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四史”关键词|中国共产党的第一部党章是如何保存下来的?
丁长艳/澎湃新闻  
2020-07-02 07:33 字号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学习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这“四史”,是党员干部的一门必修课。继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首度开设“政治关键词”专栏、新中国成立70周年到来之际二度推出“政治关键词”专栏后,澎湃新闻继续与上海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上海市政治学会联合开启“四史”关键词。
今天刊发“四史”关键词第二篇。
2020年7月1日,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值此重要时刻,让我们重新学习关于中国共产党第一部党章的知识。

在党的二大会址纪念馆中,珍藏着一本32开的铅印小册子,里面包含了在1922年党的二大上通过的10个文件,最后10余页收录的便是党的第一部党章——《中国共产党章程》。这是一本复制件,原件珍藏于中央档案馆,是党的二大唯一存世的中文文献。在小册子的封面上,盖有“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的收藏章。谁是“张静泉‘人亚’”?如此重要的文件上为何会盖有私人的印章?它的背后蕴含的是一段鲜为人知的保存故事。
这本小册子是由中共早期党员张人亚的父亲张爵谦,在为张人亚假造的衣冠冢中保存下来的,为什么他会以如此特殊的方式保护党的文件?
一座“无人冢”
张人亚,原名张静泉。1898年他出生在宁波市霞浦镇,由于家境贫寒,初中还没毕业就辍学,来到上海的老凤祥银楼当学徒。随着马克思主义学说在中国广泛传播,工人出身的张人亚开始接触到进步思想。1922年4月,张人亚参加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正式开启了他的革命生涯,11月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最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宁波人,也是上海最早的21名工人党员之一。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秘密举行。大会制定了党的最高纲领和最低纲领,通过第一部《中国共产党章程》和一系列的重要决议案。会后,党中央印制了一批小册子,并将这些小册子发给党员。作为当时全国195名中共党员之一,张人亚也拿到了一本。此后,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张人亚去了上海闸北的商务印书馆工人合作社工作,从事工人运动,并承担党、团领导机关出版的书籍和报刊发行工作。
1927年4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严重的白色恐怖笼罩着上海滩。危难时刻,张人亚想到的是如何保护好党的文件和马克思主义书刊的安全。张人亚深知这些文件书刊对革命事业的重要性,这些党内重要材料既不能让国民党搜去,也不舍得付之一炬,怎么办?
1927年冬,张人亚经再三考虑决定将这些文件、书刊,从上海秘密带到宁波乡下,托父亲张爵谦代为稳妥保管。
一番深思熟虑后,张爵谦编了个“儿子在外亡故”的故事,向邻居们佯称:不肖二儿子静泉长期在外不归,又毫无音信,恐怕早已死了。张爵谦老人就在镇东面亲手为儿子张静泉和他早逝的妻子修了一座合葬墓穴。张静泉一侧是衣冠冢,放置的是空棺。老人把张静泉带回去的那一大包文件、书报用油纸裹好藏进空棺,埋在墓穴里。但墓碑上的名字既不是张人亚,也不是他的原名——张静泉,而是张泉。老人十分清楚这些东西的重要性,始终执着地将这个秘密深藏心底。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原物奉还”。但老人再也没能等到儿子归来。
寻找张人亚
1950年,全国基本解放了,老人没能盼到儿子的归来,于是,张爵谦在上海《解放日报》上刊登“寻人启事”,但依旧毫无音讯。1951年,老人决定让这批重要的东西不能再“秘藏”下去了,老人便让三儿子张静茂回趟家乡,挖开墓穴,打开棺材,揭开了“衣冠冢”之谜。他将取出的一大包文件书报交给张静茂,要他带回上海交给相关部门。
张静茂将这批文件书报和照片带回上海后,专门刻了两枚上书“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和“张静泉(人亚)同志秘藏山穴二十余年的书报”字样纪念图章,分别盖在文件和书报上。根据政务院和中共中央文件精神,上海将上述小册子上交中央档案馆。在这些秘藏文物中,仅建党初期党内学习的著作、杂志就有几百本。这之中就包括铅印的二大小册子,二大通过的所有正式文件由此被完好保存下来。
那么文件的主人到底去哪了?实际上,张静泉已于1932年牺牲。随着信息不断汇总,张人亚的人生轨迹日渐清晰起来。1927年冬天辞别父亲后不久,张人亚先后在上海、芜湖等地从事党的秘密交通工作。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在瑞金成立,张人亚奉调到中央苏区,后任中央出版局局长、中央总发行部部长兼代中央印刷局局长,成了中央苏区出版事业的掌门人。
几十年来,张人亚的亲属从没放弃过寻找他的下落。2005年,亲属们查到一份刊登于1933年1月7日《红色中华》报上的悼词,最终揭开了张人亚的下落之谜。1932年12月23日,张人亚同志病故于由瑞金赴汀州的路上。在《红色中华》报的悼词中写道:人亚同志对于革命工作是坚决努力,刻苦耐劳,并称他为“最勇敢坚决的革命战士”。
张人亚在苏联留学期间亲笔写下的一份材料中这样写道:“我虽是带小资产阶级性的手工业工人,可是我的境遇已够使我忠于无产阶级。共产党是无产阶级的头脑,过去的事实已告诉我了,所以我加入共产党,并不是偶然的事。”正是这位“最勇敢坚决的革命战士”以其勇敢与智慧的方法,保存了党的首部党章等党内重要的文件与学习材料等珍贵资料,为我们了解党史提供了独特的视角。
这部二大制定的首部党章具有开创性意义,是我们党的根本大法的源头。党史界认为,在二大会议上,党内提出最高纲领、最低纲领,特别是第一部党章的制定,标志着中国共产党创建任务的圆满完成。该章程共有六章29条,详细规定了党员条件和入党手续,对党的组织原则、组织机构、党的纪律和制度等也都作出具体的规定。在党章的指导下,党组织有了明确的行动指南,党的事业不断走向更广阔的新天地。
(作者系上海市委党校副教授)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