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一招棋活,全盘皆活”的点睛之笔,记浦东开发“金融先行”
谢国平/浦江纵横  
来源:政协头条 | 2020-11-19 15:46 字号
曾经有一家日本银行的经理人发现,和中国其他的开发区不同的是,浦东一开始就提出“金融先行”。其实,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的期望——恢复上海曾经的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并在国际上有话语权。
1991年2月18日,农历大年初四上午,邓小平兴致勃勃地登上了新锦江大酒店41层的旋转餐厅,那时是上海最高的旋转餐厅。窗外晴空万里,阳光明媚。他透过宽敞明亮的玻璃窗眺望上海中心城区的面貌,对身边的朱镕基说:“我们说上海开发晚了,要努力干啊!”
旋转餐厅里挂着两张大幅地图,一张是上海地图,另一张是浦东新区地图,地图旁摆着浦东开发的模型。
据在场的浦东开发办公室副主任黄奇帆回忆:“当朱镕基同志向小平同志汇报时说,我们浦东开发的战略是‘金融先行,贸易兴市,基础铺路,工业联动’这16个字。小平同志听后说‘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上海过去是金融中心,是货币自由兑换的地方,今后也要这样。中国在金融方面取得国际地位,首先要靠上海。那要好多年以后,但现在就要做起。’”
这是邓小平有关金融的最著名的论断,将金融的地位、作用以及上海的重任说得很清楚。
浦东开发为什么要“金融先行”?总设计师的这段话对于浦东开发意味着什么?
承接历史和时代重任,实施“金融先行”
确实,正如邓小平所说的,上海过去就是金融中心,上海作为金融中心辐射全国是有着历史和传统的。
早在上世纪30年代,上海就是中国乃至远东地区的金融中心,当时被称为中国的总银库。那时上海的金融市场,包括信贷市场、同业拆借市场、票据市场、内汇市场、外汇市场、黄金市场、白银市场、债券市场、股票市场、商品期货市场等门类齐全,为全国的经济活动与贸易的发展提供了较为充分的资金支持和金融服务。资金在这个中心流进流出,黄浦江畔那醉人的新月形浅滩上耸立起的幢幢银行大楼,完整地记录了一个金融中心的岁月沧桑。
1949年后,中国实行计划经济,大大小小的银行、钱庄等各类金融机构合并合营,进行了改造,建立起一个高度集中的国家银行体系,并于1953年开始建立了集中统一的综合信贷计划管理体制。此后,所有资金的流动都要按照计划执行,不需要资本市场。由此,上海也不再是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转变成了一个特大型的工业制造中心。
时光进入中国改革开放的年代,计划经济开始转向市场经济,一个共识正在上海人中逐步形成:上海要转型——单纯的工业城市要转变为多功能的中心城市,要重新成为中国同世界交往的经济枢纽和中心。虽然在计划经济体制下,上海在经济方面丧失了其核心功能,但在金融、保险等市场经济化所必需的人才和经营管理知识方面,上海仍是最有实力成为香港之外的另一大金融中心。
1986年10月,国务院批复《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方案》,并指出:上海是我国最重要的工业基地之一,也是我国最大的港口和重要的经济、科技、贸易、金融、信息、文化中心,应当更好地为全国的现代化建设服务。
1990年4月,浦东开发启动后,上海开始实施“金融先行”的战略,并建立了中国唯一的以金融贸易命名的开发区——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也因为“金融先行”的战略,也就有了邓小平有关“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的著名论断。
1992年10月,中共十四大报告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上海为龙头,进一步开放长江沿岸城市,尽快把上海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中心之一,带动长江三角洲和整个长江流域地区经济的飞跃。”
上海社科院原副院长姚锡棠做过这样的分析:“首选上海浦东建设金融中心的原因在于,上海在解放前就是远东的金融中心,解放后上海又是中国的经济首都,工业化发展水平在全国首屈一指。因此开发开放浦东,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是要把上海的金融业搞起来,这不仅关系到当时全国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全局,而且关系到发展起来的中国在全球经济中的长远地位。”
