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刘世锦:城市群是未来五至十年发展最大结构性潜能
刘世锦/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1-03-30 09:41 字号
阅读提示
■ 都市圈、城市群发展将成为中国未来五到十年发展的最大“结构性潜能”,应该以“1+3+2”的框架释放结构性潜能。其中“1”是指以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为龙头,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打开空间;“3”是指补齐实体经济循环中基础产业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大、基础研发能力不强的三大短板;“2”是指以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全方位地为经济社会发展赋能。我们要注重绿色发展。现在,我们整个理念目标机制都不一样了。最近碳中和目标提出以后,要怎么实现这个目标呢?实际上,整个包括城市化的这一套目标,和我们用的技术、我们投资的理念,都要发生很大的变化,都得朝绿色这个方面来靠。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在都市圈城市群发展的过程中,其实都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2020年,中国和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疫情影响。但是中国经济依然蕴含巨大的发展潜力,其中都市圈和城市群发展的总体速度很快。都市圈、城市群将成为中国未来5-10年发展的最大“结构性潜能”。
改革开放以来,工业化、城市化是相互推动的两条主线,其中最近几年城市化进程中一个最明显的现象,就是都市圈、城市群在加快发展。过去的人口流动主要是由农村进入城市,但最近几年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其实已不多了。大部分是由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表现在人口向都市圈、城市群聚集。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讲,人口及生产资料集聚在一起,整个生产率提升了。通俗来讲,这些地方就业创业机会多,能赚到钱。
都市圈、城市群发展将成为中国未来5-10年发展的最大“结构性潜能”,应该以“1+3+2”的框架释放结构性潜能。其中“1”是指以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为龙头,为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打开空间;“3”是指补齐实体经济循环中基础产业效率不高、中等收入群体规模不大、基础研发能力不强的三大短板;“2”是指通过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全方位地为经济社会发展赋能。
我们要注重绿色发展。现在,我们整个理念目标机制都不一样了。最近碳中和目标提出以后,要怎么实现这个目标呢?实际上,整个包括城市化的这一套目标,和我们用的技术、我们投资的理念,都要发生很大的变化,都得朝绿色这个方面来靠。在城市化的过程中,在都市圈、城市群发展的过程中,其实都提供了这样的机会。
数字经济和绿色发展是欧美等都市圈、城市群在形成过程中不具备的条件,这就成为我国都市圈、城市群建设发展中的后发优势。我们现在有许多新的增长动能,比如互联网数字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高铁网络的快速建设,加上注重绿色发展,这些元素放到都市圈、城市群发展过程中,和国外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就会产生很大的区别。
与此同时,虽然中国都市圈、城市群发展总体较快,但不同地域的都市圈、城市群,存在相互竞争、发展不平衡的现象。以人口的流动对于都市圈、城市群的影响举例,最近几年,人口净流入排名靠前的城市,其都市圈、城市群发展速度相对就比较快。如何能够推出一些有利于人口聚集,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特别是推动生产要素自由流动,持续地提升营商环境的政策措施,这是给地方提出的很直接的挑战。
各地方政府在发展各自的都市圈、城市群的过程中,一方面要做好规划,另一方面要关注市场的变化。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是动态的,哪些城市吸引的人更多,发展潜力更大,不是事先能够确定的,因此,各级政府制定的政策要不断根据市场变化进行调整。近年来,国家发改委等部门曾多次印发文件,要求放开、放宽城市落户限制。现代都市圈和城市群的发展,最重要的一个条件是生产要素要自由流动,包括人的自由流动。我建议,未来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对落户等限制,可以借鉴“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即过去规定什么人可以进城,现在反过来,变成什么人不能进城,或者哪种类型城市仍需限制人口流入。
我注意到,在城市化人口流动过程中,过去关注比较多的是农民进城。而随着都市圈、城市群的发展,城里人下乡这个需求也在日益增长,但是城里人去农村遇到的阻力似乎不比农民进城要小。对此,我期待形成一种生产要素是在城乡之间双向流动、优化组合的格局,这个说起来比较简单,其实做起来难度是很大的。发展都市圈、城市群过程中,政府需要认真关注和解决类似上述的重要问题。这些问题解决好了,下一步都市圈和城市群就会有更大的发展潜能。
(3月2日,“‘城’势而上——探寻中国高质量发展动力源”线上论坛举行。本文系作者在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的节选,作者刘世锦系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