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抗战时期的上海煤业救护队
葛原/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1-01-10 08:31 字号
图为上海煤业救护队奔赴皖南岩寺途中(资料图片)

阅读提示
“八一三”淞沪抗战一开打,煤业救护队的12辆卡车就插上了红十字旗,队员们佩戴红十字臂章,冒着日军的炮火,分头奔赴八字桥、罗店、大场、真如等地,昼夜不停为前线抗日官兵运送慰劳品,还帮助构筑工事、救护伤员、抢救难民。尽管有队员被日军飞机炸伤,可是不仅没人退缩,反而越战越勇。
“七七”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全国人民同仇敌忾,抗日情绪日益高涨,各工厂、企业也积极投入抗日救国的洪流中去。当时,上海的煤业工人更是不甘落后,于1937年8月9日成立了战地救护队,并得到上海“煤炭大王”、中国红十字会会长刘鸿生的大力支持。“中国红十字会上海煤业救护队”的核心领导是中共地下党员叶进明(后曾任上海市政府顾问)、余继良、毛纪法等组成的上海煤业党支部。自愿报名参加的有近500人,各煤商同意随时可以供调遣的卡车有50辆之多。
“八一三”淞沪抗战一开打,煤业救护队的12辆卡车就插上了红十字旗,队员们佩戴红十字臂章,冒着日军的炮火,分头奔赴八字桥、罗店、大场、真如、昆山、太仓、浏河等地,昼夜不停为前线抗日官兵运送慰劳品、慰问信,还帮助构筑工事、救护伤员、抢救难民,常常忙得连吃饭、喝水也顾不上。尽管有队员被日军飞机炸伤,可是不仅没人退缩,反而越战越勇。
1937年11月12日上海沦陷,国军大部队西撤,但因时间太急促,约有4000名伤兵无法当场带走,其中包括第19伤兵救护医院里的伤兵。为了防止日军报复,中国红十字会指示,必须抢运滞留在租界里的抗战部队伤兵到后方。中共地下党员叶进明、忻元锡(后曾任上海市副市长)奉命组织煤业救护队立即投入偷运。
第19伤兵医院设在爱文义路(今北京西路)华华中学里,有200个床位。11月11日晚,也就是国军大部队撤出上海前夕,第19伤兵医院就考虑到这些伤兵的生命安全,全体医护人员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将200名伤兵跟全部医疗器械、手术设备等物质,秘密安全转移到了租界茂泰洋行的大仓库里,等待煤业救护队将他们转运到后方。
基于当时上海的险恶环境,转运伤兵肯定不能公开进行,所以只能由红十字总会出面,假借运送“难民”,让伤兵乘上煤业救护队的卡车,分批偷运到码头,然后坐船到宁波,经中国红十字总会设在宁波的伤兵接待站接收后,再等候上海煤业救护队的汽车向安全的地方转运。但是宁波港不久遭到日军的轰炸和封锁,运送伤兵的轮船改道温州上岸。地下党员乐时鸣负责的宁波接待站又分别在永康、丽水设立转运站接收伤兵。救护队员们克服千难万险,终于胜利完成了任务。
煤业救护队一边积极转运伤兵到后方,一边准备随时到延安参加八路军。然而这时,他们得知新四军已经成立了。这个喜讯极大地鼓舞了队员们,因为他们可以就近参加新四军了,这些汽车和物资也可以一起给新四军。为此,他们专门到南昌向新四军首长汇报了他们的想法。首长们对上海煤业救护队的想法表示热烈欢迎。周恩来也作出了“请上海煤业救护队留在南昌军部工作”的指示。
1937年10月,国共两党在南京达成协议,将留在湘、赣、闽、粤、浙、鄂、豫、皖8省边界地区的红军游击队改编成新四军,并规定8省红军游击队队员要按照国民党指定的路线,从集结地徒步到皖南岩寺集中。但人数过万的红军游击队员,经过3年的山区游击战争,大都身体极度虚弱,再加上国民党的封锁,自身武器装备简陋,指定路线的沿途国民党军队虎视眈眈。这是新四军建军中的一道难题。正巧上海煤业救护队的到来,解了燃眉之急。为此,叶挺等新四军首长,找叶进明、忻元锡征求意见,准备派救护队利用红十字会的名义,去接送江南6省的红军游击队到岩寺集中,并对江南6省红军游击队的集中地区跟行军路线作了详细说明。叶、忻两人听了当场表态坚决完成这项任务。但问题是救护队所存的汽油不多了,开到几个游击区没把握。对此,新四军首长建议马上派人到上海,继续争取上海煤业公会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的支援。
一切准备停当后,上海煤业救护队把10个分队编成3路:第1路由忻元锡带队,去江西的莲花、宁都、于都、瑞金和福建的龙岩,接送湘赣边区、粤赣边区、闽赣边区及闽西、闽南的红军游击队;第2路由王公道带队,到铜鼓、修水一带及景德镇附近,接运湘鄂赣边区、赣东北边区的红军游击队;第3路由陈昌吉负责,到闽北崇安一带和浙东平阳一带,接运闽北地区、浙东地区的红军游击队。
3路接运车队中由大队长忻元锡带队的第1路任务最重。当忻元锡率领由6辆汽车组成的车队,抵达瑞金后,停在城外一片树林里隐藏待命,由联络人员独自上山,将红军游击队员带下山来。车队一等就是两天两夜,救护队员们随身带的干粮都吃完了,忻元锡只好派人到城里去买了几十斤“呛饼”和白糖,烧了几锅开水,继续耐心等。一直到第3天的凌晨,联络人员才将队伍带下山来。原来这些人都是体弱伤病号,跑不快。因为武器装备简陋,且都是伤病号,忻元锡怕路上出事,就在通行证上动脑筋,填写目的地是“安徽屯溪”,而不写“岩寺”,因为屯溪是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部所在地,而岩寺与屯溪距离只有16公里,半天便能走到。
3路接运车队打着红十字总会的旗号,夜以继日地穿梭于崇山峻岭之间,硬是在国民党军队的眼皮底下,将数千名红军游击队员一批又一批地安全接送到皖南岩寺,为新四军的建军作出了重要贡献。
责任编辑:张雷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