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收藏
记工人运动的优秀领导人和杰出组织者林育南
严亚南/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2-02-17 20:20 字号
阅读提示
■ 1930年5月30日,英租界卡德路和爱文义路交叉的李公馆(即前述林育南化名的李少堂住所)与平素一样,大门紧闭。几个巡捕在周围逡巡,他们谁也不敢贸然闯入这座颇有气派的李公馆。然而此时,大楼内却有48人正在召开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
林育南(1898—1931),湖北黄冈人。中共早期的工运先驱和青运领袖,龙华24烈士之一。1921年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武汉分部主任,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宣传科主任,团中央书记,中华全国总工会秘书长,湖北省委常委兼省委宣传部部长,中共湖北省委代理书记,中共沪东区委书记,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秘书长等职。在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中央候补委员。1931年1月,在上海因叛徒告密而被捕,2月7日,被秘密枪杀于龙华。
1918年6月,林育南(前排左四)与恽代英(前排左三)等互助社部分成员的合影 (资料照片)
勇敢揭露“二七惨案”罪行
1898年12月,林育南出生于湖北黄冈。1915年,入武昌中华大学附中,与恽代英结识并成莫逆之交。1917年10月,加入恽代英创建的革命团体“互助社”。1921年7月,与恽代英等在黄冈浚新小学发起组织共存社。共存社成立后,中国共产党在上海诞生。林育南闻讯,心潮澎湃,于1921年年底加入党组织,积极从事工人运动,从此踏上了为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献身的光明之路。
1923年2月1日,京汉铁路工人在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北方分部的领导下,经过林育南、项德隆(即项英)、史文彬等人几个月的共同努力,决定在郑州召开京汉铁路总工会成立大会,但是遭到军阀蛮横压制。工人代表冲破军警阻挠,宣告京汉铁路总工会诞生后,军警对工人实行了更为残酷的迫害。
2月4日上午9时,京汉铁路江岸分工会委员长林祥谦执行总工会的决定,下达了罢工命令,一场震惊中外的大罢工开始了。2月5日,林育南组织草拟了《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宣言》,并于6日上午,组织武汉各工团和各界群众代表组成慰问队,在江岸举行慰问大会。会后,万余名工人群众结队游行。声势空前的罢工和游行,引起了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惊恐与仇恨。
2月7日下午,吴佩孚、萧耀南在帝国主义的支持下,派军队包围了江岸分工会和工人住宅区,一时枪声大作,弹雨纷飞,工人纠察团副团长曾玉良在搏斗中英勇牺牲,不少纠察队队员倒在了血泊中。敌人逮捕了林祥谦,威逼他下令复工。林祥谦宁死不屈,被活活砍死。这天,共有32人倒在血泊中(被逼投江溺死和被害的家属未计在内),200多人中弹受伤。
林育南连夜秘密召开湖北各工团代表会议,决定举行同盟大罢工,反抗吴佩孚、萧耀南的血腥镇压。随后,又星夜赶到汉口笃安里《真报》编辑部,准备撰文揭露吴、萧制造的“二七惨案”。正当他伏案写作时,军警向报社扑来。他赶紧把稿子收藏起来,熄了灯,将一根绳子套在窗户上,顺着绳子溜出了险地。敌人没抓住林育南,便封闭了《真报》。紧接着,武汉各工团遭查封。工人夜校和工人子弟学校一律被勒令停办。2224名工人被开除出厂,流落街头。
针对敌人的倒行逆施,林育南领导湖北全省工团联合会于10日发出“紧急代电”,把军阀屠杀工友、封闭工团的罪行通告全国。他又和《真报》编辑郭祖贲等,发表了《汉口真报被封后之宣言》。2月15日清晨,施洋律师英勇就义于武昌洪山脚下。2月20日,中共武汉地方组织发动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林育南怀着对烈士的崇敬之情,撰写了《为施伯高烈士家属募捐启》一文,并联络武汉各界进步人士23人,发起募捐运动。
“二七惨案”后,全国革命形势急转直下,林育南和项英等人随即前往上海,继续开展革命斗争。在论述这次罢工意义时,林育南说,这次罢工“是中国无产阶级领导全国劳苦民众反抗军阀力争自由的战斗日子,它是中国工人革命史上最光荣的一页”。
播散农民运动的“种子”
京汉铁路大罢工的惨痛教训,使年轻的中国共产党人深切认识到,革命仅靠工人阶级孤军奋战是不可能推翻帝国主义和军阀,取得斗争胜利的,必须要和全国一切革命力量紧密联系起来,中国革命才能获得成功。
