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入上海前在丹阳,陈毅如何强调入城纪律?
浦江纵横  
来源:政协头条 | 2019-08-14 16:27 字号
今天主要讲的是入城纪律和在上海要注意的事情。大家都已经学习研究过接管江南三个文件,有的也测验了,但今天还要讲讲。在丹阳会合后,我们入城的纪律并不好,这样到上海后并无把握,所以重新讲讲。
一、在丹阳纪律表现不好的有几件事
(一)八日,我在街上散步,光明戏院演戏,有穿黄军服的一堆人硬要进去,老百姓有票进去不了。领头要进去的,说不定就是我们的直属部队。后来,由我亲自出马干涉才退去。这大概是我们革命无对象了,要找戏院来革吗?我们老解放区为什么要去争看这个戏呢?演“白毛女”,讲阶级斗争的戏,我们已经看多了。这是演给新区人民看的。
(二)今早敌机来时,我到简易师范学校走走,问他们有没有发生破坏纪律的事。他说没有,说国民党时代,他学校住人,从未空过。再三问他,他说:“昨天有个解放军把他电灯泡拿去,第二天有个人把电灯泡拿回来,而且带有钱来。”这是破坏纪律的事,这是不对的。幸好有人把电灯泡送回去,这是不满意中的一件满意事。
(三)丹阳满街都是队伍,我们干部自由上街,整天在街上兜,这证明我们的请假制度并未执行。在街上有什么事呢?我们在丹阳并无任务,在此系准备、休息,到上海。上街不请假,这种情形不搞好,到上海一定要天下大乱。我们负责同志要出去都要互相通知,我来做报告都要得到华东局负责人同意。我们要自己约束自己。每天下午满街都是我们的人,闭着眼睛都可以抓几个。假如有特务化装在街上活动,谁知道呢?假如一定要出去,有请假制度,街上有多少人,一查即知。否则,我们同志出去被反革命杀死了,谁知道呢?总之,我们太自由了。
(四)此次南下,据周参谋长讲,在两淮有的拦坐汽车,结果出了伤害事件。有的人硬要坐车,这是我们直属部队干部带头搞的。
这是我们到丹阳后的几桩事情。一般的说来,到丹阳后纪律还不错,但还有开会检讨一下的必要,这就是今天开会的宗旨。
二、谈谈进入上海的问题
这一次渡江准备了两个半月,四月二十一日进军江南,四月二十三日占领南京,五月三日占领杭州,五月四日占领上饶……整个渡江作战任务已很快完成了,不到两周便占领了苏南、皖南、浙江……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战争。老百姓走路也没有这样快,十天光景进军一千多里,横渡一条大江,而且敌人部队大部被歼灭。敌二十一个军,有十个全歼,七个残破不堪,上海现有几个军,比较好。打起来能够跑出一个团的是好的敌军了,很多只跑出一个连、一个营,这是历史上少有的,几乎令人不相信,也大大出乎我们总部的预料,与我们原先估计大有出入。我们原先估计,江要渡几天,就是渡过去了,也可能占领滩头阵地。我们原先准备六月初打下南京及苏州等地。如此迅速出乎意料,这证明我军之强大无敌,敌人之腐败不堪,敌人不敢抵抗,我军威力达最高峰,表示了大革命的胜利。占领南京,就是全国革命胜利的标志。这胜利是如何得来的?我们每个人都可以检讨,当然是由于党与毛主席的领导,老百姓的支援(解决一切渡江困难),凡我军指战员,都出了一份力,不是哪一个人的天才。现在我来讲讲一个我们胜利的关键,这同样也是我们到上海的关键。我们同志大多数是北方人,很多人掉在水中就完了。敌人把长江北岸桥头堡都封锁了,用几万人守住,有强固工事配以军舰。很多不重要地方的港口又沉几只船塞住。敌人这个计划是有知识的,一般的说,也很周密的。而我们同志过淮河后,就遇到了四十天的大雨,很麻烦,很辛苦。很多人吃不来大米,吃了拉肚子。很多人对渡江无信心,抱怀疑态度……。渡江有困难,然而这些困难我们用两个方法来解决了:
