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7
  • 收藏
海波艺术客厅|迎来冰岛前总统格里姆松
陈海波
向作者提问
来源:政协头条 | 2019-05-15 13:34 字号
5月12日,为期3天的北极圈论坛刚刚在上海落下盛大帷幕。5月13日,我便在工作室迎来了北极圈论坛主席、冰岛前总统奥拉维尔·格里姆松(Olafur Ragnar Grimsson)和他的夫人多丽特·穆萨伊芙(Dorrit Moussaieff)一行的到访。此次,他们专为中国瓷器而来。
“冰上丝绸之路”中的“瓷缘”
这是我与格里姆松先生的第五次见面。2013年,在他时任冰岛总统之时,我曾第一次拜访冰岛总统府。
那年,我们的“新瓷New China——中国当代艺术陶瓷”国际推广项目首次将视线望向极地,而北极门户国冰岛便是“午夜的阳光——中国艺术家北极探索之旅”的第一站。
在冰岛国家美术馆、在雷克雅未克Korpulfsstadir艺术家工作室,中冰艺术家们用陶瓷与画笔进行跨语境的交流分享,热烈程度远超预期。我们也从未想到冰岛竟然有如此多的陶瓷艺术家。最后笔会活动硬是从4个小时延长至6个小时,大家却仍感意犹未尽。若不是当晚我们需要登船前往北极,艺术家们恐怕还要忘掉时间的交流下去。
更未让我想到的是,半年之后,在中国极地研究中心杨惠根主任的陪同下,北极门户网站主席Halldór Jóhannsson先生受托千里迢迢将当时中冰艺术家共同创作、尔后在冰岛烧制完成的一件陶瓷作品带回中国、送到我们手中。
“这件作品里有冰岛艺术家对中国艺术家的挂念,他们希望这件充满美好回忆的瓷器能够保存在中国,他们也期待,今后有机会到中国来和大家再见面。”Halldór先生转述道。
一眨眼6年过去了,上海再次迎来了冰岛的贵客。我取出这件作品与总统夫妇一行分享,那些珍贵的感动又充溢于心头。
6年来,陶瓷似乎也在不断拉近我与极地的距离。我有幸成为了中国极地研究中心的文化建设顾问、有幸见证了中冰极光观测台的奠基、陆续参与了在冰岛、芬兰、大连举办的北极论坛,并策划完成了“南十字星下——中国艺术家南极探索之旅”、举办了在南极大陆上短暂却特殊的中国当代艺术陶瓷临时展(中国艺术家在得到允许的情况下,将陶瓷作品摆放在南极的土地上,供来自世界的游客观览)。
今年,北极圈论坛中国分论坛在上海召开。我受邀在论坛中做了《艺术与北极》的专题演讲,并将这些年“陶瓷”在“冰上丝绸之路”中的难忘故事与更多人分享。而格里姆松先生也再次向我们的艺术家发出邀请,“看过了午夜的阳光,下次你们要来感受极夜和极光。”
想来,这真是陶瓷世界级语言魅力的体现,由“陶瓷”牵联的、中国与极地的美丽缘分,正在“冰上丝绸之路”盛开出朵朵绚烂之花。
“成吉思汗后裔”太爱“雪拉同”
“坐下喝点茶吧。”我对总统夫妇说,而两位“瓷友”的视线却仍然被周围的陶瓷所吸引。
“so beautiful!”多丽特夫人在参观中感叹了不下十多遍。她连用了四个“very”来描述她对陶瓷的热爱,“我非常爱陶瓷,爱‘雪拉同’”。
自从第一次拜访冰岛总统府见到窗边摆放的多件醴陵陶瓷,便知道格里姆松先生是位爱瓷之人,更曾听他说过自己的夫人是一位中国陶瓷的发烧友。但他们对中国陶瓷有如此深厚的了解、并为之如此着迷仍让我感到惊喜不已。
“我的祖辈都是陶瓷的爱好者,你一定要去搜一搜我父亲的信息,你什么时候去伦敦或是冰岛,一定要联系我。”多丽特夫人说道。
多丽特夫人有深深的中国情结,听说她曾公开说自己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虽然这倒是难以考证,但这位祖籍以色列、英国长大、嫁到冰岛的女士,似乎确实冥冥中和中国陶瓷格外有缘。而其家族与她几代延续的藏瓷爱好,也极有意义的见证了中国陶瓷在古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到如今冰上丝绸之路的远播之旅。
当我将中国陶艺泰斗周国桢教授的一件陶艺雕塑《领头羊》赠送给多丽特夫人作为礼物时,她显得有些激动,抱在胸前说道:“再次欢迎你有机会一定要来我们的家,你也一定能够看到这件作品(被展示)。”
我不禁想起了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在收到周国桢教授《大猴王》后给我们的来信:“我将把《大猴王》展示在我的居所,这样一来客人们都能看见它。而我,也能继续从它的美丽和涵义中受到激励与鼓舞。绝妙的艺术展示了文化的力量,而文化的力量恰恰可以帮助并促进全球和谐及相互理解。”
这或许正是瓷器魅力的体现。千百年来,中国瓷器的发展生生不息,它集工艺、美学、商贸之大成,在东西美学相互影响之下融汇而贯通,是具有感染力、影响力的世界级文化的一种存在。而我们,又是如此有幸,参与其中,感受见证到它的绵长和那无与伦比、润物于无声的艺术力量。
珍视文化,珍视文化凝聚力
格里姆松先生和多丽特夫人的到访虽然短暂,但带给我们的感触是巨大的。事实上,这些年与格里姆松先生的交流常带给我深深的启发。
我记得,他在强调文化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时,曾这样说道:“我们的国家地处世界的边缘,我们的国民可以自由地生活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但作为总统的我,在深深思考,创造一种什么动力使远行的国民怀念这片小小的故土。”
我曾多次赴冰岛,深切感受到文化之于冰岛的重要性和那份炙热的文化凝聚力。虽然,冰岛并非传统意义上的世界级文化强国,但其对文化的重视程度无疑是教科书般的存在。
这个国家人均出版量位列世界之首、这个国家四分之一国民平日会进行诗歌创作、这个国家的中学生能够轻易阅读千年前维京时代流传下来的萨迦文学作品。对于文化珍视的观念深入在每一个冰岛人的血脉中,成为联系个人与国家、凝聚民族精神的特色路径。
在全球化发展的今天,中国的强大也离不开这种“文化观”。在继承与传承中,我们不仅要突破国际社会对中国文化的固定思维和有限认知,更要让我们的国民真正珍视中华文化,从而地基牢固地开拓中国当代文化的影响力,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文化强国中国梦。
责任编辑:杨一宁
转载请注明来源
  • 17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