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任远:健全四项机制,增强社会韧性
任远/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1-04-02 09:53 字号
阅读提示
增强社会韧性需要积累充裕的社会资源以提高对风险的承受力,通过社会资本建设和社会安全网建设来缓解风险的冲击,要通过科学和透明的风险管理来避免风险的扩散,以及通过社会参与和广泛动员来促进恢复重建和对风险的调整适应。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疾病风险的全球扩散,可能只是全球性风险社会的一个缩影和一项预演。应对各种风险因素或者风险事件所带来的挑战,一种策略是减弱风险或者消除风险本身,另一种策略则是适应新的风险环境,实现社会经济体系的调整和重建。对于后者来说,在风险冲击下增强整体发展系统的韧性是重要的。其中包括:经济的韧性、社会的韧性、空间的韧性、生态系统的韧性,以及制度的韧性等。这些领域的韧性建设是相互交织、相互支持的。
从韧性和可持续发展的关系来看,可持续发展不仅包括对发展过程的更高要求,包括提供可持续的资源环境保护、社会公平及社会生活品质的提高,及经济增长模式的改变和经济发展整体利益的提高。在另一个方面,可持续发展也包括避免发展过程的中断,避免对整体发展系统造成破坏。前者是一种创造性的建设,是创造新的发展模式的可持续发展;后者是一种韧性的建设,是维护发展系统运行的可持续发展。二者共同构成可持续发展的不同侧面。对于高风险社会来说,韧性建设构成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保障机制。
面对外部压力下的韧性机制有四个方面:第一,面临灾难时的承受能力,即在同样压力作用下,能否承接住外部灾难的冲击;第二,缓解灾难冲击的能力,是受到灾难冲击以后,对冲击所造成的社会经济和民生影响能否减弱和化解;第三,防止风险扩散的能力,即能否将风险和不利影响控制在有限的范围之中;第四,灾难之后的恢复能力,指在实现灾后自救和恢复正常状态的能力。用这样的过程来观察,可以发现影响社会韧性的四项机制。
面临灾难时的承受能力
社会资源的储备状况和供给能力,决定了应对疫情挑战的承受能力。人均病床数、呼吸机的数量、医疗防护设备的供应能力,救灾和防疫的人流、物流、资金流的配置能力,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的供应能力等等,构成应对灾难冲击的基础。应急状态下的物资供给和服务能力,是一个国家国力的体现。国家如果医疗资源相对较为充裕、生产能力较强,可以对疾病蔓延具有相当的承受能力。
在缺乏充足的社会设施和社会资源的地区,一个较为突然的冲击就可能带来整个发展系统的崩溃,或者发生“脆断”。因此,经过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会引导我们重新评价“冗余”和“过剩”的价值。社会设施、物资储备的冗余,以及过剩的产能,这在过去往往被认为是资源的浪费,或者是资源配置效率低下。但是,在紧急状态下,相对闲置的资源、相对富足的产能,往往能发挥意外的保障作用。例如,在城市内部保留一些“空白地带”,在平时可能会被认为是土地的闲置和浪费,但是在紧急情况下则可以改造成为方舱医院、传染病医院等。对提高社会韧性来说,一个地区在社会事业设施、土地空间、和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应该有基本的标准,并尽可能得到更充分的提供。
缓解灾难冲击的能力
从面对灾难冲击的缓解能力看,提高社会韧性的重要机制是社会资本。社会资本体现出社会的厚度。正如具有更充裕经济资本的个人在遇到灾难冲击时具有更强的应对能力,具有更强的社会资本也有助于应对疫情所带来的冲击。就社会系统而言,社会资本包括制度化、规范化运作的社会组织和专业社会工作;也包括基于邻里互助、伙伴性关系在内的非正式制度的支持,包括社区共同体的共同意识和相互信任。社会资本促进形成相互合作的普遍互惠,构成了公共性的资源和支持体系,这对抵御灾难和风险具有作用。
