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东西方建筑文化交流使者:忆著名建筑家罗小未
卢永毅/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0-06-29 07:27 字号
【编者按】
罗小未先生热爱生活,注重个人修养,永远给人气质高雅的印象。她强调,广泛的兴趣和良好的修养是成为这个领域教学工作者的基本素质。她从小就爱好广泛,曾学过芭蕾,当过羽毛球队队员,早年还曾被国立音专声乐系录取。艺术与竞技使她自幼培养了对事物的鉴赏力、对生活的情趣和对事业不懈追求的心理素质。如今,先生已去,我们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了。但她给予我们的教诲,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6月8日早晨,我像往常一样,吃着早餐,扫一眼手机里的微信。然而,一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把我怔住了——罗小未先生,我敬爱的导师,于早晨6时30分离世了。先生享年95岁,虽说是很高寿了,可我还是难以置信,因为在大家眼里,她一直是神清气爽,谈笑风生……
罗小未先生,有着一长串身份目录:民盟组织的活跃人物,曾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上海市委副主委、民盟同济大学主委等职;曾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曾有广泛的社会兼职,如中国科学技术史学会第一届理事、国务院学位评定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上海市科学技术史学会第一届理事会副理事长等;多次被评为上海市和全国的“三八红旗手”;在建筑行业中的地位更是突出,曾任中国建筑学会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届理事会理事,上海市建筑学会第七、第八届理事会理事长,上海建筑学会名誉理事长、《时代建筑》杂志主编等,1998年,她还被美国建筑师学会授以荣誉资深会员称号。
要真正了解罗先生,还要回归她的本色之中:她在建筑教育领域辛勤耕耘了60余年,是我国著名的建筑历史理论家,成就卓著的建筑教育家。我是罗先生的学生,曾跟随她学习、教学与研究20多年,自然对先生广博的学识、学术有诸多体会,对她教学的热情、严谨的治学以及教书育人的突出成就,感受深切。
罗先生是将西方现当代建筑思想与成就传入中国的最重要的学者之一。她的西方建筑史教学事业始于她曾就读的圣约翰大学建筑系。1952年,院系调整后,作为同济大学建筑系建筑历史与理论教研室的创始人和核心人物,她与同事一起为该课程展开了长期的教学建设和研究工作。“文革”前,她就已主持编写了西方建筑历史的相关教材近10种,影响遍及全国多个相关院校。长期的积累和改革开放后不断开拓的对外交流,使她自20世纪80年代起教学与学术成果不断,其中最突出的是,她组织编写的全国建筑院校统编教材《外国近现代建筑史》以及《外国建筑历史图说》,一直是全国300余所建筑院校共同认定的历史教材。
罗先生很早就提出了历史教学的实质问题:建筑史是什么?如何教?当时,面对“建筑史是社会发展史的注解”等观点,罗先生曾深陷困惑,也充满疑虑。但她心里总是坚持这样一个认识:建筑史应该解说成一部人类的建筑文化史。于是,她逐渐形成了“5W+H”的教学思想,即历史教学就是要帮助学生梳理建造活动的“what,when,where,who,why and how”。然而,这在当时是非常不易的。
改革开放后,罗先生迎来了她教学与学术生涯的黄金时期。她经常出国考察,兴奋地寻找着她讲解过几十年的众多西方著名城市与建筑。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她不止一次提到第一次走进巴黎歌剧院的感受:“就像见到了老朋友!”她更是怀着强烈的使命感展开国际交流,因为她强烈地意识到,了解世界建筑的发展动向和先进经验,是我国重启建筑现代化进程的一个关键。因此,在20世纪80至90年代,罗先生先后到欧美多座城市和10多所著名学府访问、讲学和学习,并采访了数十位西方著名建筑师,凭借一手资料和引领性的研究,她将西方现代建筑的成就以及当代建筑的各种思潮和流派加以梳理引介,为国内建构了世界建筑发展和演变的整体图景,不仅对国内建筑教育,更对推动国内建筑的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
