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收藏
黄宗英忆昆仑影业岁月:在白色恐怖下创作《乌鸦与麻雀》
王大象/政协头条  
来源:政协头条 | 2019-09-10 13:19 字号
1947年,任宗德(第二排左四)与昆仑部分主创人员在上海徐家汇昆仑公司摄影棚。 (第一排:左一为黄宗英、左二为周宗琼;第二排:左三为陈鲤庭、左七为赵丹)
前些天,原昆仑影业公司总经理任宗德之女时佳大姐来电,电话里问到昆仑老艺术家黄宗英老人。现在的年轻一代对昆仑不是很熟悉,但在抗战时期,昆仑是一家知名的电影公司,拍摄了一些有重大影响的电影,如《一江春水向东流》《乌鸦与麻雀》等。
昆仑更有鲜为人知的幕后一页,它是由中共地下党运作而诞生的,作为同国民党反动派进行文化斗争的一个据点。为了深入了解昆仑的内幕,笔者之前曾访问94岁高龄的老艺术家黄宗英,并与她多次进行了深入交流。
黄宗英说,自己祖籍浙江瑞安,但生在北京、长在北京。1941年,16岁的黄宗英跟随兄长黄宗江到上海参加话剧团,先做打杂。直到有一天,一位演员结婚,导演黄佐临让她替补,从此,黄宗英走上了舞台。初露头角的她,参加了话剧《甜姐儿》的演出,一举成名。当时,她在《甜姐儿》剧中的一身骑马服装:大红呢上衣和白帆布马裤,竟然成了上海富家小姐太太的时尚追求,她们大多买票带裁缝来看她演的《甜姐儿》,上海滩一下子就流行起她在台上的装束来。
当时,导演陈鲤庭正筹拍电影《幸福狂想曲》,为女主角的人选而伤脑筋,无意之中在朋友家书桌玻璃板下看到黄宗英的照片,陈导说:“就是这双眼睛”,选中了黄宗英。男一号是赵丹,黄宗英就和赵丹演对手戏,戏中他们是一对情人。在影片杀青两人即将分手之时,赵丹向她求婚说:“你应该是我的妻子,我们不可能分开了。”于是,《幸福狂想曲》演释了生活中的“幸福进行曲”,他们结婚了。
1946年初春,任宗德先生来到上海。抗战时期,任宗德在重庆创办国防动力酒精厂,又办了面粉厂、锯木厂并涉足银行业,积累了巨额资产,是一位爱国青年实业家。当时,他在嘉陵江边兴建了大楼做总管理处和住房,聘请了“七君子”的沈钧儒、沙千里、史良作为总管理处法律顾问,他通过沈钧儒结交了郭沫若、陶行知、翦伯赞、田汉、阳翰笙、蔡楚生等文化界人士,这里成了战时重庆的民主之家。
那时,《新华日报》自武汉迁到重庆,因为国民党特务的破坏,报社租房非常困难。这时,任宗德结识了中共党员吴克坚(南方局常委、《新华日报》总编辑)、熊瑾玎(《新华日报》总经理),思想逐渐走向进步,冒险将住房租给《新华日报》作为社址。此外,他还为《新华日报》提供周转资金。抗战胜利后,任宗德面临继续发展实业的问题,他诚恳地向吴克坚等人请教,吴克坚说中国经济重心在上海,劝任宗德去上海谋求发展。这时,传来周恩来同志“要在上海建立一家电影制片厂,作为党在上海在国统区的文艺阵地”的指示,吴克坚希望他能去上海办一家电影制片厂,用来安置从内地到上海的部分左翼文化界人士,同时也可以占领文化阵地。
同年6月,国共谈判破裂,国民党再一次发动内战。10月,周恩来在返回延安前夕,于马斯南路(今思南路)中共代表团上海办事处紧急约见任宗德,周公对他谈话有赞扬、有勉励,更有郑重的嘱托。周公要求任宗德尽力办好这家电影机构,坚持这一文艺阵地,拍出好的影片,迎接新中国的到来。很快,在阳翰笙等中共地下党员的支持下,任宗德和夏云瑚、蔡叔厚经过一番筹划,决定按比例出资,创建了昆仑影业公司。
昆仑这个名字是任宗德提出的,因为在重庆时,他和中共情报人员龚饮冰开办过一家昆仑锯木厂,他们觉得这个名称不错,既含民族特色又有艺术韵味,同时表明了攀登电影艺术高峰的决心。当时,不少进步文化工作者纷纷“跳槽”参加了昆仑。一时,昆仑群贤毕至,名家荟萃。编导人员有蔡楚生、史东山、陈白尘、沈浮、陈鲤庭、郑君里等名家。演员阵容更为强大壮观,有白杨、舒绣文、上官云珠、王人美、吴茵、黄晨、赵丹、陶金、孙道临、蓝马、魏鹤龄等,可谓星光灼灼,人才济济。随即,昆仑拍摄了《一江春水向东流》,轰动了中国影坛。上海滩也由此掀起了一股昆仑旋风,影片连续上映了3个月,仍经久不衰,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的一个高潮。
