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朱永新对话曹德旺:围绕人才培养、高等教育、家庭教育等话题
张惠娟/人民政协报  
2021-12-08 08:09 字号
朱永新
曹德旺
核心提要:
●要相信善的力量。在一定程度上,“善”比读、写、算的能力还重要。
●一个人有知识、有专业,没有境界,也做不成伟大的事情。
●我们迫切需要从“学历社会”走向“学力社会”。

在12月4日举行的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八届年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与有着“汽车玻璃大王”之称的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曹德旺视频连线,就人才培养、高等教育、家庭教育等话题展开了一场精彩讨论——
1 谈人才培养: 养成好习惯 有家国情怀才能成大事
朱永新:我们俩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比如我们都早起,据说您每天4点就起来工作了。还有,我们都喜欢读书。我想问,您如何看待早起和阅读这两件事情,它们对于您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曹德旺:早起是我从小培养的习惯。母亲教育我说,早起三天就等于多出了一天的时间。另外,从健康的角度来讲,每天早一点起来去迎接新生的太阳,也有益身体健康。我认为读书必须坚持“三性”:韧性,长期坚持,锲而不舍;悟性,只有悟到才能消化掉;记性,将书中的真理、内核性的内容融到血液里,只有这样,才能够记住它。
朱永新:确实,养成早起和热爱阅读的习惯对一个人十分重要。您还说过:做人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要有强烈的民族和国家意识,这样才会成功。这样一种社会责任感,您是如何培养起来的?
曹德旺:我认为一个人的发展要和整个社会结合起来。首先应该培养年轻人的自信能力。比如文化自信、政治自信、能力自信和行为自信。同时,一个人还要学会怎么与他人共处,能够很好地融入社会。当然,培养自信能力的时候,不仅仅是教他相信,还要让他运用多学科的知识来学会判断。
朱永新:曹先生特别强调自信和信仰。信仰和自信都是“信”,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你要相信自己,你要相信善的力量,你要对人生充满期待,你要对未来充满希望,你要对孩子们、对这个世界充满爱,这是整个人类所倡导的最美好的价值。在孩子们心中怎么播下善的种子,是我们的教育要认真研究的,在一定程度上,“善”比读、写、算的能力还重要。
朱永新:在福清这样一个资源不算很丰富的城市,您的企业能做到该领域的世界第一,是相当不容易的。我们国家目前最缺的是从零到一的创新型人才,我也注意到曹先生一直呼吁要培养创新人才。作为一个企业家,您对学校教育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有怎样的期待?未来您的企业对创新型人才有什么样的期待?
曹德旺:我希望看到教育界培养出更多热爱工作、热爱专业、热爱自己的家,有报国胸怀的学生。一个人若有知识、有专业,但没有境界,我想他也做不成伟大的事情。我建议教育界可以展开对“学而优则仕”这句话的讨论。我个人理解,“学而优”是要寻求报国为民的机会,而不是窝在家里,不是学而优以后祸国殃民,品优结合的人才会成大事。
2 谈高等教育:
期待从“学历社会”
走向“学力社会”