面对疫情的冲击,需要完善作为托底性社会机制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才能对处于社会困境的人口提供基础性的支持。通过完善医疗保障和医疗救助,稳定就业机会和提供失业保障,提供社会保护和最低生活保障救助,有助于保护疫情冲击下最弱势的社会群体,也能够因此保护整个社会。一个重要的启示是,在疫情过后的社会建设中,需要强化社会的社会保障、医疗保障,这会有利于增强社会应对风险的能力。这不仅是缓解疫情影响从而减少损害的社会政策,也是前瞻性地提高社会韧性应对未来未知风险挑战的发展对策。
防止风险扩散的能力
为了要避免新冠肺炎疫情的风险扩散,需要通过分地区、分级风险评估,建设不同地区、不同部门联防联控的机制。并在不同风险级别下实施相应的应对规则,这样可以将风险尽量地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避免风险的扩散。对疫情防控来说,基于新增确诊数据,以及基于对人口的体温监测、核酸检测、抗体检测等,从而实施交通管制和分级应对都显得非常必要。例如,可以规定在某种风险级别下取消某种程度的公共机会活动,极高的风险级别下可以采取封城的措施,通过细化的风险应对策略,能够最大化地降低风险的扩散。
强有力的社区管理机制对于阻止风险扩散能够发挥有效作用。在疫情背景下,个人的社会活动进一步回缩,社区共同体对于疫情防控的作用进一步凸显。社区承担了风险排查、流行病监控、居民社会服务,构成疫情管控的基层堡垒,开展包括对居住区的物业消毒、进出小区的温度监控、流动性跟踪调查、社区隔离等细致工作。社区居民委员会、业委会、物业公司、志愿者和社工机构,共同构成社区防疫互助网络。我国的社会治理体系和结构的重要特点是,国家管理力量全面覆盖基层社区,这构成超大规模社会有效管理和社会动员的组织基础,也因此使我国防疫防控实现了低感染率、低扩散率的积极效果。
同时,在现代信息社会中,信息传播机制对于管控疫情风险和阻止疫情扩散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专业和充分的信息流动有助于形成社会共识,以及在社会共识基础上引导实现有效的社会行动。及时得到疫情风险的准确信息会帮助社会提前做好预警和准备,减少风险的扩散。准确的信息也有助于形成正确的风险应对决策和合理的公众应对。相反,对信息流动的限制,则会放大疫情的风险,并将使疫情风险扩散成为大范围蔓延的公共安全问题和社会问题。
因此,信息流动对于防止疫情风险扩散具有两面性的作用。在疫情发展和防控的过程中,需要充分的信息和专业的信息,才能避免恐慌,形成正确的预判和应对方案,以及引导实现积极的社会舆论、形成社会共识,实现社会利益下的社会动员。当下社会已经越来越被互联网所塑造,信息更大层面上是在互联网层面上生产和流动。互联网成为社会韧性的重要支撑平台,需要探索如何通过互联网来提供正确、专业的信息,从而使一个更加开放的信息社会能够增强社会的韧性,而不是破坏社会韧性。
灾难之后的恢复能力
社会韧性不仅是一种结构性的能力,更应是一种行动性的能力。社会韧性是社会系统中的行动主体在风险压力下适应、转化、调整和重新构造社会系统的过程。促进灾难发生以后的社会经济恢复和重建,离不开充分的社会动员和社会参与。疫情防控似乎表现出需要通过物理上的相互疏离才能减少传染,但是应对疫情挑战不是通过人们隔离在家和相互封闭来实现的。物理意义上的相互疏离不能变成社会孤立。恰恰相反,应对疫情挑战和实现社会经济运行的恢复,需要依靠充分的社会参与和社会行动才能实现。需要加强社会团结和紧密的共同行动,才能增强社会韧性。并使国家和地方社会乃至全球社会,能够更好地应对疫情冲击,并从疫情冲击中恢复重建。
新冠肺炎疫情的巨大灾难给国家治理的最大启示是:社会韧性构成了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并支持国家和地方社会承受灾难冲击、缓解压力、阻止风险扩散和积极实现系统调整和恢复重建。增强社会韧性需要积累充裕的社会资源以提高对风险的承受力,通过社会资本建设和社会安全网建设来缓解风险的冲击,要通过科学和透明的风险管理来避免风险的扩散,以及通过社会参与和广泛动员来促进恢复重建和对风险的调整适应。
(作者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