事实上,罗先生的国际交流并非西方文化的单向输入,而是扮演了东西文化交流使者的重要角色。在国外知名学府访问期间,她以中国传统建筑、古典园林以及中国空间思想等系列讲座,为中国建筑文化在西方世界的传播作出了可贵的贡献。罗先生立足的是世界主义视野,她是国内建筑界最早提出外国建筑史的研究必须打破“西方中心论”的学者之一。她很早就把目光拓展到西方之外的伊斯兰建筑等。
面对西方建筑界流派纷呈、理论多元的态势,如何在高层次的建筑人才培养中形成当代建筑文化的多维视野和批评意识,是罗先生不断思考的问题。20世纪90年代初,罗先生集聚其周围年轻学者的力量,主持建设了研究生课程“近现代西方建筑历史与理论”,极大地活跃了建筑理论舞台,也使建筑教学的国际化水平走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罗先生对建筑理论的作用早有认识,她始终努力坚持对建筑问题的独立思考和批判态度。面对20世纪50年代起国内建筑界经历一边倒地批判西方学苏联、继而又批判苏联,再到设计革命,罗先生总是坚持不能“把小孩同洗澡水一起倒掉”;改革开放后,面对西方建筑文化的冲击,罗先生又保持了理性的批判态度。
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她就对上海某些建筑追求国外全玻璃幕墙的“现代化气息”保持谨慎,提出“决策前必须知道全玻璃幕墙的利和弊”;在高楼以惊人的速度发展之初,罗先生又对高层建筑包含的城市问题和建造技术及节能、造价问题展开学习讨论,力图推动建筑发展的理性思考。她强调,对西方的学习一定要“知其然又要知其所以然”,认为“无法分析批判也就难以借鉴”,虽然她称建筑理论教学与研究“只是在做大家的思想、业务上的“后勤工作”,但在国内建筑界已呈现纷繁复杂景象的今天,罗先生朴素的说法依然是极其意味深长的。
在20世纪80年代末至今的上海历史建筑遗产保护工作进程中,罗先生也留下了独特的影响和贡献:她主编、参编的《上海建筑指南》《上海弄堂》《上海新天地》以及《上海老虹口区北部的昨天、今天与明天》,都是研究上海近代建筑与城市的珍贵成果。她直接参与了几乎所有关于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的立法保护与建筑再生的实践指导工作。受人关注的外滩3号、9号和18号的修复改造,“新天地”和“外滩源”的保护改造项目,罗先生都是直接参与的专家顾问。
作为一位杰出的教育家和建筑学前辈,罗先生最大的成就便是桃李满天下,她已培养了数十名硕士、博士研究生。当年的学生中,不少如今已是教育、学术和管理领域的骨干:有中科院院士郑时龄教授、常青教授,曾对城市与建筑遗产保护管理有重要推进、现为同济大学副校长的伍江教授,主持《时代建筑》杂志与同济大学出版社工作的支文军社长等。罗先生对学生的培养可谓尽心而有远见,她不仅用严谨的学风和学术的敏锐影响着学生,更是很早就把刚刚任教甚至还在学习阶段的博士研究生纳入她的教学建设与学术发展中,并在国际交流中积极地将后辈引荐给著名学者与教授。因此,在她退休多年以后,她的教学与学术传统得到了很好的继承与发展,并继续产生着广泛的影响。
罗先生带给学生的影响不仅限于学术与教学。她热爱生活,注重个人修养,永远给人气质高雅的印象。罗先生常说,建筑艺术是与其他艺术相通的,不懂得生活的丰富又如何成为好的建筑师?她强调广泛的兴趣和良好的修养是成为这个领域教学工作者的基本素质,而罗先生正是这样一位具备多重素质的前辈。她从小就爱好广泛,曾学过芭蕾,当过羽毛球队队员,早年还曾被国立音专声乐系录取。艺术与竞技使她自幼培养了对事物的鉴赏力、对生活的情趣和对事业不懈追求的心理素质。
如今,先生已去,我们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了。但她给予我们的教诲,会永远陪伴着我们。
责任编辑:谷钦慧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