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从朝鲜战场到司法战线,志愿军老战士回忆难忘岁月……
“人民政协报”微信公号  
2020-10-27 16:40 字号
我叫甘绩华,今年88岁。曾任司法部教育司司长,退休前是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
“人民政协报”微信公号图
10月23日,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国家没有忘记我们这些曾经为国参战的老战士们,我很激动,这让我又回忆起那段难忘的岁月。
我右耳听力不好,手掌上有长长的疤,腿关节常常肿胀酸疼,这些不全是岁月的自然衰退,更多的还是70年前朝鲜战争留下的伤病。
冲过去就过去了,冲不过去就是个死
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1951年,我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中的一员,随部队入朝参战。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这首《中国人民志愿军战歌》大家再熟悉不过了,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进入朝鲜时并不像歌词里唱的那样激情澎湃。没有欢送的人群,没有欢迎的队伍,为了不被敌人发现,我们一路急行军,不分昼夜地赶路。每个人身背步枪,脖子上挂着一个装炒面的布口袋,从结冰的鸭绿江面,悄悄进入朝鲜。
一踏上朝鲜国土,我就被满目疮痍的景象震惊了。许多地方几乎被夷为平地,路上很少见到青壮男子,多是老人和妇女。道路几乎被炸毁,我们只能在大山里迂回、跋涉。
刚刚入朝那会儿,我们的后勤保障十分艰难,只能靠国内千辛万苦运送到前线的物资。我跟战友们带着帮助运输的中朝群众,冒着枪林弹雨用马车和汽车往前线运送粮食和弹药。白天,美军的飞机频繁轰炸,我们只能就地挖洞防空,等太阳落山了再出发;晚上,为避免美军飞机的狂轰滥炸,汽车只能摸黑前行,不敢开灯。道路常常一侧是峭壁,另一侧是悬崖,记不得多少次,走着走着,队伍中就有人和车突然不见了。
美军在必经之地用照明弹“照”出一道道封锁线,一旦有人经过就轰炸。我与战友们一次又一次地闷头往前冲,那时就一个念头:冲过去就过去了,冲不过去就是个死。
志愿军不像美军拥有飞机坦克大炮,战士们只能用血肉之躯挡住美军前行的道路。我无法细述牺牲的战友,太多太多了……我们是在“三八线”上,用血肉筑成新的“长城”!但我们从未退却,因为我们的身后是祖国,我们不仅在保家卫国,更在保卫世界和平。
与法为伴半个世纪
战争结束后,因1949年我在重庆的中国公学读书,我就没有选择转业当干部,而是考入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继续深造。从此,我与法为伴近半个世纪。
中共八大提出国家要进行经济建设,还要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把健全法制作为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紧迫任务。我很受触动,也进一步坚定了投身法制建设的决心。
从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研究生毕业后,我先后在北京政法学院、北京语言学院教书。1983年4月,我被调到了司法部教育司,在这里,我先后担任副司长、司长,亲历了法学教育的艰难恢复。
法治需要人来实现,而人则需要法学教育来培养。当时恢复全国的法学教育是由司法部主管,困难重重。比如,要恢复校舍、要从全国各地把法学人才召回来、要重新组织编排教材等,法学界的中老年教师付出了很多很多,司法部也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在我心里,抗美援朝是保家卫国,而投身法治建设则是为了富民强国。我们从法“制”走到法“治”,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也是天壤之别,那是从建立一套法律制度到依法治国的转变。抗美援朝使中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而依法治国则夯实了强国之基。
我的战友们回家了
9月27日,第七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载运他们的是国产“运-20”大型运输机。在电视上看到这条消息时,我热泪盈眶,我的战友们回家了!
“一腔热血报家国,何须马革裹尸还。”想念战友时,我常常吟诵这句诗。有的战友牺牲时只有十八九岁,有的战友家人多年没有他们的消息。牺牲前请战友给家人带句话、捎个东西,那都是剧本里、电影里、电视剧里的情节。在战场上,没有时间做这些事,也不会考虑自己死在异国他乡怎么办?大家只想打赢这场仗!
历史不能忘记,我们的今天是一代代人前仆后继、流血牺牲换来的,这是我们民族的精神,一定要代代传承下去!
(原题为《从朝鲜战场到司法战线,志愿军老战士回忆难忘岁月……》)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