在武昌从事革命活动时,林育南就认识到开展农民运动的重要性。他指出:“农民占中国人口百分之七十五以上,中国的改造倘不得农民的同情和赞助,很难望圆满地成功。所以农民运动是有志改造中国者所不可忽视的。”而要获得农民支持,就急需提高他们的文化水平和思想认识。
之后,林育南利用寒假春节之机,回到白羊山,创办了黄冈平民教育社。在回龙山建立了平民书报室,购置全国各地出版的宣传新思想、传播马克思主义的通俗书报,供乡村青年和农民阅读。为方便农民看书读报,林育南等人还在黄冈其他一些集镇设立了转阅处,由专人把新到的书报每日送到各转阅处。于是,广大农村青年和农民群众,每日在家乡便可以方便且免费地看到各地出版的新书报;一些不识字的农民,也可以到转阅处,听阅读者的讲述,从而增加知识,开阔眼界,以至于广大青年农民和群众“视书报为良友,不可一日离了”。
在平民书报室的基础上,林育南等人又接着筹办了平民夜校和平民俱乐部。他们自编《平民千字课本》,找乡村识字的人为教师。在平民俱乐部里,设置有中国传统的各种乐器,教人吹拉弹唱;购来中国旧式的武器——刀枪剑戟,教青年舞枪弄棒;还设有棋类、球类等活动。这样,便极大地活跃了农民的生活。林育南在家乡播下的农民运动种子发芽壮大,不断成长,至大革命时期,黄冈成了湖北农民运动的中心县之一。
“机智”战斗在敌人的心脏
1929年初冬,一位“华侨富商”用每月租金60两白银租赁上海繁华区英租界卡德路(今石门二路)和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交叉口的一栋坐北朝南的3层楼房(后为北京西路690号至696号)作为住宅。
这位“华侨”就是林育南,而他的“妻子”名张文秋,刚从济南第一监狱脱险来沪。此时,全国总工会决定召开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林育南为秘书长,负责大会筹备工作。为迷惑敌人,根据党的指示,他化装成一个从南洋新加坡回国经商的华侨,化名李少堂,与张文秋结成假夫妻开展地下工作。
他们租了这栋相当宽敞的3层楼房,作为革命活动的据点。房子三面临街,都有大门可以出入……他们还故意摆出很阔绰的样子,雇有大师傅、老妈子等各种“佣人”,其实这些所谓的“佣人”都是由自己的同志或同志们的亲属装扮而成。
1929年10月7日至11日,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在此秘密召开。参加这次大会的有全国总工会的代表,有铁路、海员、矿山、五金、纺织及上海、天津、满洲(东北)、山东、河南、福建、香港的代表,还有闽西红色区域总工会的代表,共30多人。
大会由李立三、项英等7人组成主席团主持会议。开幕后,林育南受党中央委托,宣读了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祝词。林育南在祝词中分析了国内形势,并提出了中国工人阶级的历史任务。大会共开了6天,最后通过了由林育南主持起草的《中华全国工人斗争纲领》《工会组织问题决议案》等13项议案,发布了《第五次全国劳动大会宣言》。
1930年5月30日,英租界卡德路和爱文义路交叉的李公馆(即前述林育南化名的李少堂住所)与平素一样,大门紧闭。几个巡捕在周围逡巡,他们谁也不敢贸然闯入这座颇有气派的李公馆。然而此时,大楼内却有48人正在召开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大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
参加这次会议的代表不仅有各苏维埃区域的工农战士和红军兵士,还有全国各主要省区,产业中心的工、农、兵、贫民、革命青年及革命组织的代表。会议共开了一个星期,经过代表们的认真讨论,通过了苏维埃政府政纲、《劳动法》《土地法》、扩大红军决议案等,还发表了《全国苏维埃区域代表大会宣言》。
这一个星期,林育南特别紧张和忙碌。他作为大会的秘书长,既要参加会议的讨论,起草文件,组织编写会议简报,还要参加大会领导核心会议,作出决策。这一切,他都一肩承担下来,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会后,他与张文秋又秘密安全地将各地代表护送出沪。
此后,林育南化身湖北皮货商,搬到愚园路庆云里31号(现15号),将此地设为“苏准会”(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准备委员会)的秘密机关。根据党的地下工作需实行“机关家庭化”的要求,他和妻子李莲贞成为这“家”的“户主”,李圣悦(即李平心)的妻子胡毓秀与李莲贞以姑嫂相称。“家庭”成员还有左翼作家冯铿。他们在“皮货商大哥”的领导下,继续在敌人的眼皮底下积极开展地下工作。
在“苏准会”工作期间,林育南时而装扮成流浪汉,时而变身为工人,时而成为名流学者,时而又是腰缠万贯的富商。他巧妙利用多种身份,机智沉着地与敌人周旋,英勇无畏地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完成了创建苏维埃的前期准备工作。
(作者单位: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