浦东开发建设者也深深认识到这一点,浦东新区管委会首任主任赵启正说:中央赋予上海很多的任务,要建成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和科技创新等多种中心,我觉得最重要的,义不容辞和当仁不让的就是金融中心的建设。
因此与经济特区相比,浦东的“金融先行”也就为世人瞩目。“80年代特区主要是以工业为主的开发区,如果浦东也按这样的思路,无非是给优惠政策,鼓励工商企业,搞一些工业项目开发区,再搞一些基础设施、房地产。但在浦东这么一块基本是农村的土地。当时想到的不是工业先行,不是开发区先行,而是充分利用大上海的优势,推动‘金融先行’,这很难能可贵。”黄奇帆回忆说。
事实上,“金融先行”不仅是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目标的需要,也是浦东开发的需要。据时任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总经理王安德回忆:“1990年7月,上海市宣布成立陆家嘴、金桥、外高桥三大开发公司,我担任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总经理。……当我们六个人坐在浦东开发办的临时办公室里,拿着一张当时的浦东开发总规划图纸,看着什么也没有的陆家嘴,真的是‘五无’:没有具体规划、没有可供开发的一亩土地、没有一分钱、没有一个项目、没有一名员工。面对一个落实国家战略的重大目标和‘五无’的起步现状,大家心里十分焦虑和没底。”
而同时,浦东开发建设所需要资金在那时可谓天量,仅仅靠政府的财政资金完全不可能。“金融先行”的战略实施就是利用市场经济中的资金集聚力量,将全国乃至全世界的资金汇集到浦东,为浦东开发建设服务。
历史的延续,时代的重任,而“金融先行”作为浦东开发的战略最先开始实施。
以“点睛之笔”,引来金融大潮
在实施“金融先行”中,建设者最先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陆家嘴地区原先除了零星的银行储蓄所,没有什么金融机构,而要成国际金融中心就必须集聚一大批金融机构,尤其是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金融机构,怎样把这些金融机构引入浦东陆家嘴?
1995年6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开业仪式上,浦东新区管委会向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赠送了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白羊,意寓金融界领头羊(朱岚摄)
据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发公司一位高管回忆,当时公司邀请上海四大行行长在浦西的友谊商店开会,介绍浦东开发,请求给予支持,会后几位行长来到小陆家嘴地区考察。“当他们看到密集的棚户区,以及一些看上去难以搬迁的央企,觉得这个地方建金融贸易区难以置信,认为别说五年、十年,就是二三十年也开发不了。”
经过调查研究,浦东开发建设者发现,尽管浦东开发开放的政策已公布,但外资在看内资,内资在看央企。如果把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这样一家中央金融机构引进浦东陆家嘴,就会影响一批金融机构,就能激活市场的凝聚力量。这家银行是中国金融界的领头羊,应该首先将之“请”进陆家嘴。
为此,陆家嘴开发公司将仅有的3000万元本钱砸了下去,买了3万平方米的动迁房。还补贴了一半地价给人民银行。王安德还耐心地说服下属:“下面的员工都对我有意见:一共3000万注册资本,你买了动迁房,又补贴给人家,下一步怎么弄呀?我就做工作:我们搞金融贸易区,银行不过来,这个金融贸易区不是空的吗?银行看谁呀,看央行。央行上海分行是银行业领头羊,领头羊不过来你再吆喝别人也不相信你。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过来了,金融机构才算启动了。国内海外都在看,看你开发是真的假的,你补贴下去收到的效益肯定会超过你的补贴价值。”
1990年5月拍摄的黄浦江畔的上海市。近景是浦西城区,江对岸是即将开发的浦东陆家嘴地区
也就在1991年10月,毛应樑出任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行长,他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在整个金融体系中居核心和主导地位。因此,央行上海分行对浦东开发的态度,广受各大商业银行关注,都在观察人民银行的反应。“这副担子既然落在我的身上,那就让我们来带这个头吧!不是说要将那儿辟为国际金融中心吗?把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的办公大楼搬过江去!”