朱永新:2021年5月4日,您创办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决定出资100亿元筹建“福耀科技大学”,此前还捐资4亿元建设了福清德旺中学。您如此真金白银地支持教育事业让我很感动。教育在您眼里究竟有多重要?
曹德旺:我认为,一个国家的教育事业迅速发展了,科技才能随之发展。因此,我想探索一种“双师制”的办学方式。即:大学生有两位导师,一位是教育的老师,另外一位是关注实践的老师。比如,有企业经验的高级工程师教学生动手实践,不仅仅教授学生知识,还要培养他的自信能力,相信自己能够走上社会成才的道路。
我们企业里最初是没有研究生的,员工有大学本科生,还有中专生。但我很自豪地讲,我们现在好几个员工是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我相信,当员工得到适当合理方式的培养,他们一定会成才的。而且在这里,他们热爱工作,热爱自己的事业。所以,我认为,要把企业做好,要先把人培养好,在教会他技术的同时,更要提高他的境界、胸怀和高度,这是我想探索教育改革的初衷。我办一所大学的目的,不是让中国多一所大学,我们要吸取日本和德国在培养学生方面的一些好做法,并找到一条属于我们的路。
朱永新:教育需要资金的支持,同时更需要智慧的支持。我们不能跟在西方教育后面走,我们在教育领域怎么成为领跑者,同样需要思考,需要更多的社会精英来关注教育问题。我特别欣赏曹先生讲过的一句话,中国的希望在于中国人自己的觉悟。如果每个行业都有人执着地把自己的事业与国家的发展联系起来,而执着于这项事业的人不但能够成为自己这个行业的领袖,为自己和社会创造财富,而且有机会跻身于世界大舞台,为世界创造价值和财富。但一所学校仅仅有钱是不够的,您对这所大学有什么期待,多长时间可以走在中国乃至于世界前列?
曹德旺:这所大学的实验室能力很强,拥有非常强的装备,包含信息超算中心等。在产学研方面,我们对接了一些全球的企业,有很多资源用在学校的发展上。我们的学生平常在实验室,假期会带他们深入企业实践,培养其动手能力。之后,若有需要我还会凑出100亿元作为学校的奖励基金。当然,在大学的发展中会碰到很多困难,我们也希望社会各界支持关注它的发展。
朱永新:我们非常期待更多像曹先生这样的企业家能够把自己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积累的财富用来办教育。我们会热切地关注福耀科技大学的成长,我们也愿意参与其中,因为我们特别期待中国在高等教育上能够有自己新的标杆。我想问:您会亲自来管这所大学吗?还是交由未来的校长?这是很重要的管理模式。我们非常期待您能够将您的智慧更多更好地用在这所大学上。
曹德旺:学校是交由未来的校长来管理。目前建设资金已经到位了。之后校长会海聘,由校长组建教育团队、教师团队,我们负责社会协调等相关事宜。毕竟专业的事情应该由专业的人来做,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将这所大学办好。我注意到您很关心未来的教育发展趋势,我想请教您,您认为我们的大学将会是什么样子?
朱永新:就像您做企业一样,只要曹先生用心办教育,我对这所大学是充满信心的。我认为,一个人只要有了信仰和抱负,就一定能够做成事,无非是困难大一点还是小一点,问题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我们期待福耀科技大学拥有自己的独特性,成为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我认为,在尊重大学教育规律的同时,一定要打破很多限制,包括招生、学习方式等,这是我特别期待的。
曹德旺:让我不理解的是,现在有很多大学毕业生宁可去送快递、送外卖,等着考公务员,也不愿意到企业就业,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朱永新:当前,我们的高等教育已经走向了普及化阶段,高中的入学率超过90%,高等教育的普及率已经超过50%。但大学生的文凭不等于水平,学历不等于学力,我们迫切需要一个从“学历社会”走向“学力社会”这样一个新的发展时期。
最近我读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书,《反对教育的理由》,书名很骇人听闻,书中观点认为我们的人才被浪费了,人的学习不是为了真正地提升能力,而是为了拿到文凭,文凭已经成为一个标志物、一个符号。当一个社会为符号去努力的时候、为外在的标志服务的时候,方向就错了。
其实您刚讲的大学生不愿意进企业的问题,一方面是大学生就业难,另一方面是企业招人难,我觉得这是一个结构性的矛盾。如果我们培养的是创业者,不仅仅是就业,同时还能创造岗位——比如比尔·盖茨、乔布斯,他们大一大二的时候就弃学创业了——那就不一样了。我认为不是大学生就业难,而是我们培养的大学生还不能很好地适应社会需求,还不具有真正创业精神和情怀,所以我们的教育要更好地去适应社会、适应时代,这是我们迫切需要的。
另外,大学生毕业的时间过于集中,也是个问题。如果学生的学习是弹性的,是可以不断流动的,工作与学习之间是个不断交互过程的,一个人想工作的时候就可以工作,想学习的时候就可以学习,产学研更好合作起来,也是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方向。现在我们的学校还是封闭的,如果社会跟企业有更多的合作,就业难度问题会得到缓解。
3 谈家庭教育:
父母好好学习
孩子才能天天向上

曹德旺:家庭教育促进法即将实施,我也曾在政协提案里建议落实家长教育,生孩子之前家长要先培训。为什么家庭教育有这么多问题?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朱永新:我经常讲,教育是从家庭开始的,没有家庭教育的基础、没有家庭教育的成功,教育无路可走。
当孩子从家庭来到学校的时候,其实已经是个半成品了。根据心理学的研究,孩子7岁以前,他的认知风格、行为习惯、个性特征,都已经基本成型。一个7岁孩子大脑发育的成熟度跟一个成年人非常接近。所以,一个人一生中最重要的本领就是在幼儿园前、小学前获得的,比如:语言、交往等,所以家庭教育太重要了。
当我们很多父母亲在焦虑、纠结,在埋怨学校的时候,在对比“邻居家的孩子”而着急的时候,其实他没有考虑到自己才是教育最重要的力量,父母和孩子一起成长才是整个教育最重要的基础和基石,父母对教育的理解也是教育能成功的最重要标志。
其实成功绝对不意味着幸福,幸福是一种能力,我们要让孩子享受学习的收获,享受跟周围人一起生活的快乐。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最重要的是成为最好的自己,每个生命都有存在的价值和理由,帮助孩子享受他的独特性,发展他的潜能,这是父母亲要考虑的,不能老是看到“邻居家的孩子”。家长要享受自己跟孩子在一起的每一刻,带给他关爱,让他享受到爱,让他感受到家的温暖,这是家庭教育最关键的问题。
(原题为《围绕人才培养、高等教育、家庭教育等话题朱永新跨界对话曹德旺》)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