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月份牌”曾独领风骚
朱少伟/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20-02-24 08:39 字号
年末岁初,人们都会在家里换上新的挂历。您或许不知道,它发端于老上海的“月份牌”。
清末,随着上海租界的畸形繁华,洋商们希望招徕更多生意,急需利用新颖的广告载体做宣传。但从海外运来的一些画片无法引起市场关注,于是,只好“入乡随俗”,求助当地画家,把带有我国民俗风情的图画印于年历,四周配有精心设计的别致边框,并在适当部位描绘商品及显示商号名称,配上中西对照年历,中间则是戏曲故事、寿星胖娃、古代仕女等。后来,我国的民营企业也采用此招,如南洋兄弟烟草公司为开展商战,曾出高薪延聘梁鼎铭、胡伯翔、倪耕野、吴少云等专门绘制这种广告画。于是,它成为申城别开生面的新年画样式,被市民称作“月份牌”。
“月份牌”很快形成取代传统年画之势。在年尾岁首,一些大报馆常免费把它赠送给订户,如上海中外日报馆曾印了上部为龙图案、两边绘历史人物形象的“月份牌”,现在仍能找到。《申报》头版曾在1883年年初刊出告示:“本馆托点石斋精制华洋月份牌”,“随报分送,不取分文。此牌格外加工,字分红绿二色,华历红字,西历绿字,相间成文”,“印以厚实洁白之外国纸,而牌之四周加印巧样花边,殊堪悦目”。
1912年元旦,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主张采用公历。中国图书公司积极响应,特发行“中华民国元年月份牌”,中间是孙中山肖像,左右分别印着公历、农历,人们都以得到这种“月份牌”为乐。未几,各类“月份牌”就贴满上海街头的大型广告牌,以及大小店铺的醒目位置;而且,因这种“月份牌”随商品赠送,既有实用性又有观赏性,所以得到了各界人士的青睐。
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月份牌”博采中西美术之长,以时尚风格为基调,题材更加多样化,发展到鼎盛;所附的年历慢慢被淡化直至取消,上面的绘画成为独立作品。一些年轻画家热衷于描绘新鲜事物,追随时代潮流,穿着入时的上海摩登女性便成为他们表现的主角,连大明星胡蝶、阮玲玉等都被作为模特上了“月份牌”;“月份牌”中的美妇倩女穿流行时装,用新潮物品,有时尚消遣,她们目光娇柔,如嗔似喜,营造了一个温馨、西化、新派的世界。那些广告“月份牌”也愈加注重突出商业性,绘画和商品有机结合,如英美烟草公司的香烟招贴已完全摆脱以往的窠臼,画面上的时装美女指缝中夹着一支香烟,带着满足的微笑吐出:“我最爱吸老刀牌。”当然,也出现了一批精心设计的爱国主义题材作品,如《法人求和》《梁夫人桴鼓战金山》《花木兰》《十九路军血战图》等,这都给市民以一种激励。
正因“月份牌”具有明显的摩登特质,渐渐成为申城千家万户必备的装饰物,吸引了大批现代画家参与创作——他们都有一套原来的本领,如有的精于中国画,就用勾线加色彩来绘仕女“月份牌”;有的熟悉水彩画,就用水彩画法绘风景和人物“月份牌”。其中,比较知名的有周慕桥、丁云光、吴炳生、金梅生、李慕白、金雪尘、谢之光、赵藕生、金肇芳、唐铭生、张碧梧、杨俊生、徐咏青、袁秀堂、章育青、谢慕莲等,主要代表人物当推郑曼陀、杭稚英。
郑曼陀结合自己在照相馆开设画室代客按照片绘肖像积累的经验,于1914年秋绘了《晚妆图》,首创擦笔水彩画法,即在传统线描的基础上淡化线条,以炭精粉擦出图像的明暗变化,然后用水彩层层渲染,使之既像照片又非照片,而画中女性面容白里透红、光洁细腻,产生丰润明净的肌肤效果和几可乱真的衣饰质感。他画的时装美女一下风靡整个上海,香烟公司、保险公司、印刷厂纷纷来订画,以致约稿定金预收到数年以后。他曾应客户的要求,陆续绘了《杨妃出浴图》《四时娇影》《醉折花枝》《舞会》《在海轮上》等一大批描绘历史人物和摩登女性生活的作品。由于他的技艺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因而秘不示人,作画时闭门谢绝外人入内,同行想学却无从着手。
杭稚英自幼酷爱绘画,常去裱画店悉心观摩名人作品,归而默写。在13岁时,他随父亲从浙江海宁抵沪,考入上海商务印书馆图画部做练习生。在这里,有德国、日本画家上课,教西洋画和广告装璜技法;另外,还有专人讲授国画基础知识,他不断用心钻研,绘画方面进步很大。3年后,他由于成绩优异,被派往上海商务印书馆门市部,专门从事草图设计和洽谈印刷业务。他思维敏捷、办事利索,受到客户们的青睐,所以承接到的包装和广告印刷业务比较多。在此工作的4年中,他得到了各种锻炼,绘画技巧日臻成熟。1920年春,他自立门户,在沪开办“稚英画室”。他善于虚心求教,向徐咏青学习过水彩画,向郑曼陀学习过擦笔水彩画法,又从海外商品广告和华脱·狄斯耐的卡通片中吸收运用色彩的长处,使自己的作品细腻柔和、艳丽多姿,受到客户普遍欢迎。为了拓展绘制业务,他陆续吸收数十名学员,并重点培养15岁的“小机灵鬼”李慕白;他还把在上海商务印书馆图画部做事的师弟金雪尘请过来,作为技术骨干。很快,他与金雪尘、李慕白成为“稚英画室”的“三大支柱”;而“稚英画室”的团队,则被称作“月份牌”创作中的“杭派”,业务从绘制 “月份牌”扩及工商美术设计,其作品出版发行遍及我国各地,甚至远销海外。各怀绝技的3人感情笃深、通力合作,使“稚英画室”迅速崛起,在它的鼎盛期,每年推出“月份牌”逾80种,月收入高达8000银元。这位画家的作品称雄于申城30年,所设计的“月份牌”逾1600百种,1921年至1940年的上海时装美女画超过半数都署名“稚英”,代表作有《娇妻爱子图》《吹笛仕女图》等。他还擅长广告、商标和商品包装设计,参与的作品涵盖烟草、啤酒、化妆品等行业,如“美丽牌香烟”“双妹牌花露水”“雅霜”“蝶霜”“白猫花布”“阴丹士林布染料”“杏花楼嫦娥奔月月饼盒”等几乎家喻户晓,可谓影响深远。
抗战爆发后,“月份牌”渐趋式微。如今,人们只能从收藏家那里欣赏这种曾兼有年画功能的艺术品了。然而,后来在辞旧迎新之际亮相的精美挂历,则与其有着渊源、传承关系。
责任编辑:张杏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