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这个全国政协书院举办的活动,委员们就人才培养展开思想碰撞
人民政协报  
2020-07-01 07:26 字号
【编者按】
在近日全国政协书院“创新中国”读书群组织的线上专题交流活动中,委员们就教育在创新人才培养方面所肩负的责任使命展开思想碰撞。

培养拔尖创新人才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
吴昌德

拔尖创新人才培养问题,是国家创新人才培养的制高点,也是难点和堵点。“钱学森之问”,至今仍是教育之痛,也是国家之痛。在新冠疫情带来世界局势深刻变化的情况下,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显得尤为重要而紧迫。为了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多年来教育部门进行了一系列改革探索实践,成效正在逐步显现,但问题仍有不少。值得重视的一个问题是,拔尖创新人才培养必须注重培育强大的精神力量。人是要有一点精神的!强大的精神力量,是任何人建功立业都不可缺少的。中外科技创新发展史充分表明,没有强大精神力量的人,很难成长为拔尖创新人才。
要有科学报国的精神,不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要有坚定的理想信念、深厚的爱国情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立志为中华崛起而读书,为民族复兴建功业。这是拔尖创新人才成长的直接驱动力和持久动力源。钱学森、邓稼先、郭永怀、黄旭华等科技创新领军人才,正是牢固树立了创新科技、报效祖国、造福人民的思想,才能自觉的“甘做隐姓埋名人,干出惊天动地事”!如果抱着“学而优则仕”的思想,热衷于追逐个人名利,成天算计着自己怎么赚钱多来钱快,这种格局狭小和品位不高的人,怎么可能做成大学问、成就大事业?
要有敢为人先的精神,不能是“听话”的循规蹈矩者。拔尖创新人才,必须具有创新精神、创新思维、创新能力与创新人格。要改变传统育人方式过分强调师道尊严、博闻强记、服从老师等做法,注重培养学生的求异思维、质疑批判精神和创造能力。鼓励大胆奇思妙想,勇于创新创造,不迷信书本知识和权威专家,敢于质疑挑战“已有定论”。敢于打破崇洋媚外、“以美为美”的新迷信,突破亦步亦趋跟进式的创新,勇于并善于开辟原始创新的新领域新路径。
要有严谨求实的精神,不能是精明的投机取巧者。科技创新来不得半点虚假,必须注重培养科学诚信道德。一定要养成严谨细致、求真务实的学风研风,下苦功夫扎扎实实真做学问、做真学问,取得实实在在的创新成果。自觉抵制投机取巧、弄虚作假,虚报或夸大科研战果、把别人篮子里的鸡蛋往自己篮子里拣;热衷于拉关系、搞攻关,捞取各种“帽子”、项目经费和奖项等学术不端行为。
要有持之以恒的精神,不能是浮躁的急功近利者。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要攀登科学技术世界高峰,谈何容易!没有锲而不舍、久久为功的精神,没有“板凳甘坐十年冷”的定力,根本不可能真正有大突破!要耐得住寂寞,心无旁骛、潜心钻研,“咬定青山不放松,任尔东西南北风”,具备踏踏实实长期埋头苦干,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性毅力。不能急于求成、只钻来钱快的学问、只做短期见效快的项目,见异思迁,频换“跑道”。
要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不能是脆弱的一蹶不振者。创新之路不可能一马平川,失败挫折往往是胜利成功的垫脚石。只有具备“敢于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战斗精神,不怕失败、愈挫愈奋的顽强意志,才有机会闯关夺隘,攀登科技创新高峰。遇到困难就打退堂鼓,稍有挫折就灰心丧气,绝对不可能成为拔尖创新人才。
要有开放协作的精神,不能是保守的封闭狭隘者。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各国经济科技联系非常紧密、社会化分工愈益精细的当今时代,任何一项科技创新都不是仅凭一己之力,靠单打独斗就能完成。要有广阔的视野、宽广的胸怀,善于同国内外人士协作攻关。不能心胸狭窄,自大自闭,让别人配合自己可以,要自己配合别人不行;共享别人的成果很积极,分享自己的成果不甘愿,甚至互相戒备、互相拆台。