1995年6月28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总部从浦西迁入浦东,这是第一家国家级银行分行入住浦东。在新楼启用庆典仪式上,新区管委会向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赠送了礼物,红布掀开,竟然是一只活泼可爱的小白羊!小羊身上佩戴红色带子,上面写着五个字——“金融领头羊”。此举引来全场掌声,连采访的各路记者也纷纷称赞浦东人的高明和精明。在场者都明白,此举寓意央行上海分行作为金融业的“领头羊”率先进入了浦东。在场的60多位各家银行行长都争着轮流过来抱一抱这只可爱的小羊。
同年9月11日,第一家外资银行——日本富士银行上海分行在浦东开张营业。它是外资银行直接参与陆家嘴金融开发的先行者,浦东政府赠送了一匹红木雕刻的奔马,祝愿这一首家进入浦东的外资银行一马当先,并希望之后万马奔腾。接过礼物,富士银行上海分行行长高桥郎夫激动得额头冒汗,说不出话来。
与此同时,作为领头羊的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确实发挥了作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措施,鼓励各家银行以及其他金融机构进驻浦东,探索以银团贷款支持浦东建设,批准最先落户浦东的四家外资银行经营人民币业务等等。
可以说,随着1995年“金融领头羊”进驻浦东,也拉开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大幕。各家银行纷纷在浦东设立分行,与此同时,伴随着中外金融机构的接踵而来,多家国家级金融要素市场——证券市场、期货市场、外汇交易市场纷纷落户浦东。这些金融机构、要素市场集聚浦东陆家嘴林立的大楼中,入夜摩天大楼灯光闪烁,形成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有媒体将浦东陆家嘴中心区比作东方的“曼哈顿”,每天都有数千乃至上万亿资金在这1.7平方公里的区域内“流动”。海外有家媒体写道:“中国的银行业中心,中国的股票市场加速器——在上海、在浦东,你甚至可以感觉到银子在街道中流淌。”
曾有一位台湾人谈及浦东的发展之道,认为浦东的成功经验在于:引来金融大潮,并保持这大潮不退却,从而使浦东成为大陆经济发展波涛中的弄潮儿。
而赵启正则认为:我们按照小平同志“金融是现代经济的核心”的理念,始终坚持“金融先行”的道路是正确的,至今浦东的工作还能一再体会到搞好金融确实是“一招棋活,全盘皆活”的“点睛之笔”。
今日陆家嘴金融城成为上海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钮一新摄)
浦东实施“金融先行,贸易兴市,基础铺路,工业联动”战略,也推动上海总体产业结构升级优化,形成三产与二产共同推动经济增长的格局,一个特大型的工业城市最终转型成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和科创中心,屹立在太平洋西岸。
30年后的今天,王安德回忆起来多少有点欣慰:“当时的设想是:在1990年至1995年集中做规划、动迁,准备土地;在1995年至2000年做基础开发,功能开发,形成一个基本的框架;在2000年至2010年,基本建成国际金融中心的功能框架。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和进度基本做到了,有的还有提前。”
如今,陆家嘴金融城已成为中国金融机构最集中、金融要素市场最齐备、金融服务体系最完善、金融人才最密集的地区,聚集了近千家银行、证券、保险等持牌金融机构,还有证券、期货、保险、黄金等13家国家级要素市场和功能性金融基础设施,金融从业人员超过30万。一座座摩天大楼组成的天际线和环绕的江水成为上海最美丽的一景,而从空中俯瞰的陆家嘴金融城已成为电视新闻中常见的画面——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
责任编辑:杨一宁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