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第一版《共产党宣言》保护始末
芳诗/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0-08-07 10:54 字号
阅读提示
1928年,张人亚秘密回到宁波镇海霞浦老家,请求父亲将他带回来的一批书刊和文件收藏好。张爵谦在家乡的长山岗上,为张人亚和顾玉娥修了一座合葬墓。张人亚一侧是衣冠冢,安放的是藏有他带回来的书刊文件的空棺。张爵谦知道此举事关重大,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
1920年9月印刷出版的《共产党宣言》中文译本,是由一位共产党人的老父亲,放在衣冠冢里才得以保存下来的。保存这本《共产党宣言》的共产党人叫张人亚,原名张静泉。
1898年5月18日,张人亚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府镇海县霞浦镇(现北仑区霞浦街道)。父亲张爵谦给他取名静泉,“人亚”是他参加革命后改的名字。
张爵谦夫妇生活拮据,却尽最大可能支持儿子踏上求学之路。在堂兄张范和开设的霞浦学堂内,张人亚第一次接触到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封建迷信的进步思想。离开学堂后,他又到镇海县立中学求学。
1914年,16岁的张人亚初中毕业。为了帮父亲分担家庭负担,也为尽早经受人生历练,张人亚和他的堂兄弟、镇海县中的同学张静乐一起,经亲友介绍来到上海法租界白尔路(今自忠路)的老宝盛(恒记)银楼当学徒。几年后,他在老家和顾玉娥结婚。然而婚后没几年,尚未生儿育女,顾玉娥就因病去世了。1922年,张人亚加入上海社会主义青年团,当年即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是当时上海最早的、也是仅有的几个工人党员之一。
张人亚最初的革命活动,是利用他在金银业的工作经验和社会关系,1922年10月主持上海金银业工人俱乐部,进而领导上海金银业的罢工斗争。由于中外反动势力的残酷镇压,给罢工带来重重困难。在宁波同乡会理事长李征五和方椒伯的调停下,劳资双方于11月2日签订协议7条。按照协议,工人在经济方面取得了一些利益,但要资方承认俱乐部的目的没有达到,被开除的3名执行委员也没有复职。虽然如此,上海金银业俱乐部毕竟动员2000多名工人,坚持了28天的罢工,给予中外反动势力以强烈的震撼,让工人们看到了团结和斗争的力量。
张人亚曾担任青年团上海地委负责人、浦东首任地方党组织领导,一度从事党的报刊发行工作,有意识地保留大量进步书刊及党内重要文件,其中,以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的中译本居多。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严重的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中国革命形势急转直下。在这危急关头,张人亚不是考虑自己如何隐蔽自保,而首先想到的是党的文件和马克思主义书刊的安危。
经过再三考虑,他决定将这些文件书报,冒险从上海秘密带到宁波镇海乡下去,托自己的父亲代为保管秘藏。
位于宁波市的张人亚故居 (资料照片)
1928年冬,张人亚秘密回到宁波镇海霞浦老家,对父亲张爵谦说,他在上海的住所要搬迁了,请求父亲将他带回来的一批书刊和文件收藏好。张爵谦问他藏到何处时,张人亚说“到时候再说”。第二天晚上,张爵谦拎着一大包东西,向菜园里停放着张人亚妻子顾玉娥棺材的地方走去。
几天后,张爵谦装作很伤心地告诉邻居,他的二儿子张人亚长期在外,音信全无,看来早已不在人世。张人亚自从妻子顾玉娥去世后,已有好几年没有回家了,所以邻居们也都深信不疑。
张爵谦在家乡的长山岗上,为张人亚和顾玉娥修了一座合葬墓。张人亚一侧是衣冠冢,安放的是藏有他带回来的书刊文件的空棺。张爵谦知道此举事关重大,没有对任何人透露过,就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守护着,等待儿子回来提取。
1929年7月,张人亚调离中共中央秘书处,开始在芜湖等地秘密从事党中央筹集活动经费的工作。他设法在芜湖公开开办了一家金店,作为地下联络站和从苏区收集上缴中央经费的中转站。
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张人亚离开芜湖,前往瑞金。在苏区,张人亚先后担任中央工农检察委员会委员、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出版局局长兼印刷局局长,出版、印刷与发行了一大批苏区急需的政治、军事、经济、文教等方面的书籍。过度繁重的工作,致使他积劳成疾,1932年12月23日,张人亚带病从瑞金赴去福建长汀检查工作。由于路途遥远且艰险,途中张人亚终因旧疾复发、无法救治而殉职,时年34岁。
1933年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机关报《红色中华》报上发表了悼念张人亚的文章《追悼张人亚同志》。遗憾的是,由于当时环境恶劣,通讯不畅,殉职后的张人亚埋在何处无据可查,时至今日仍不得而知。直到2005年,张人亚的亲属们在《红色中华》报上看到这篇《追悼张人亚同志》的文章,方才得知张人亚的下落。但在这之前,张人亚的亲属们从未放弃寻找他。1949年全国解放后,张人亚的父亲张爵谦在上海的报纸上刊登了“寻人启事”,到了1950年,全国都已基本解放,但张人亚还是没有消息。
张爵谦估计儿子可能牺牲了,而自己也进入耄耋之年。他心想:“共产党托我藏的东西,一定要还给共产党。”
张爵谦亲手将这批珍贵的文件书报取了出来,随后又把三儿子张静茂从上海叫回来,将这些文件书报再加上那一张在房间里挂了近30年的“上海金银业工人俱乐部成立大会”照片,一起交给他,要其带回上海,交给党组织,以了却他20多年来的心愿。
这批由张人亚生前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下来的革命文物中,1920年由陈望道翻译的《共产党宣言》,就是这批文件中极为珍贵的文物。据上海革命历史纪念馆档案记载,收到这本书的时候,除了书的纸张因年久泛黄、发脆外,整本书基本完整,无明显残损。1995年11月,经国家文物局全国一级革命文物鉴定专家组鉴定,确认为国家一级文物。
(来源: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