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从民间回忆录和照片中,回看1949年的上海
杨宝宝/澎湃新闻  
2019-08-14 13:27 字号
1949年是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年份。1949年5月27日,上海解放。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那一年开始的巨变,深刻影响了上海的命运,也改变了千百万人的命运。
基于《民间影像》推动史料抢救的实践,经过多年筹备,回忆录《上海•1949》和画册《1949•影像上海》出版。8月12日上午,两种新书的出版座谈会举行。
新书发布会现场。本文图片均来自澎湃新闻
“70年前的那一刻,极大改变了现代中国的历史进程,成为20世纪东亚历史的转折点,深刻影响了20世纪世界历史的走向。旧时代的结束,新时代的开始,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值得记录下来。”主编陈立群说。
分别从图文角度展现1949年的上海
两本书各有侧重,分别从文字和图片的角度,反映了70年前上海这座城市剧变的状态,保留珍贵的城市记忆回忆录。
《上海•1949》近40万字,全书包括5个人的日记集,另有两篇回忆包含部分当年的日记,一篇回忆引用了当年的日记。
书中既有当时南下解放、接管上海老同志的回忆,也包括解放前上海末任市长(代理)赵祖康政权交接前后这一段的日记,以及当时的工商界人士、大学教授、学生等不同阶层亲历者的回忆,还包括了当时离开上海者的回忆。
作为当时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在1949年翻天覆地的巨变中,呈现的特征也有别于其他所有城市。书中收集的回忆资料,重视样本的多样性,包含了多方面线索。“有‘来’的,有‘留’的,也有‘走’的……”陈立群表示,书中收集了几十位亲历者的回忆,尽可能从多元化的视角,呈现70年前那场巨变对普通人日常生活的影响。希望从社会生活的角度,留下鲜活的历史切片。
画册《1949•影像上海》则以定格历史瞬间的260余幅照片,呈现1949年上海各阶层人士的社会生活轨迹,既有反映重大历史事件的场景,又有对普通民众个体的观照。
和回忆录一样,《1949•影像上海》选择的也基本是民间史料,以时间为序,碎片化地呈现了这座城市的方方面面。收录在画册中的,有知名摄影家的作品,也有普通人家的日常影像。有南京路上狂欢的人群,有复旦大学接管现场,有百乐门前的游行队伍,有上海第一面五星红旗升起,有外白渡桥畔持枪的哨兵……这是最直观的1949年上海的历史画面。
部队行进在南京路上(陆仁生摄)
一年左右时间完成编纂
以图文方式呈现70年前这场巨变的丰富性,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两本书从初步设想到编纂完成,却只有一年左右时间。
2017年夏天,陈立群编辑的《我的1945——抗战胜利回忆录》《抗战胜利·民间影像特辑》出版,这两本关于1945年抗战胜利的书以图文“1+1”的模式编纂,从老照片和回忆录两个重要的史料角度,全方位呈现了1945年抗战胜利这一重大历史事件如何影响了普通人的命运和日常生活。
“大约在年底,就有人提出,是否可以按照相同模式推动关于1949年的史料抢救。”陈立群回忆,基于这样的设想,他们开始策划两本关于1949年的图文史料书,“这项工作非常急迫。70年过去了,绝大部分亲历者都已离世,少量存世亲历者均已高龄,要说服他们拿起笔来记录自己亲历的70年前的巨变,其难度实在可想而知。”
陈立群最早获得的一篇文章是马承镳撰写的《上海解放当天,我绘制了第一幅毛主席像》。来源于他2012年对马承镳的一次拜访。当时陈立群为准备《民间影像》第二辑院系调整专题“1952,离别的季节”拜访马承镳,顺便谈及他1949年5月25日绘制大世界毛主席像一事。不久,马承镳寄给他一篇回忆当时经过的文章。
“那时就在想,如果以后搞1949年的专题,这篇文章或许是很好的材料。”6年后,两本反映1949年上海的书提上日程,陈立群翻箱倒柜找出了这篇文章。
画家秦大虎以自家的全家福合影创作了油画《一九四九年》。
全家福 前排左起:秦婀娜(晨旭红)、王维莲(母)、秦铁虎、晨钟(父);后排左起:秦淑兰、 秦大虎、李美才(警卫员)。其中秦淑兰自1939 年被姥爷接到上海,10 年后才与父 母团聚。

丰富一手资料还原历史
历史由一个个大事件搭成骨架,但风云诡变之下,个体的命运和记忆填补起骨架的血肉,让历史鲜活起来。第一手的回忆录和私人日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更多的私人日记和回忆录逐渐被收集而来。
赵国通提供了其父赵祖康的日记片段,为这段历史提供了最直观的证据。
张珑、张仁凤提供了其母葛昌琳1949年的日记,葛昌琳虽为家庭主妇,却是著名出版家张元济的儿媳,她的日记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张元济一家经历的巨变。
罗苏文提供了其父罗文1949年的日记,罗文是中共上海市委办公厅第一任档案处处长,随解放军进入上海,他的进城日记是那段历史的真实记录……
“这两本书的价值,第一是抢救史料,第二是拾遗。”原上海党史学会会长唐培吉认为,《上海•1949》中收录的内容,都是亲历者的回忆,这些人大都年事已高,年纪最大的超过百岁高龄,对这些人的回忆的抢救可谓迫在眉睫。另外,有别于官方史料,本书主要从民间角度收集史料,对上海史做了很大的补充。
“70年过去了,某种意义上,我们今天仍然生活在1949年那场巨变的历史轨迹里,路仍然很长……” 在陈立群看来,在今天出版这两本书意义依旧重大,“书中的不少线索,会为后人研究这样一段巨变,留下重要的证据。”
一户西区人家的婚礼(孙用岱摄,1949.5.25)
(原题为《从民间回忆录和照片中,回看1949年的上海》)
责任编辑:王敏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