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解放日报申言:关键时刻,上海为何强调“四个并存”?
申言/上观新闻  
2022-01-13 13:46 字号
顺时应势、优化策略,才能掌握发展主动。大变局下,需要特别善于识变应变。在多重力量作用下,企业发展和产业发展的逻辑发生了深刻改变,一些过去曾被认为是普遍规律的东西正被颠覆。当前,有必要密切关注“四个并存”。
一是“微笑曲线”与“痛苦曲线”并存。
过去通常认为,价值链分配中,研发、营销两端附加值较高,制造环节相对较低。但随着制造业技术含量不断抬升,个性化制造等新趋势兴起,这根“微笑曲线”在不少领域被拉平,甚至反转成中间高于两端的“倒微笑曲线”也即“痛苦曲线”。再一味迷信“微笑曲线”,就可能动摇制造业这个实体经济的根基,在经济体量、创新能力等方面陷入被动。
二是“二八定律”与“长尾理论”并存。
传统形态中,20%的产品贡献80%的利润,20%的大客户贡献80%的收入,20%的品牌占据80%的市场份额。但在新经济形态中,小众化、个性化需求已被激活,形成“长尾”,常常成为新的引爆点,颠覆“头部”独占天下的格局。对从“长尾”切入的创新型企业,就要高度关注、善于发现价值,而不能一味求“大”,以免错失新机遇。
三是“生命周期”与“第二曲线”并存。
传统企业一般经历初创、成长、爆发、成熟、衰退的周期,但不少优秀企业开始打破这个宿命,在其成熟期和衰退期到来之前,找到新的赛道和增长空间,实现“跳变”,形成“第二曲线”。“第二曲线”形式多样,有的是从C端向B端开拓,有的从硬件向软件开拓,有的是产品本身的迭代。但无论如何都有一条重要经验,即对存量业务有深刻的理解和挖掘,并高度关注未来趋势,用未来视野引领存量变革,焕发“第二春”。
四是“木桶原理”与“长板效应”并存。
工业经济时代,企业的竞争力往往是由其短板环节决定。但在信息高频交换、协作日益深化、要素频繁流动的信息时代,企业的长板可以共享共用;而能否拿出长板来参与协作,进而在协作中占据优势,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企业竞争力。区域经济发展也是如此,不可能什么功能都有、什么产业都要,有限的空间中,一定要找到最适合自身禀赋的主攻方向,持续锻长板,打造“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的竞争力。
关注并研究这“四个并存”,关键是要跳出固化思维、破除思维定势、及时转变观念。要更加自觉、更加主动识变、应变、求变,善于从过去容易忽视的领域发现机遇、推动变革,甚至变昔日的“包袱”为未来的优势。
比如对制造业,就要加强先进制造业布局,提升制造业创新含量,推动制造和服务融合发展,让“上海制造”品牌量质兼优。又如对存量企业扩大投资、技术改造、开拓新业务新模式等,要大力支持;对于尚不成规模、却有创新实力的中小企业,也要有充分的耐心、包容心,让经济增长的接续力量不断激发、涌现。
(原题为《申言 | 关键时刻,上海为何强调“四个并存”?》)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