(作者系全国政协常委、教科卫体委员会副主任)
创新人才培养也是社会工程
管培俊

各国工业化进程和世界科学技术中心转移的轨迹表明:创新型国家的显著标志是:科技创新成为发展的主导力量,优秀人才高度集聚,大学由边缘进入社会中心。创新驱动,实质是人才驱动,根本在制度创新,关键在协同创新。抓住创新关键,我们就能保持战略定力,将挑战变机遇,育新机、开新局。
创新人才培养刻不容缓。大学是国家创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是知识创新的源头,应当充分发挥大学在国家创新体系中应有的地位与作用。我们不必妄自菲薄,没有我国高等教育的贡献和人力资本积累,就无法解释今天国家的发展。我们更不能妄自尊大,我们还没有足够资本高歌,所以,面对当前严峻挑战尤需理性。社会对大学的评说反映了人民的热切期待,高教战线需要更多激励反思,以强烈的危机意识和紧迫感,俯躬衔命,全力以赴。
创新人才培养要全方位推进。创新人才培养包括两个方面:一是面向“天才少年”、优秀拔尖人才的创新人才培养;二是面向全体学生的创新人才培养。前者包括在后者之中,但具有特殊规律,我们的探索也一直在路上,如“少年班”、“元培班”、“实验班”等,但总体上尚未得到足够重视,尚未真正破题。事实上,天才少年培养教育,基于因材施教理念,符合教育规律,也符合教育公平原则,更符合国家人才战略。所以,创新人才培养的理念要贯穿各级各类教育和教育的全过程。
创新人才培养需要教育科研深度融合。现行我国教育与科研体制的弊病,直接影响协同创新与创新人才培养。国家层面是大学与科研院所分离、产学研结合不畅;大学层面是学科壁垒、教学科研缺乏张力。所以,要不失时机地推进科教体制改革,促进科教融合、产学研结合,推动校院、校校、校所、校企合作、协同创新。聚焦关系国计民生和重大科技进步的“卡脖子”环节,持续推进源头创新和创新人才培养能力。
创新人才培养需要科学教育与人文教育有机结合。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为谁培养人是教育的首要问题。“张百苓之问”、“钱学森之问”言犹在耳,习近平总书记的“时代之问、未来之问”振聋发聩。我们要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也要把我们的精神力量转化为巨大的创新动能。创新人才培养更要把“立德树人”放在首位。如果我们培养的人才没有家国情怀,没有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中国前途将不堪设想,遑论创新中国。所以,秉持价值理性、培养社会主义事业所需要的创新人才是大学教育的根本任务。
创新人才培养需要高素质创新型教师队伍。“要以最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这是任正非作为一个企业家的远见。教师承担着培养创新人才的重任,高校教师还是推动创新的主力军。建设高素质专业化创新型教师队伍,是培养创新人才的根本保证。要重塑师道尊严,不断提高教师职业的吸引力;要为教师潜心学术干事创业提供平台,发挥大项目大平台和创新团队集聚人才的优势,吸引和汇聚优秀人才从教;建立高标准的教师教育体系和质量保障体系,实施最严格的教师职业准入制度;全面深化教师队伍建设改革,强化激励机制,完善发展保障机制,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引才用才机制。
创新人才培养需要高强度人力资本投入支撑。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曾指出,“创新能力对一国全球竞争力的影响越来越大,其中人才发挥着最为关键的作用,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人才资本主义’时代。”高等教育人才资本直接关系国家的核心竞争力。中国创新投入产出“性价比”高,但研发人力投入、科技人力资源培养水平等人员指标相对靠后。补齐“短板”,必须加大创新人才培养支持,加大人力资本投入强度。一要显著降低大学生师比,二要加大人的投入,三要增加博士生规模。留住和培养优秀人才,扩大博士生规模无疑是重要选项。
