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拿什么保护和平台“没关系”的外卖员?
西坡/澎湃新闻  
2021-01-08 15:03 字号
每次看到行色匆匆、衣着或黄或蓝的外卖员,都会觉得他们谋生不易。所以外卖员猝死这样的新闻发生时,总会激起巨大的同情声浪。
骑手韩某伟在配送当日第34单外卖的途中,不幸倒在了配送途中。
据报道,山西人韩某伟是一名饿了么骑手,2020年12月21日,他在送单途中猝死。韩某伟平时通过蜂鸟众包接单。事后,饿了么工作人员对家属表示,韩某伟和平台没有劳动关系,只能给予2000元“人道主义补偿”。
可想而知,舆论对这种一推六二五的说辞不买账。一个家庭顶梁柱的鲜活生命和2000元赔偿金之间的反差,更是让许多人愤怒。
但是从法律意义上讲,工作人员的话没有错,双方确实没有建立劳动法认可的劳动关系。蜂鸟众包用户协议中写着:“您与蜂鸟众包不存在任何形式的劳动/雇佣关系。”韩某伟的家属专门咨询过律师,也被告知此类案件以前也有多起,骑手方多为败诉。
平台选择以众包的方式与骑手合作,是现行法律所允许的。但是在这种合作方式下,骑手的权益缺乏保障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我们总不能说公众的同情心是错的,总不能说骑手当前的处境无法改变。
零工经济带来的劳动者保护难题,是全世界范围内的共同现象。网约车、外卖等新兴平台是以创新的名义出现的,它们许诺了通往未来科技世界的路途,喜欢讲无人机、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这些概念。但是与平台经济同步兴起的零工经济就没那么光鲜了。零工是自古以来的现象,但平台经济重新定义了零工。
平台不与骑手、司机建立传统的劳动合同,而是通过派单、接单这种方式进行合作。每个劳动者就像是一个个独立的承包商,但是他们所拥有的仅仅是自己的身体和时间。
如此一来,企业实现了灵活用工,求职者看似也能灵活就业。有些打工人受不了工厂流水线的严苛管理,去跑外卖、跑网约车,就是觉得“自由”。但是时间一长他们就会发现,这份“自由”是有代价的,平台能够通过算法设立奖惩规则对劳动力资源进行高效调度,而这些打零工的人却无法通过集体的力量与平台博弈。双方的权力与权利是不对等的。
在具体个案上,舆论的力量或许可以倒逼平台“良心发现”,多给一些补偿,或者临时出台一些更温情的政策。就像前段时间那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大火之后,外卖平台就做了一些姿态。但更重要的是,法律要尽快做出与时俱进的调整,将零工经济的参与者纳入劳动者保护的范畴。
平台方给出的逻辑常常是“你选择这个职业的时候,就要接受相应的约定与风险”,言外之意,我们明码标价,你不干有别人来干。但是劳动力不是普通的商品,可以只受市场供求规律的影响,劳动者不管以什么方式出卖劳动力,他们首先都是活生生的人,是家庭的支柱、社会的细胞。法律的改进正要体现这一点。
(原题为《马上评|拿什么保护和平台“没关系”的外卖员?》)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