(一)我们各个单位都进行了渡江演习,整整进行了差不多两个月,按级指挥,学上船下船……老百姓看了很奇怪,说我们八路军发了疯。原来不会乘船,有些人上了船只往左边坐,结果船歪了,后来我们就要求两边坐,平衡了。船上能不能发挥火力,我们原来不知道,演习以后,知道不可能。很多人不会在船上打枪,不经演习谁也不能预料到。救生圈问题,经过试验演习,并不如意,结果发明用稻草做的救生圈,问题真的得到了解决,大家信心高了,连船也不想依靠了。我们不能撑船,要请船夫,而船夫又怕打仗,结果大家来请船夫教。很多部队在大风大雨中学会了撑船。有一个旅的部队横渡巢湖六十里,顺风,只花半小时全部渡过了。有一部队,遇逆风,几十只船吹散了……这些,从兵团司令到战士一齐搞。这样,南下情绪不高的,经演习以后,都有信心了。又如敌人用兵舰封锁(敌人有一百五十只兵舰在江面),我们无经验,炮兵不会打。后来经过演习研究,又解决了。
战士对每一问题只要求一个实际的答案,他就相信。领导上就是掌握了演习,回答了这个问题。敌人江北据点我们不打,只从两个据点中把千百只船弄过去。老百姓佩服我们。这的确是个伟大的革命创造。有的部队硬开六七十里长的一条运河,开水闸,把船一只一只弄入长江;有的挖水隧道入江,在长江内又弄好隐蔽船坞……这些我们原来都没有知识,可是经过了两个月的演习,一切问题都解决了。我们的首长、干部,向一切有知识的人——老水手、工程师、海军……请教,拜他们为师。假如说渡江谁都有一份功劳的话,那就是都经过了演习的辛劳,使我们胜利地渡过了长江。同志们不要轻视这个东西,这就是工作方法,虚心请教,艰苦演习,这样横渡长江成功了。我们进上海如用横渡长江那样演习研究的精神,那么我们就可以成功。这次渡江我们用了1500万到2000万个劳动力。渡江后我们又要重新把运河堵起来。同志们!我们必须用这样的精神来演习入城纪律,以渡江精神来做,进上海一定会做好。
(二)渡江胜利与实际渡江演习是经过军事民主方式。如何克服船不能入江,克服敌人海军,如何解决救生圈问题,每一件都经过反复讨论。这样军事民主弄好了,渡江胜利了。我们进上海如不通过军事民主,怕还要打败仗。一切打仗我们都胜了,可是上海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与外国人打交道等,我们不一定样样都行。然而,一切只要经过有领导的民主讨论,反复演习,都可解决。这是毛主席的实事求是、群众路线。不是天才,不是马克思保佑,不是归功哪一个将军。天才是表示熟练。拉胡琴拉了几十年的,就拉得好,就有天才。我们这次天才渡江,天才打下若干地方,是用了脑,流了汗的。虽然前方野战军也是有若干毛病的,拦汽车、拿电灯泡、冲戏院,但一有任务大家都齐心弄好。今天还不进上海,就是因为没有准备好。现在上海只有敌人残兵五六个军,没有什么打头了。敌人现准备放弃九江、南昌、武汉,退到福建、广西去抵抗,这是不可能的。敌人已走了绝路。现在我们是一个走路的问题,走到哪里,解放到哪里。以前那些恶仗不会有了。现在全党的中心就要转到巩固胜利,转到建设新中国。不要破坏自己取得的胜利,因而提到入城接管城市的问题。我们同志思想上过去一直想的是消灭、破坏敌人,可是现在已进入建设时代,如不加改变,就对革命要起破坏作用。现在全党中心要转到接收城市、保护公私财产。