创新人才培养必须破除体制机制性障碍。创新人才培养也是社会工程。高校办学长期面临体制机制性障碍。推动高校创新发展,“放管服”改革必须进行到底,因为高校终究是一个高度依赖基层学术组织和教师创造活力的学术机构。改革是可行的,因为大学组织本质上是一个理性组织。要从编制、岗位、薪酬等具体改起,该放的放到位,该管的管到位,该服务的做到位。松绑减负,解放学术生产力。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释放学校活力”。
创新人才培养需要涵养创新文化。
全社会要形成鼓励创新、敢为人先、追求卓越的制度文化。一是鼓励自由探索的浓厚学术氛围。鼓励学术批评、讨论争论,鼓励发明发现,培养好奇心、想象力。二是十年磨一剑的制度安排与学术文化。鼓励学者甘于清贫、耐得寂寞、潜心学问,激励原始创新,宽容失败。三是科学有效的考核评价。坚持辩证思维,避免极端、偏激,坚决破除“五唯”,坚持实事求是,避免形式主义。坚持分类管理,各得其所,各展其长,为偏才怪才留出空间。
创新中国需要统筹政府与市场两种力量。只是超大规模市场,未必形成“有效需求”;只靠政府力量,或将重蹈僵化老路,所以,推进创新还要政府与市场双管齐下。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市场能够做好的,政府绝不干预;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外部性太强的事情,政府及时出手。充分发挥举国体制“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政府出手也要遵循市场法则,如项目招标、“揭榜挂帅”,谁能干谁干,制度创新是创新中国的题中应有之意。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
创新人才培养须贯穿于教育全过程
李有毅

在创新型人才培养上,高等教育阶段是关键阶段,而作为基础教育阶段的中学教育和小学教育则起着重要的启蒙性和基础性作用。因此,致力于具有中国特色和世界水平的创新型人才培养,不仅是高等教育的使命,也是基础教育的使命。
明确普通高中创新人才培养的原则。在创新人才培养的高中教育阶段,我们做了多年的探索。实践发现,有几个原则需要明确。
第一,阶段性原则。高中阶段是学生个性形成、自主发展的关键时期,其个性特征和能力才干初步显现,对创新人才培养具有特殊意义;第二,普适性原则。创新教育不是要针对个别学生,而是要面向全体普通高中学生。因为每个学生都有潜能,教育的功能就在于使这种潜能转化为现实的创造力;第三,先进性原则。我们在实践中遵循创新人才成长规律开发课程,开展了基于“三环天才理论”和“发明问题解决理论”(TRIZ)引领下的创客教育;第四,时代性原则。学校整合社会创新优质资源与学校资源,运用数字制造技术和“互联网+”,在STEAM教育背景下开展创新人才培养的实践研究,培养中学生的核心素养和创新能力;第五,选择性原则。要基于准成年人的身心特征,结合高考改革对于学生选择能力的培养要求,为学生提供多样化的选择平台,满足多层次的创新人才发展的需要。
构建吸引创新人才的场域。要营造一种“创新环境”。教师应珍视学生们的探究兴趣,尊重多种思维方式,认可学生的多元智力,挖掘学生的创新潜能;学校要为学生提供个性化的课程、实践活动等,开展辩论、实验、讨论等方式的教学,注重聚合思维和发散思维的双重培养;评价方式要多元化,注重质性评价,应重视那些无法精确量化的指标。
要建立动态的培养管理体系。特色高中可以为对某些领域兴趣浓厚、志向明确的学生适合的成长环境,有利于创新人才的早期识别和深度培养,也有利于创新人才在同一环境下的聚集式发展;要将专业英才、高校师生引入中学担任导师。导师可以利用其专业知识、前沿视野、实践经验,提高学生的综合能力和团队精神等;与愿意承担风险的投资人建立合作关系,为创新人才提供支持和指导。
要确立创新人才培养长效机制。政府主导,监督落实。要将创新人才培养的有效措施长期坚持,不能只有实验没有推广的落实。现在是想法多实践少,实验多推广少,短期研究多长期坚持少;集中力量,共同开发培养创新人才的教育资源。避免各自为战,重复研究。以开放共享的理念,开发培养创新人才的教育资源系列课程,特别是综合实践活动类课程。
