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抗战时期的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团结一切力量开展抗日救亡
陈晶晶/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0-10-27 10:03 字号
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会员正在紧张工作 (资料图片)

抗战时期,抗敌后援会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支援了抗战。在救国公债发行之前,筹募委员会动员上海市各界捐款捐物,为国民政府募集资金,增强政府抗战的财力;供应委员会以本地可供应之作战物资统筹支配于军需者,为军部代买代办军需物品并预储物力,解决兵站成立之前军队购买军需物资的分散与低效问题。
1937年七七事变之后,上海人民与全国人民一起掀起了抗日救亡的热潮,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就是在此基础上成立的一个较有影响的救亡团体。它的成员几乎涵盖了上海工商金融界所有头面人物、一些向来热心社会公益的人士和著名的文化教育界人士,在上海人民抗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7月15日,上海出版发行的《申报》报道了上海各团体共同筹组成立抗敌后援会的消息。“上海各团体援助抗敌将士联合会于昨日下午二时,召开第一次联席会议。市总工会、市妇女会、第一特区市民联合会、国药业公会、嘉定同乡会、浙江同乡会、百货商店同业联合会、新法洗染业公会等百余团体到会,共同筹组成立抗敌后援会。”
22日,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正式成立。参加会议的团体、机关多达500余个,出席会议的代表有2000余人。23日,抗敌后援会召开第一次常务委员会议,议决设立主席团,推定王晓籁、钱新之、潘公展、张寿镛、童行白、黄任之、柯干臣等为主席,秘书处以陶百川为秘书长,严鄂声、秦联奎、汪曼云、顾炳元、周宪文、萧青山等为秘书,还议决组织筹募、供应、宣传、交通、技术、防务、救济、粮食、救护等委员会。24日,第一次执检联席会议在市商会召开,推定了各委员会主任委员,通过了抗敌后援会组织规则。
抗战时期,抗敌后援会从人力、物力、财力等方面支援了抗战。在救国公债发行之前,筹募委员会动员上海市各界捐款捐物,为国民政府募集资金,增强政府抗战的财力;供应委员会以本地可供应之作战物资统筹支配于军需者,为军部代买代办军需物品并预储物力,解决兵站成立之前军队购买军需物资的分散与低效问题;交通委员会协助其他委员会开展救护伤兵、难民及物资运输、消息传递等工作;技术委员会解决战时防毒、防御工事修筑、应用科学等方面的技术问题;救护委员会则按照国民政府卫生署出台《非常区域救护事业办法大纲》,从事救护事业,保存抗战力量等。
此外,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还发起成立对日经济绝交委员会,开展对日经济绝交运动,并且还与文化界救亡协会等数十家团体发起保卫大上海运动,通过演讲、分发宣传单、贴标语等行动,使政府与民众、民众与军队团结起来,军队为全国民众而战,民众充作政府抗战的后援,共同为中华民族的解放而抗战到底。
值得一提的是,抗敌后援会对支援八路军抗战也有一定的贡献。有一次,《救亡日报》上刊登了朱德、彭德怀通过八路军驻沪办事处呼吁各界捐助防毒面具的电文:“晋北我军急需防毒面具——第XX军后方干事昨接前方来电,谓日寇已在施放毒气,希望各界捐赠防毒面具,原电如下:‘上海汉年同志口密、铣、巧、皓各电俱悉,承沪上各界纷纷慰劳,益增我军努力杀敌之勇气,不及一一电谢,请分别致意,目前贼寇经受我军痛击,惶恐万分,已不顾国际公法与人道,在前线实行施放毒气,请致电各界,如蒙慰劳,最好多购防毒面具,因此间不及采办,即此不一。’”
获此消息,潘汉年忧心前方将士的生命安全,非常焦急。1937年10月28日,他以八路军驻沪办事处主任身份,致函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说明八路军“开入晋北,血战经月,已迭予日寇重创”“经费限制,防毒装备缺乏”“渴望后方同胞捐助防毒面具”。
抗敌后援会买了1000只荷兰进口的防毒面具,交给上海八路军办事处,再转给前方的战士。10月31日,抗敌后援会给潘汉年回复了信函。信函云:“迳复者:昨由本会主席团杜月笙先生转来大函,以贵军防毒装备缺乏,渴望后方捐助防毒面具以备军用。等由到会,兹由本会勉力购赠荷兰新到防毒面具一千只,并已函本会技术委员会代购。请即枉驾本会慰劳委员会接洽运输手续,以便早日送达贵军前线将士备用。除分函外,相应函复,即希查照为荷。此致,潘汉年先生。”
10月底,国民党军队西撤,除了救护委员会等个别机构尚在活动,就整体而言外,上海市各界抗敌后援会已停止了活动。
责任编辑:张雷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