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点赞
  • 收藏
70年前,青浦城是这样解放的
高锦棠、修湘/微信公号“青浦档案”  
2019-05-14 18:52 字号
“青浦昨天解放了” 《青浦新报》(1949年5月15日)报道青浦解放消息。 本文图片均来自微信公号“青浦档案”
1949年5月14日二十七军侦察营第二连解放青浦(前排左起三排长刘善、副连长刘以信、连长高锦堂、二排长修湘、副指导员吴增辉)

解放战争时期,我们在第三野战军二十七军侦察营第二连工作。这个连是1947年从三个师抽调了150名优秀战士组成的,是个光荣连队,经历了孟良崮、济南、淮海等伟大战役。1949年4月6日我们奉令率先在安徽省无为县叶家墩东南以八条木船强渡长江,经过二十分钟激战,在繁昌县的十里场胜利登岸。渡江后在繁昌、南陵、泾县一带进行隐蔽活动,历时十四天。4月20日,二十七军渡江,我们连为迎接大军,扫除进军障碍作出了很大贡献。接着我们连又连续八天八夜追击敌人,直至乌镇。以后又解放了嘉兴、嘉善。在沪杭铁路石湖荡附近,为了占领国民党军队即将炸毁的大铁桥,我连和敌一个加强营作战,终于战胜了敌人。至此,我们二十七军控制了沪杭铁路,主力沿铁路前进,准备解放松江,开始了包围和解放大上海的战斗。这时,我连接到军部紧急命令,要我连以最快的速度和最小的代价,立即北上,解放青浦县城,并在青浦搞一个支援解放大上海的物资供应点。部队首长还对我们说:你们去解放青浦城,能打则打,打不进,可先包围起来,等大部队来后消灭敌人。当时,我们连队共120多人,有步枪20多支、冲锋枪30支、卡宾枪20支、手枪10支、轻机枪三挺、电台一部、马三匹。
1949年青浦解放时行政区划图。

我们连接到命令,随即出发,由军部侦查科长慕思荣,侦察营营长刘浩生、教导员车仁顺亲自率领,急行军90华里,于13日晚到达青浦县城附近的一个小村庄,扎营后立即进行侦察活动,只见青浦县城所有的城门都关闭着,上面有哨兵,也不知道城里有多少国民党军队。经我们反复研究,决定采取由北城门偷袭的办法,又选择了靠近一座古塔的南门作为突破口。由营连首长挑选水性最好的曲维奇等六位同志,从柘泽塘游到护城河的南门边,上岸后抓住了两个哨兵,获得了敌人当夜的口令,随即冲上南门城楼,解除了守城门的武装敌人,并大开城门,这时是14日凌晨三时。
解放军进青浦县城示意图。

这样,我们连的同志迅速进入青浦城,我们一边审问俘虏,一边解决国民党残余武装。拂晓前,我们已将青浦县城所有的城门控制起来,派上岗哨,同时在城内庙前街设立指挥部。电台组的台长、报务员、译电员和马达班的同志都紧张地工作起来了,报捷电波飞向二十七军军部。
天亮后,指挥解放青浦县城的侦察科长慕思荣及营教导员车仁顺,副营长刘浩生等同志在花园饭店,接见了青浦地方报纸的两个记者,慕科长对他们说:“城市不问大小,解放方式是一样的。民间如有枪械弹药,须一律交付解放军。如有国民党反动政府存粮,也要将数目向解放军报告。国民党反动政府所经营的工厂、商店、银行、仓库、船舶、码头、公路、邮政、电报、电话等都应听候清点和接管。保护有功者奖,怠工破坏者罚。”我们还向记者索取到5月12日沪报一张。记者们在采访后,马上出版了青浦解放的号外。
解放军进城。

接着,公园附近及聚星街、码头街等处,张贴了大量“庆祝青浦解放”,“热烈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共产党万岁”等标语口号。其中有两条标语写着“欢迎慕思荣大军”、“刘营长、车政教是我们青浦县城的救星”。慕、刘、车知道后马上派人去撕掉。与此同时,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布告通街张贴。我们吩咐镇公所人员通知各商店照常营业。七时后,各商店相继开门营业,人民拥上街头,争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风采。这时,国民党县政府人事管理员、田粮科长、警察科长等也向慕科长投诚报到,慕科长都婉言安慰,到十时,县政府、田粮处,警察局、监狱、电报局、银行等机构,我们都已派人接管保护。我们将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约法八章,张贴在各要道口上,群众观者甚多,争相传颂,气氛热烈。
解放时贴在青浦城墙上的布告。

青浦的地下党很快和我们取得了联系,我们请地下党的同志参加了接管工作。
5月14日,整整一天,青浦城里锣鼓声、鞭炮声不绝于耳,各界人士来部队慰劳的络绎不绝。地方上送给我们连每人15斤大米、还有许多青鱼、咸肉、老刀牌等香烟50条。青浦比较安定,青浦人民对我们部队非常热情,这是我们渡江后所经过的城镇所没有的。
解放初期中共青浦县委。

5月15日下午,军部派两个宣传干事来传达军部命令,青浦县城由苏南军区部队接收,要我们办好交接工作后撤离青浦,到松江县泗泾镇集中待命。我们在青浦住了三天,即去参加解放大上海的战斗了。
解放初期青浦县人民政府。
(原题为《青浦城解放记》)
责任编辑:张奂雅
转载请注明来源
  • 点赞
  •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