这是一个思想转变问题,是方针原则、政策思想的转变,要有新的斗争方式,二十几年游击战争的经验所带来的东西,都要改变。有人说,老子革命几十年,入城还没有资格?他看到对民主人士的优待,就悔恨自己为什么不做民主人士……这些就是旧思想一下转不过来。我们要有合乎新政策的表现,要保护建设。将来建设三五年,大家都可以享受。我们进城暂时不自由,先紧一下,把一切秩序弄好了,大家再去乐了,大家再享受。否则秩序被破坏了,大家革命一生也见不到好世界。有计划、有秩序、有纪律,则加速我们好日子的到来,无纪律、无计划、无政府,则永远不能得到。我们要使军事上的胜利发展为经济上的胜利。以上是以渡江的经验教训,来启发我们注意入城纪律。
丹江市总前委旧址纪念馆。陈毅、邓小平、曾山在研究解放上海工作的场景(塑像)
三、对进占上海我们要有革命的信心,另一方面要有谨慎虚心的态度
我们同志们有一个偏向,谈到进北平、天津、上海就怕麻烦,不愿意去,说进城麻烦。民主人士也说我们进城搞工业不行,他们估量我们搞不好。帝国主义也如此估量我们,两眼望着。蒋介石及帝国主义在军事上打败了,他们想要我们进南京、上海搞不好,来捞政治资本。我们承认我们管理城市的经验确实也少,我们不知就不知。但我们同志没有考虑这个问题,有盲目乐观心理,没有想到实际工作的困难。上海城市工作中的困难,第一是管理指挥六百万老百姓,这是一个大问题。我们过去指挥几十万军队,但没有集中指挥过几百万老百姓,因此很简单地对待这件事是不对的。现在进入上海城市,已经有各种各样的思想情况,一种是想出风头,想争个位子,想报上登照片,可以光宗耀祖,仿佛他革命几十年,就是要进上海,进了死也甘心。归结来说,我们对上海要有两个正确态度:一方面接管上海大城市要有革命胜利信心,一方面要有虚心的态度,这才是正确的。
上海的工人有革命传统,上海有地下党,有各阶层民主人士。大批民主人士到北平,就是要欢迎我们去上海。我们欢迎他们就是要他们帮助我们搞好上海的接管工作。有他们配合我们,帮助我们,加上我们自己努力,上海没有搞不好的。没有这点信心,要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革命几十年,小小上海还搞不好吗?中国革命发展到现阶段,根据主客观力量,全中国问题能解决,上海问题难道不能解决?但仅有这种态度、信心还不够,还要有另一种态度,那就是要谨慎虚心,抱学习态度。因为我们对这些是不熟悉的。上海是个帝国主义的吞吐港,有青红帮、反动势力等,很复杂,诸如此类,我们都不大懂。我们不能自大,吹牛。上海一天要烧二十万吨煤,六百万人这一张大口又要饭吃,要解决几百万人的粮、煤及生活问题。单是每天的大小便问题不解决就不得了。每天的垃圾不解决,几天就堆成一座山……这些,我们搞不好,老百姓会比较的。我们会演戏、唱歌,人家佩服。我们管理不好上海,就无法向老百姓说话,无法向上报告。我们要抱临事不惧的态度,估计各种可能,免得翻跟头。我们进入上海,可能仍如在前线打胜仗,也可能在上海打大败仗。我们共产党员要意识到这一点才是聪明的,领导上不意识这点是要犯错误的。进南京、上海是我们胜利的标志。在南京、上海搞一件坏事,全世界都知道。毛主席说,我们进上海是中国革命过一难关,它带全党全世界性质。我们要把自己的行动与帝国主义、国民党、汪伪比较一下,谁是为人民的?同志们,要懂得我们进入京、沪后,全世界工人阶级、兄弟党都在注意。我们在上海、南京搞得好,发出每一条消息他们都要欢呼,向我们祝贺。因为,这证明中国共产党有能力,世界革命有希望。世界革命三大胜利:(1)十月革命;(2)打败希特勒;(3)中国革命。