总之,创新人才培养是一项综合的系统工程,需要从多方面、多层次、全方位进行建设。我们应根据实际做出有效分析,牢牢树立创新教育的价值理念,为创新人才培养探索出一条独具中国特色、适应国际发展需要的创新之路。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十二中联合学校总校长)
用创新驱动筑起人才“绿洲”
严纯华

创新驱动的实质是人才驱动。高校作为科技第一生产力、人才第一资源和创新第一动力的重要结合点,应瞄准关键领域、“卡脖子”技术,多措并举培养和汇聚创新人才,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贡献力量。
培养科技创新人才,为关键领域源源不断输送新鲜血液。创新型人才培养的首要条件是环境利好,科技创新的保障是好环境。高校应创新培养模式,将创新意识培养融入人才培养方案,完善创新激励机制,积极探索研讨型小班课程的建设,让学有余力的学生尽早探索科学领域的尖端问题。其次是思想活跃,科技创新的根本是新思想。要优化课堂教学模式,融入学科前沿知识,注重探究式、互动型、协同状的学习方式,释放学生创新能量,激发学生主动探索的欲望。第三是学科交叉,科技创新的基础是广见识。以“新工科、新医科、新农科、新文科”建设为契机,尝试建设跨学科的课程群和模块化课程,探索相近学科和专业的整合科学培养体系,逐步打破目前的专业单立培养模式,建立和完善本硕博贯通的课程体系,丰富学生知识结构,为科技创新提供“节外生枝”或“嫁接”的技术可能性。第四是科研训练,科技创新的关键是能动手。高校应探索产学研合作新模式,为学生参与科研实践、学术探索搭建平台。全面实施导师制,引导和触发学生科研兴趣,为以后投身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埋下种子。
汇聚优秀的创新型人才,全力支持“卡脖子”技术攻关。首先要实行更积极、更开放、更有效的创新型人才引进政策。真正落实教学科研单位用人自主权,建立健全选人用人机制,紧盯高精尖紧缺人才,以实践导向识别人才、柔性措施引进人才,真正做到不拘一格延揽全球创新型人才。第二,打造人尽其才的前沿创新平台。增强科技前沿和国家战略的敏锐度,布局建设一批前沿的学科交叉平台,鼓励和支持人才潜心于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逐渐形成“大项目、大平台、大团队、大成果”的良性循环。第三,为创新型人才创造良好的工作与生活环境。建立健全竞争性资源配置机制,统筹推进分类考核和绩效工资改革,涵养自觉成才的优秀文化。为人才提供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切实解决人才住房、家属就业、子女教育、社会保障等实际困难,让人才没有后顾之忧,专心开展原创性、系统性、引领性研究,真正担当起科技强国的时代重任。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兰州大学校长)
大学的使命:培养人才创造知识
李言荣

大学的使命就是要源源不断地为国家培养和输送各类人才,并不断催生出创新科技成果。而培养人才和创造知识,不仅是高校的主业,而且是双一流大学建设的核心。
在“强基计划”不断强调学生基础学科专业培养下,尽快加强交叉学科融合和学科集群的贯通培养。综观现代科技创新的基本规律大概有两条路径:一条是往纵深走,另一条就是往交叉走。从上世纪初开始人们建立和发现的相对论、量子力学、DNA结构、信息论等四大基础科学理论,支撑了世界经济社会60多年的发展,但之后至今并没有什么重大理论上的发现和突破,其中科学突破的一个最大障碍就是学科专业越分越细。现在来看,重要科学理论的突破、新的科学理论的产生越来越离不开学科的交叉融合。一般说来,大学都是多学科的,且学术氛围自由,年轻学生思想活跃,很适合做交叉创新。同时我们可以看到未来科技的大趋势就是万物互联、万物智能、万物交汇,这更需要多学科的交叉、融合和集成创新。所以,我们认为,在本科强基础的同时,在贯通培养阶段更要强调学科专业的交叉融合,让学生在掌握牢固的基础知识后,有更宽的专业知识面和多学科的学术视野。
在学生对外交流外循环受阻下,应尽快打通创新人才培养的内循环。创新人才的共同特质除了有扎实的基础、专注的定力和追求卓越的精神以外,宽广的视野是非常重要的,这可以让学生在未来站得更高、走得更远。当前疫情和外部形势的复杂多变,让学生走出国门、开拓国际视野的“外循环”的确存在较大障碍,我们应尽快扩大“内循环”,鼓励优秀学生跨校、跨学院、跨学科甚至跨地区交流互动,优质资源共享,尽可能先在学术、专业上的打开他们的视野。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四川大学校长)
