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新政协中的南社人初考
余思彦/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19-11-19 10:39 字号
南社1909年苏州虎丘首次雅集留影 资料照片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也是南社成立110周年,在新政协第一批的662名代表中,我们更不能忘记有这么一群坚守理想、追求民主的南社人:他们从清末的旧社会走来,用行动肇建民国,开创了一个新时代;他们经历了战乱与动荡,用自己的生命丈量中国民主的进程;最为独特的就是,他们亲历了两度建国,从1911年中华民国建立,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从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义革命,从推翻旧政权,到参加新政权,他们就是新政协中的南社人。
南社、新南社与南社纪念会
南社酝酿于1907年,成立于1909年,是我国近代革命史上影响巨大的文学团体。
陈去病、高旭、柳亚子作为南社的三大创始人,对南社成立的意义都有明确的表述。陈去病在1921年《南社长沙雅集纪事》中写道:“南者,对北而言,寓不向满清之意。”高旭在《〈无尽庵遗集〉序》中写道:“当胡虏猖獗时,不佞与柳亚卢、陈去病于同盟会后,更倡设南社,固以文字革命为职志,而意实不在文字间也。”柳亚子在1923年《新南社成立布告》中写道:“我们发起的南社,是想和中国同盟会做犄角的。” 南社以文字鼓吹革命,有“同盟会的宣传部” “文有南社、武有黄埔”的美称。南社第二任主任、著名国学家、藏书家姚光哲嗣姚昆田曾指出,南社是中国近代史上爱国知识分子最集中、成员社会职业面最广、参加人数最多,以推翻专制政体、建立共和民主国家、力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吸取西方进步文化、促进社会革新为主要宗旨的民间组织。南社的崛起,标志着中国近代知识分子的空前觉醒,南社社友这一具有时代先进性的文人群体,代表了清末到“五四”以前中国社会变革的一代人,他们在政治思想、文化教育、新闻出版、科技艺术等领域都作出了突出贡献。1923年5月,在新文化运动影响下,柳亚子、叶楚伧、胡朴安、余十眉、邵力子、陈望道、曹聚仁、陈德徵8人发起新南社,新南社的宗旨在于整理国学、引纳新潮、提倡人类的气节、发挥民族的精神、指示人生高远的途径。1935年12月,柳亚子等发起成立南社纪念会,该会宗旨在于纪念南社及新南社过去在文坛历史上之光荣。也就是说,南社与新南社、南社纪念会有承继关系,都是为了纪念南社精神,响应时代潮流而成立的。柳亚子在1935年12月所作的《南社纪念会宣言》中,就曾写道:“新南社和南社性质虽然不同,精神却是一贯的。我们现在纪念南社,也就包括纪念新南社的意义在里面了。”
关于南社社友名单,目前以郭建鹏、陈颖编著的《南社社友录》(上海大学出版社2017年版)最为翔实可靠,它以南社社友入社之初所填写的原始登记档案——《南社入社书》为基础,结合柳亚子《南社纪略》所附《南社社友姓氏录》以及陈去病《南社杂佩》等资料,全面考订、梳理了1183名南社社友的生平履历,书后附录有《新南社社友录》(216人)等名单。本文根据《南社社友录》统计南社和新南社社友,根据柳亚子《南社纪略》统计南社纪念会成员。
新政协中的南社人
1949年9月21日至30日,中国人民政协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据《人民日报》公布的《中国人民政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代表名单》统计,共有662人出席会议,正式代表510人,候补代表77人,特别邀请人士75人。新政协中,南社、新南社、南社纪念会成员共计17人,分别是:柳亚子、沈钧儒、李书城、邵力子、任鸿隽、杜国庠、欧阳予倩、冷遹、马叙伦、何香凝、陈望道、张志让、沈雁冰、章乃器、田汉、钱昌照、胡子婴。
其中,有几位南社成员有必要作下说明:
其一何香凝,柳亚子在《五十七岁自传》中记载:1923年始创新南社后,“一时俊彦云集,如廖仲凯、何香凝……等皆为中坚分子”。说明何香凝当为新南社成员,据此补正。
其二田汉,据张明观考证,柳亚子《骖鸾集》卷五《赠玛丽一首》提到,“寿昌为新南社社友”考证,说明田汉当为新南社成员,据此补正。
其三胡子婴,据郑逸梅《参加南社纪念会姓名录》记载有胡子婴 ,说明胡子婴当为南社纪念会会员。
其四张志让,早在1909年苏州虎丘南社第一次雅集时就是列席的两位嘉宾之一,据张明观考证,张志让参加了1949年在北京举行南社、新南社临时联合雅集,柳亚子将他写进了《社友题名录》,据此可称其为南社社友。
南社人的初心
南社虽然是个文学社团,但是一贯有着自己的政治主张和政治追求。早在南社成立之前的1907年,高旭有诗云“弹筝把剑又今时,几复风流赖总持”,就已预示了南社作为文学社团的革命属性,一方面文人结社是中国文人传统之一,南社人以传承明末清初发源于江南的复社、几社精神为依归;另一方面通过结社将社友团结起来,以推翻腐朽满清统治,建立民主共和制为理想。因此,南社是以反对北庭,推翻满清统治为目标,新南社则主动融入新文化运动,南社纪念会则是为了继承南社、新南社的精神。可以说,南社人始终不忘初心,他们始终关注中国革命进程,他们始终关注社会民生,他们始终关注国家前途命运,他们以中国传统君子的标准立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始终保有知识分子的气节。