1947年秋天的一天,昆仑总经理任宗德邀请黄宗英到昆仑拍片,同她签订了基本演员合同。之前,黄宗英看过《一江春水向东流》,放映中,电影院里哭泣声此起彼伏,她震惊无比。黄宗英后来回忆说,自己只是一名普通演员,当时不可能知晓昆仑幕后决策层的一些隐秘情况,但她从昆仑出品的影片都是思想进步的这方面看,还是能感悟到这是一家追求革命的、非纯粹商业化运作的电影公司。
当时,担任编导委员会主任的阳翰笙是昆仑的领导核心。1925年,阳翰笙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南昌起义。自1940年起,在周恩来直接领导下,他于重庆从事宣传和统战工作。解放战争时期,按照周恩来的部署,阳翰笙在上海负责党的宣传文化工作,具体策划和领导了昆仑的创建。当时,昆仑的题材选择、剧本创作、确定主创人员等都由他最后拍板决定。中共地下党实际上通过编导委员会来领导昆仑业务活动的,凡有重大决策,任宗德都会事先征得过阳翰笙同意,再付诸实施。当时,昆仑还有许多中共地下党员,如公司秘书、解放后担任驻保加利亚大使的周竹安,是1926年入党的秘密党员。其他党员还有蔡叔厚、徐韬、王为一、袁庶华、张客等。
未几,黄宗英就参加了田汉编剧的《丽人行》的拍摄,仍由陈鲤庭执导。但是,国民党当局将昆仑视为眼中钉,采用全面限制、打击和迫害的政策。一些剧本尚未开机,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昆仑的影片几乎都遭到过审查机构的删减。《丽人行》采用表面揭露日本侵略者、汉奸,实际是影射美蒋反动派的手法,来揭露国民党的黑暗统治。黄宗英在影片中形象地塑造了一位正直的女教师李新群。上映时,获得同行与观众的一致好评。
新中国成立前夕,昆仑筹拍《乌鸦与麻雀》的一些情况,黄宗英至今记忆犹新。1948年冬天,阳翰笙接受新的任务,要经香港转往华北解放区。临行前,他指示坚守岗位的昆仑职工,拍摄一部反映蒋家王朝日暮途穷,人民大众盼望黎明的影片,决定由赵丹、沈浮、王林谷、徐韬、陈白尘和郑君里集体创作《乌鸦与麻雀》。那时,白色恐怖严峻,特务宪兵肆意抓人,马路上时有警车呼啸而过。为了避开特务跟踪,赵丹等人商量之后,决定打扮得漂亮潇洒,假装去湖南路任宗德家打麻将,分别躲到了任家,连续6天6夜闭门不出,构思创作,完成了剧本。
其间,黄宗英去过一次,进入任家客厅,看到大家全神贯注,有的伏案疾书,有的潜心构思,有的相互切磋,房间里烟雾缭绕,桌上尽是烟蒂,个个沉浸在创作之中,她看了之后大为感动。剧本完成,立马投入了拍摄。影片对国民党黑暗统治的讽刺尖锐泼辣,入木三分,被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觉察,说这是“鼓动风潮,扰乱治安,破坏政府威信,违反戡乱法令”,命令着即停拍,影片只好关机,并将剧本隐藏到徐家汇摄影棚顶层保存。上海解放后,继续拍摄,1950年上映。片中赵丹扮演摊贩肖老板,吴茵扮演肖太太,黄宗英扮演余小瑛,魏鹤龄扮演报馆老校对孔有文,孙道临扮演教员华洁之,上官云珠扮演华太太,李天济则扮演反面角色国民党小官僚,人物各具特色,惟妙惟肖。
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了,昆仑职工无不欢呼雀跃。第二天,任宗德就接到随三野部队进城的夏衍来电,要他到文管会见面。原来,夏衍希望昆仑能尽快推出新影片,迎接新中国的成立。6月,袁牧之(中央电影局局长)电召任宗德进京,周总理在百忙之中接见他说:昆仑过去拍了不少好影片,现在解放了,更要拍出更多好的影片。回沪后任宗德作了传达,大家深受鼓舞。
责任编辑:陈睿
转载请注明来源
  • 1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