全世界人民都在无线电中听我们的消息。反动派听到我们在上海搞得好,会更垂头丧气;看我们搞不好,他又会动起来了,也会以为他们自己还有希望。我们到上海,跑跑公园,坐坐汽车,看看戏,一举一动对敌友我都有关系。比如我们的饲养员为了系马,连树也不管了,这就不好了。我们要表示解放军是一支好的军队,前线打仗是勇敢的,但进城要表现虚心谨慎,要小心,要表现这方面的勇敢。我们野战军的“野”,在城市不能“野”的。在城市不能采取在火线上对敌人的态度,老一套是危险的。这两种态度都要注意。今天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们接管上海。我们共产党也曾进过京、沪的,但搞不好是要被人赶走的。共产党如果搞得好,中国一定是共产党的。
1949年5月,陈毅、邓小平在丹阳总前委指挥上海战役(油画)
四、必须强调入城纪律

(一)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前奏,是见面礼。入城纪律搞不好,入城政策要走弯路。入城纪律是入城政策的开始。入城纪律搞不好,会造成损失,今后要费大功夫,甚至还很难挽回。上海人一定把解放军看作“天神”,看作毛泽东、朱德,把我们当圣人、救星。但假若把我们看为“剩人”、“庸人”,就糟糕了。人民对我们抱着很大的希望和要求,入城纪律就是要给人不失望,满足人家的要求。
(二)对敌人、特务、帝国主义的阴谋破坏和暗杀
分子,我们要作斗争,消灭他们,随时准备开火。另一方面,对开明士绅,资本家.外国人要很客气,要团结,要争取。我们解放军除西藏而外,全国都到过,可是说不定到上海被人打倒在地上。
(三)尽量做到我们部队不入市中心,驻郊外,否则要引起混乱。我们要派专门训练的队伍配合干部进城接收,分配好驻地,看好房屋。重行李都不入城。参观可以,也应该,但要有秩序。
(四)外交问题。上海有七万多外国人,满街都可碰见。我们同志对外国人一般有一个反抗情绪,不象国民党那种奴隶样子,这是好的。但我们同志有些是盲目的,不懂得外国人有多少种,有敌、友,有帝国主义、非帝国主义,假如笼统反对就糟了,我们同志有经验的看得出来。我们战士同志有的认为外国人都是帝国主义,凡帝国主义都要打倒,不加区别,是错的。如苏联人、捷克人,他们就帮助我们;美国政府官员就会反对我们;美国人民就无所谓。今天,我们避免发生与美帝国主义武装冲突,我们要打倒美帝,要用新的策略,不采取武装方式,我们不要给帝国主义挑拨起战争来。南京有一个营长闯入司徒雷登房屋,这并不表示我们同志勇敢,反而是愚蠢。我们若用合法手续,他没有话讲,否则我们就给人混淆了对帝国主义及对外国人的不同原则,使我处于不利的地位。帝国主义不向我开火,我决不开火,一般外国人都要保护。今后除了指定的外交人员外,一切同志不准与外国人发生关系。
总之,入城纪律之最好保障,是事先请示,事后报告,不要乱决定,乱动手,一切有我们的专门机关分别处理。我们控制了城市,敌人总跑不了的。处理慢一点,没有关系。
最后讲讲军容风纪。简单,朴素,我们仍应是老样子,宁可土一点。但要加一条:讲卫生。在街上不吃东西,头发、胡子、衣服等都要弄清爽。时代化的大城市都是要讲卫生的。
全体干部对入城纪律,在丹阳就要演习讨论起来。占上海不出五月,或者就是近几天后的事,我们分头准备,全党、全军准备来过好这一关。上海革命胜利解决了,中国革命也就解决了。
1949年5月10日
责任编辑:杨一宁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