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
  • 收藏
文明印刷所:革命火种的“制造间”
周琪/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2-09-19 20:26 字号
1926年年初,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筹办的国华印刷所和青云路青云桥印刷所,相继遭警察抽查而暴露。负责上海地下印刷工作的倪忧天、陈豪千,反思一再出事的原因和教训,认为闸北地区已不再安全,于是向中共中央出版委员会提议,将新的印刷厂址选在热闹且易于隐蔽的租界,并建议“印刷机构应一分为二,一个是综合性的,排、印、制型和制本;而另一个是专业性的:浇版、印刷。这样如果一处发生问题,另一处仍可继续生产”。位于公共租界热闹地段的新闸路638弄23号,随即被选为综合印刷厂厂址,挂牌“文明印务局”。
除文明印刷所外,另一个专业印刷所——中兴印刷所,也设在新闸路上,虽一西一东,但为安全起见,很长一段时间都互不往来。两厂的总负责人均为倪忧天,毛齐华是具体经办与联系人,兼任两厂党支部书记。文明印刷所的设备由原青云桥印刷所搬迁而来,主要排印党的内部文件和进步书籍,所有印件均交毛齐华专程护送给党的秘密发行机关负责人毛泽民。
据毛齐华回忆,两家印刷厂共20多名工人,“骨干力量多数是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学徒则多数为中共领导人员的子弟,政治素质较好,组织纪律性也比较强。”虽然劳动条件很差(如工房小、机器大,工人操作时几无立身之地,需在机器底下钻来钻去,十分危险),但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一个个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毫无怨言。为保守机密,工人们平时很少与亲友往来,没有加班任务时,就主动聚在一起学习。
随着上海工人运动的日益高涨,军阀政府和租界巡捕房对印刷所管制更加严酷,文明印刷所几遇险情,所幸皆逢凶化吉。1927年年初,中央决定在武汉建立印刷厂,特调倪忧天赴汉口筹办,上海地下印刷工作从此交由毛泽民、彭礼和负责。“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上海印刷机构屡遭破坏,厂址也数次迁移,甚至转到了吴淞口外的长江民船上,但在印刷工人们的努力坚持与顽强奋战下,党的地下印刷工作始终未曾中断。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6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