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百岁老战士吴锦廷:我记忆中的“三个难忘”
吴锦廷/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1-03-01 14:26 字号
阅读提示
■ 1920年2月出生的吴锦廷,1942年参加新四军,194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前不久,包括吴锦廷在内的上海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46位年逾百岁的新四军老战士,给习近平总书记写了一封信。很快,他们就收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回信。政协头条特刊发吴锦廷写于百岁生日前夕一文,以飨读者。
吴锦廷 (1920— )
1920年2月22 日,我出生在苏州相城区北桥丰径东夏村。1923年,父亡、母改嫁,幸有一对名叫吴志鹏和薛八妹的中年夫妇把我抱回家收养,并取名吴锦廷。收养我的父母在上海工作,他们也把我带到了上海。等我长大后,他们还送我上学。
难忘之一:参军抗日救国
1937年8月13日,日军侵占上海,飞机狂轰滥炸,人们纷纷逃难。收养我的父母把我送进一家工厂当学徒,他们则逃难回到家乡苏州。1944年,日军已侵略了大半个中国,飞机四处轰炸,人们到处逃难。
1944年8月,有一个叫姜时的地下党员来到上海,动员我们青年参加新四军抗日。我对地下党员姜时说,自己想参加新四军抗日,他表示非常欢迎。12月25日,我回到苏州自己家中,和父母说我要去参军抗日。父亲很支持我参加新四军抗日,但他也有点担心;我跪在母亲面前,母亲抱着我的头,因不舍得我去而痛哭;我新婚的妻子则默默无声,但也在暗暗落泪。我看到父母和妻子的一片伤心之景,内心也在不断地斗争。但想到只有先有国,才能有家,我便含着眼泪离别了父母和妻子。
回到上海,姜时同志已在等着我回来,他带领我们10多名青年,把我们送到了苏北曲塘莫家庄新四军根据地。新四军独立二团团长接待了我们,我就这样参加了新四军。在团长的指挥下,我们同日军不断地进行着激烈的战斗,逐步地消灭日军,一直战斗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我们取得了抗战的胜利。逃难的人们回到了各自的家乡,妻离子散的百姓也都团聚在一起。
难忘之二:入党坚定信仰
日军投降后,指导员让我写入党申请报告,我很兴奋,很快就写好了交给党组织。没过多久,1946年6月,国民党军队有3万人左右向苏中军区进攻,在陈毅和粟裕司令的指挥下,国民党军队发动7次进攻,均被我军击退,后称“七战七捷”。后来,国民党军队又增加到30万左右的军力,以“地毯式”向我军进攻,我军全部撤退到大后方,进行游击战,逐步地消灭了国民党军队。1947年6月25日,我军正在休整,组织上宣布我已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介绍人是指导员朱道本和战友虞盘昌,并进行了入党宣誓仪式,这一天我感到很光荣。从此,我在思想上更加坚定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决心。也就在这一天,团长命令连长将我调到团部去修机枪。在此后的战斗中,我听从团长的命令,哪里机枪有故障,就立即奔向哪里抢修机枪。1948年11月6日,我参加了淮海战役,战斗到1949年1月10日结束。淮海战役结束后,我军接收了国民党徐州第三兵工厂,我就在兵工厂工作。
难忘之三:复员参与建设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950年1月13日,我从第三兵工厂请假回到家乡,只见父亲却不见母亲,一问才知,母亲已在1948年7月7日不幸离世。我回到兵工厂后,因思念母亲而生病,不久病情加重要住院治疗。厂领导见我病得不轻,劝我回家乡治疗,我同意了。1950年4月,厂领导替我办理了复员证明,我回到了家乡治疗。经过4个月的治疗,身体恢复健康。8月,当地党组织征求我意见,能否到上海江宁区区委工作,我回答说,听从党组织安排。就这样,我持介绍信到上海江宁区区委报到,我的工作是管理档案。工作了一段时间后,1951年5月,我奉命去上海电机厂工作。
之后,我还曾在上海汽车电机总厂等单位工作,直到1982年12月离休。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