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新中国成立前夕的中国人民救国会
潘大明/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19-12-03 11:10 字号
“七君子”出狱时的合影

1935年年末,沈钧儒、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王造时、史良、沙千里等在上海发起成立中国人民救国会(简称“救国会”),他们不惜个人得失、毁家纾难,致力于全国团结一致共同御侮的局面形成,次年11月23日,遭到南京政府的拘捕、关押,史称“七君子事件”。事件激起国内外的强烈反响,得到包括中国共产党、宋庆龄、爱因斯坦、杜威、罗素等在内的声援、营救,为全民抗战局面的形成作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之后,他们高举抗战、民主的大旗,与共产党人精诚合作,与统治当局抗争,不惜抛头颅、洒热血,邹韬奋、李公朴成为烈士,其他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的命运如何?他们发起、组织的救国会在新中国成立不久的1949年12月中旬宣布结束历史使命。
不惧独裁 出走香港
1947年11月末,沪上一片萧瑟、森严,银须飘动的沈钧儒让儿子找来一只大口罩,把胡子掩盖起来,剩下的部分塞进大衣领子里,他要秘密出走。此前,朋友劝他剃掉胡子,化妆脱离虎口。他不愿意,乐呵呵地说:“如果没了胡子还没能跑脱,岂不是弄巧成拙,成了割须弃袍之类的笑话?”
月初,南京政府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民盟创建者之一的沈钧儒,早在5年前就率领救国会成员加入了民盟,看到民盟遭到摧残,他痛心疾首。经过讨论,他同意以张澜的名义发表解散公告,当沈钧儒等人走出张澜寓所客厅,把公告交给等候的记者时,他的学生史良看到了老师眼中噙满的泪水。
72岁的沈钧儒决意秘密出走香港。临行前,他约史良到自己的居住地(今愚园路 750弄11号)说:“民盟一定要搞下去。这里不让办,就到香港去办。”史良支持老师的主张。“表老(张澜)也是这样想的。你留在上海,坚持地下斗争。日脚不好过。你要知道,在蒋介石他们眼皮底下搞斗争,需要勇敢和坚持。好好保护自己。”
沈钧儒从容地离开家,坐上汽车直奔黄浦江畔的太古码头。黑夜中,他登上美国戈登将军号客轮,4天后他抵达香港。香港市面上多了一个“卖字”的老头。
就是这矮小清瘦的老头,以凛然的气势主持民盟第一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号召盟员站在人民的立场与中国共产党人携手合作,摧毁南京政府,为实现民主、和平、独立、统一的共和国而奋斗。
他的另一位学生沙千里,以史良代表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大会,并协助沈钧儒起草会议的文件。
这时,沈钧儒昔日的难友——章乃器受民主建国会派遣,赴香港筹建港九分会到达香港。这位银行家出身的政治活动家,成了“宣言专家”,民主党派在香港联合发表的文件,几乎都由他执笔起草。同时,章乃器创建的港九地产公司生意兴隆,成为联络进步人士的场所,所赚的铜钿有力地支持了民主运动和进步文化事业,包括向沈钧儒主持的民盟中央(执行)委员会提供部分经费。
响应召唤 共创共和
1948年4月末,北方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沈钧儒读到了中共中央颁发的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口号,号召“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及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
翌日,沈钧儒和李济深接到身处西柏坡的毛泽东的来电,毛泽东谦逊地征询他俩的意见:“似宜定名为政治协商会议”,并继续用商量的口吻说,“由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国民主同盟执行委员会、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于本月内发表三党联合声明”,“内容文字是否适当,拟或不限于三党,加入其他民主党派及重要人民团体联署发表,究以何者适宜,统祈赐示”。沈钧儒兴高采烈地来到李济深寓所,和在港的民主人士代表聚会,一致响应召开新政协。紧接着,联名通电拥护中共中央号召。
5月8日,沈钧儒以个人名义再次表示,召开新政协是一个民主的和平的具有建设性的号召。同时,托回沪的朋友,带信给史良等民盟的同仁,得到在沪民盟领导人的拥护。之后,他又和125位在港的民主党派负责人及社会贤达联合发表声明,重申拥护共产党人的主张。毛泽东复信各民主党派与民主人士,称赞他们热情响应号召的行为,表示极为钦佩。
也许是老人喜欢怀念故人,沈钧儒在香港主持了邹韬奋、李公朴、陶行知等烈士的纪念会,告诉人们即将诞生的新中国是无数先烈用生命换来的……
9月13日,香港依然闷热的天气不透一丝凉意,黄昏时分,沈钧儒换成一身短衫,打扮成劳工模样,坐上小舢板,再换乘苏联货轮波尔塔瓦号,北上去东北解放区。他满脸喜气,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新政权即将取代腐败的旧政权,强大的中国要不了多久就会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16天后,沈钧儒到达哈尔滨。他一踏上岸,不顾劳顿,便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朱德表示:“愿竭所能,借效绵薄;今后一切,伫待明教。”
之后,沙千里随着第二批民主人士到达哈尔滨。1949年1月7日,章乃器与李济深、马寅初等30余位民主人士抵达大连。章乃器到达东北解放区后,听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的歌曲,他提议把歌词改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以确切表达共产党的历史功绩。
