的应急管理与非常态化的应急管理相结合的体制,以保障社会工作在应对突发公共事件时的有序介入和专业优势的有效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