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全国政协第三十一次重点关切问题情况通报会现场小记
孙金诚/人民政协报  
2022-01-15 08:33 字号
教育是国之大计,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而教育评价是教育的关键环节。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有什么样的评价指挥棒,就有什么样的办学导向。在我国,由于传统教育模式的长期影响和国情制约,应试教育还有相当广泛的市场,反映现代教育方向和趋势的素质教育得不到全面贯彻实施。如何改变这一形势,建立一套科学、完整的教育评价体系?在13日举行的全国政协第三十一次重点关切问题情况通报会上,与会委员就相关问题与教育部相关部门负责同志展开交流互动。
教育评价是指在一定教育价值观的指导下,依据确立的教育目标,通过使用一定的技术和方法,对所实施的各种教育活动、教育过程和教育结果进行科学判定的过程。学生是教育评价改革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来自中国科学院的武向平委员注意到,在普职分流大势下,中考之后有一半的学生未能进入高中,而被分流到中等职业学校,“他们的年龄都很小,十五六岁心智还不成熟。是否可以到18岁以后再让他们分流呢?”他建议,适当延长义务教育阶段,推迟普职分流,等学生高中毕业后再选择普通院校或职业院校。
“普职分流使高中阶段学生分成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个部分,那么,就应建立作为普通高等教育与职业高等教育两个教育体系之间互认标准的教育评价体系。”许进委员认为,不同教育体系之间应通过教育评价而联通。“两个教育体系之间在一定标准下联通,接受职业高等教育的学生能够取得本科学历,并接受研究生教育,而接受普通高等教育的学生能够选择职业高等教育,这样不仅使孩子们在人生重要的成长阶段有更多的选择机会,同时也避免普通高等教育和职业高等教育形成两个死胡同。”
“什么时候进行普职分流,既和我们的教育制度有关,也和我们国家的生产力发展水平、产业结构高度相关。”教育部副部长宋德民回应表示,随着生产力进一步发展,随着教育进一步普及,普职分流的时间向后逐渐延迟是一个规律。目前,我国正处在以工业化为特征的发展阶段,这一阶段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因而,让一部分学生在高中阶段去接受职业教育,有其必要性。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回应表示,目前我国每年高等职业教育专科层次的招生中60%来自普通高中,40%来自中等职业教育。“现在已经打通了五年一贯制、中职和大专贯通起来,也推动中职和职业本科贯通起来。下一步,针对中等职业教育将采取多样化的发展,多种途径、多样化办学,争取让不同的人走不同的成长之路。”
立德树人是检验学校一切工作的根本标准,而教师则是立教之本、兴教之源,也是教育评价改革的关键主体。然而,当前,简单以考试成绩、升学率评价教育质量的现象仍然较为普遍,学校、教师评价中论文数量、科研成果等指标也不尽合理。唯分数、唯升学、唯文凭、唯论文、唯帽子成为教育评价改革中最难啃的“硬骨头”。
在交流互动中,王尚旭委员从自身工作经历提出,针对“帽子”,教育部有什么改革措施?
教育部人事司副司长王磊回应表示,教育部在2020年印发了《关于正确认识和规范使用高校人才称号的若干意见》,提出简化人才数量,淡化人才帽子,让人才帽子回归荣誉性、学术性。同时,针对人才评审过程中可能存在什么问题,先后出台了多个负面行为清单,以确保评审过程中公平公正。下一步,教育部将制定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改革方案,进一步优化岗位设置,明确长江学者作为大学老师教书育人、立德树人的职责。
(原题为《让教育评价真正成为科学的指挥棒——全国政协第三十一次重点关切问题情况通报会现场小记》)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