在新政协召开时,《人民日报》曾制作了《中国人民政协代表访问记》的系列报道。在1949年9月《革命老人何香凝》的专访中写道,“由于今天的政协,使她想起了50年来中国的革命” “当谈到目前中国人民革命的伟大胜利,自由与解放的时候,她像是松了一口气,从压抑中兴奋起来,她亮着嗓子说:如果没有中国共产党,没有毛主席英明伟大的领导,没有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艰苦奋斗和与反动派坚决进行长期残酷的斗争,中国怎能有今天!我盼望22年了,今天中国革命终于胜利,人民抬起了头。接着,她更感慨的说:我随着先烈参加革命这几十年,今天能亲眼看到反动派被打垮,革命得到胜利,我心里真是有说不出的高兴!”何香凝作为革命元老,她的这种感受其实也是参加新政协各位代表的共同心声。
作为南社三大创始人之一的柳亚子,早在20世纪初的前10年,就发表了大量的诗文,延续了邹容“革命马前卒”的风格,以饱满激越的文字,鼓吹革命,成为孙中山革命理想的忠实追随者。柳亚子是民族、民主主义鼓吹者、“二次革命”的首倡者、孙中山“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阐扬者。一直到20世纪40年代,他参与创建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继续为实现当年的革命理想而奋斗,并使之成为和中国共产党紧密合作的友党。他在1950年所写的《孙总理与毛主席——兼论新三民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一文中,就特别引用了孙中山《总理遗墨》上的一段话:“革命委员会当要马上成立,以对付种种非常之事。……我党今后之革命,非以俄为师,断无成就。”并发出感言:“革命委员会的事情,当时没有搞成功。但他(指孙中山)在23年以前留下的名称,到今天居然实现了。”柳亚子与何香凝等早期同盟会同志一道,继承总理遗志,坚守革命初心。
沈钧儒是中国民主同盟的创始人之一、著名“七君子”之一。早年受康梁维新变法影响,曾投身于国会请愿运动。1912年5月加入同盟会,8月7日由陈去病、徐自华、张恭介绍加入南社,入社书编号287。其后沈钧儒又参加反袁、护法和反曹锟贿选运动,1933年参与发起组织中国民权保障同盟,1935年先后发起组织上海文化界救国会、上海各界救国联合会。1936年与宋庆龄、马相伯等成立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同年与章乃器、邹韬奋、李公朴、史良、王造时、沙千里等7人被国民党政府当局逮捕入狱。出狱后,继续以“没有退后只向前”的大无畏气概,又走上了抗日救亡的道路。1942年,沈钧儒领导的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正式加入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成为“三党三派”之一。1947年10月27日,民盟被国民党政府宣布为“非法团体”,沈钧儒离开上海到香港领导民盟工作,继续斗争,并在1948年1月与章伯钧在香港主持了民盟三届三中全会。在开幕词中,沈钧儒回顾了民盟的斗争历程,指出:“民主同盟之值得重视,是立足在人民的立场,团结各民主党派,与中共在和平事业上的密切合作。”民盟三中全会制定了一条与美蒋反动派公开决裂,与中国共产党全面合作的政治路线,也成为民盟历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1948年,中共中央发表“五一口号”后,在毛泽东的提议下,由毛泽东代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李济深代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沈钧儒代表中国民主同盟中央执行委员会,三党联合发表声明,号召召开新政协。随后,沈钧儒代表民盟参加新政协筹备工作,任筹备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新政协召开后,沈钧儒当选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副主席,中央人民政府委员,并被任命为最高人民法院院长。
新政协中的南社人,每个人都是一面旗帜,他们对中国革命的进程、对中国社会进步都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比如南社社友李书城,1905年参与筹建同盟会,1912年由朱少屏介绍加入南社,入社书编号324。中共一大会址就是李书城的寓所,多年来他支持革命,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首任农业部部长;比如南社社友马叙伦,是中国民主促进会的创始人,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首任教育部部长;比如新南社创始人之一的陈望道,是《共产党宣言》第一个中文全译本的译者;比如南社纪念会会员章乃器,曾参与创建中国近代史上两个著名的民主政党——救国会和民主建国会,新中国成立后被任命为首任粮食部部长。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从一个较长时段来审视新政协中的“南社人”,他们出生在清末腐朽的封建王朝,见证了东西方的文化碰撞,经受过历次战火的洗礼,在动荡的大时代中,他们坚守知识分子的初心,在各自领域都取得了重要的成就,不仅深刻地影响了当时中国社会的走向,也深深启迪着我们当下。(作者系上海市金山区博物馆副馆长)
(原题为《新政协中的南社人初考》)
责任编辑:王敏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