大学要成为创新创业人才培养高地
朱志远

高质量、强基础,服务国家发展战略,参与未来的国际竞争,新形势下,大学要在教育培养创新和创业这两类创新人才上发挥基础性和关键性作用。
高质量、强基础,就是指大学要加强学生的基础能力教育和提升,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方向上和重要行业上培养出高质量的创新人才。如:回顾人工智能几十年的发展进程,其发展的核心基础标志性事件无一不体现出颠覆性创新,关键就是基础深厚、开拓创新的顶级人才发挥引领作用。因此,大学教育应摈弃实用主义,坚持学业素质培养和能力培养,要更加重视并加强国家发展战略领域基础人才的培养,为我国造就未来的卓越创新者和优秀发明者。
大学需要重新审视新时期发展对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的新要求。要适应市场变化需求,把短期为毕业生创业提供辅导和培训,改变为加强对在校学生培养创新思维、创业意识、创业实践方法等为主的创业基本素质教育和能力培养,为高校学生提供良好的创新创业生态系统教育支撑,以培养技术型创业、产品型创业、服务型创业等多元化的创业人才。
新形势下,大学要更加注重吸引优秀的海内外人才打造高水平的师资队伍,培养高质量学生、做卓越的创新研究。强化教书育人的根本职责,让优秀的人培养更优秀的人。摈弃短期功利的评价导向,为大学教授和研究人员营造潜心研究、挑战科学难题和突破关键技术的好环境。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上海科技大学党委书记)
高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亟须深入推进
罗卫东

更好地发挥教育在培养和吸引创新人才中的特殊作用,必须首先厘清学科链、创新链、产业链三者的关系,特别是要认真厘清学科链和创新链之间的联系和差异。学科链,有基础学科、应用学科等;创新链有原始创新、转化创新、继承创新等;产业链有上游产业、中游产业、下游产业。只有三链耦合,打造助力创新人才培养的新体系,教育才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
现有学科划分体系不利于形成学科链与创新链的耦合。学科划分过细过专,体制化、行政化程度加深,课程体系自娱自乐,与创新实践、创新型人才培养的需求脱节的情况比较严重,创新型人才的培养存在不少堵点和痛点,没有真正打通。迄今为止,学科导向的教育与创新导向的教育之间互不耦合、各自空转的两张皮现象普遍存在,彼此的鸿沟,亟待打破;现有的学科链与产业链之间的关系若即若离,产教融合流于形式,缺乏有效运作的机制体制。其原因还在于学科结构与产业结构相脱节,同样存在两张皮的现象。产业创新人才的需求信号无法及时准确地传递到教育机构,教育部门培养创新人才的盲目性与企业部门创新人才的匮乏性并存的状况;创新链与产业链之间也存在彼此错位、错配的现象。目前高校系统存在大量的“僵尸专利”,就是有力的证明。
要切实解决三链脱节,改变教育在创新人才培养中作用发挥不力的现状,必须进行教育部门特别是高校系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建议国家教育行政部门必须联动科技、产业部门,启动新一轮学科体系的调整,顶层设计,制定新的有助于三链耦合的新的学科目录;在学科目录调整不能及时到位的情况下,尽快放松目录外学科、专业的管制,增加高等教育机构按照产业需求和创新人才培养规律自主设立学科专业的权限;创新学科建设、队伍建设、人才培养的评价体系,鼓励学科交叉汇聚,形成以问题导向为特色的学术集群,打通纵横两个方向的学科链;鼓励政产学研之间建设综合性强、融研发与高层次人才培养功能于一体的综合性科创平台。另外,还要创新大学评价体系,切实推动高水平大学与头部企业形成更加全面深入的合作关系,建设共享资源,对接需求的多功能平台,在创新人才培养、师资队伍建设、研发创新和成果转化等多个方面密切互动。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副校长)
责任编辑:陈睿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