北平宣告和平解放,新政协筹备会议即将在北平举行,沈钧儒留在北平为新政协的召开操劳,与章乃器等其他民主党派人士去西苑机场迎接毛泽东、朱德等中共领导人进北平。
屡遭追捕 数度脱险
在上海的史良,以大律师身份为掩护,与国民党当局展开斗争, 民盟三中全会后,她领导上海执行部,联络盟员参加反饥饿、反迫害、反美扶日等一系列抗议活动。1949年春,上海处在黎明前的黑暗时刻,警备司令汤恩伯签署密令,不择手段逮捕史良。此时,史良正犯高血压病,在沪西开纳路150号(今武定西路1359 号)家中静养。5月10日傍晚,中共上海地下党负责人打来电话,告诉她晚上军警要动手了。
史良决定转移到霞飞路新康花园(今淮海中路 1273弄)朋友的寓所躲避。离家出走数小时后,一群军警和便衣特务乘坐数辆吉普车疾驰而来,把史良的别墅团团围住,对宅中人员轮流用刑,惨号之声,闻于街邻。司机阿宝说出了史良小叔子的住址,小叔子旋即被捕入狱。军警又获悉史良姑母家的地址,于是,姑父母被捕,迫于军警的威逼利诱,姑母无奈说出了史良妹夫的住址。
史良已经得到家人被捕的密报,从容地离开了新康花园,前往南市小东门(今中华路一带)的远房亲戚家中隐蔽。考虑路途比较远,途中危险多,她化妆坐上一 辆三轮车,车行不久,改乘出租汽车。到了大光明电影院门口下车,前脚走进弹子房,随即便从后门出去。再乘三轮车,到达小东门。
史良的秘书误入已被军警破坏的秘密联络点,被捕后,特务把她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吊在墙上,以皮鞭乱抽。拷打1个多小时后,始终未见她流泪,特务说:“厉害,厉害!不愧为史良秘书。”旋即,她被转押到南市执行处拘留室,等候处置。
一天,住在对面的某区党部的官员来到史良的住处,说是寻找饲养的鸽子。史良警觉地意识到,行踪可能被发现。她赶紧装扮成病人,用围巾包住头捂住脸,雇了一辆汽车转移。军警和便衣们星夜包围了小东门史良藏身处,此时,距离史良出走才10分钟,史良又躲过一劫。一路上,为了避免查身份证件的麻烦,司机加速行驶,汽车在红绿灯的转换间急速行驶,绕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才在海格路(今华山路)与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交会处的一栋公寓大楼前停下,她住进了4楼一个套间里。被捕的秘书和亲友相继被集中关押到南市的执行处拘留室,军警和特务们将他们押上卡车,准备投入黄浦江里淹死。途中卡车损坏,停车修理,解放军先头部队已打进城里,枪声不绝,执行人员四散逃命,他们才幸免于难。
5月24日夜半11时许,解放军装甲车已冲入霞飞路的交通大学附近,史良知道天快亮了。空气中充满清新。脱离险境的史良兴高采烈地跑到宋庆龄的寓所,拥抱在一起,流出激动的眼泪,互道心中的喜悦。
身处北平的沈钧儒,得悉史良已脱险,十分高兴。中共中央向张澜、史良等人发出参加新政协筹备会的邀请;沈钧儒发电报也邀请他们联袂北上,主持民盟四中全会。6月18日,沪上夏风小起,50岁的史良神采奕奕地登上北去的列车,一路上欢声笑语。
人心所向 迎接胜利
1949年3月的一天,王造时由虹口来到福州路上的杏花楼,出席戏剧家田汉50岁生日宴会。酒宴过后,他披衣走出饭店的大门,站在台阶,让东来的江风吹去酒意。恰巧一位好友也出了门,握住王造时的手轻声问:“你往哪儿走?”王造时沉默了稍倾,“往右有坠入黄浦江的危险,中间向前穿过马路,可能被穿梭般的汽车压死,还是慢慢向左走吧。”好友会心地笑了。此前,这位著名教授参加了上海学生界、教育界、文化界开展的反美扶日本和反美扶蒋的运动,起草宣言、带头签名;拒绝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派来的特使,要他为所谓的和平运动游说。他义正辞严地告诉来人:“现在不是和平问题而是革命问题,不是条件问题而是投降问题。”
上海解放前夕,王造时也上了汤恩伯的“黑名单”,后查他没有参加民盟,汤恩伯才作罢。但还是有朋友提醒他小心,要他隐蔽起来,免遭不测。他躲到了朋友家里,在紧张和高兴中,迎接了上海解放。
6月间,已担任新政协筹备会常务副主任的沈钧儒,主持救国会在北平召开的临时工作委员会会议。
1949年9月21日,夜幕降临,古老皇城北京火树银花,各路英豪鱼贯进入怀仁堂,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隆重召开。沈钧儒、章乃器、史良、沙千里相聚在一起,互道着心中的喜悦,沈钧儒语重心长地说:“现在我们全体代表、包含民盟代表在内,都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一致、共同商量,办理革命建国的伟大事业。因此,今天我们的工作十分重要,我们对人民所负的责任,十分重大。”10月1日,他们出席了共和国的开国典礼。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中国社会将发生根本的变化,政治性组织的救国会将何去何从?1949年12月18日,沈钧儒和他的战友们给出了答案,他们在北京召开会议表示,中国人民救国会号召的政治主张已经实现,完成了历史使命,已经没有必要存在。因此,宣布解散。并表示今后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为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光明未来继续努力奋斗。
早已离开救国会的章乃器到会致辞,回顾了救国会辉煌的历史。同时,王造时主持了救国会上海分会的座谈会,宣读了结束宣言。这个诞生在上海的政治团体,历经14年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那些曾经的救国会领导人和积极参与者,秉承一贯的实事求是的精神、踏实肯干的作风、敢于发表诤言的风格,为新中国的立法司法、经济金融、文化教育建设立下汗马功劳,在共和国的史册上镌刻下大写的人生。
责任编辑:张雷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