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 收藏
水库村:上海首个乡村振兴示范村规划完成
戚颖璞/上观新闻  
2019-01-29 07:07 字号
水库村内将设置7000米水上游线景观。本文图片均来自 水库村
坐落于杭州湾畔的金山水库村,有着上海独具特色的“双面气质”——既洋气,又古典。水域面积接近三成,70多个小岛星罗棋布的村庄宛若小小威尼斯,代表了洋气的一面。6000年古海岸线遗址让村庄显得底蕴厚重,代表了古典的一面。
在上海新一轮乡村振兴战略中,水库村成为全市9个乡村振兴示范村之一。很快,村子里有了变化:断头浜逐一被打通,湖面架起了栈道,一处江南民居风格的农民集中安置点正在建设……一个崭新的村庄,正在呈现。
“过惯了慢生活的村子,这回做了件快事。”漕泾镇党委书记罗华品说。
打造南上海的“沧海遗贝”
水库村所在的漕泾镇正在打造市级全镇域郊野公园,作为核心区,水库村被纳入郊野公园的整体规划中。负责整体规划的上海城策行建筑规划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人詹运洲介绍,根据《漕泾镇郊野单元(村庄)规划》,水库村将成为新江南田园。
江南水乡,水元素是一大亮点。水库村拥有丰富的水文化、优美的风景,《规划》就以“水+园”“水+岛”“水+田”为主题,把村庄分为北、中、南三大片区。在每个片区里都植入产业功能,达到三产融合。同时打造“江南水乡就是水库村的样子”文旅品牌。
中片区“滩漾百岛”景色优美,村民枕水而居,是水库村的核心区域。八种旅游区坐落于此,包括亲子休闲、理想乡居、慢活养生、高端度假、文化体验、精品农业、休闲农业和产业展示。区块之间用水上游线串联。一条长达4000米水上游线将串联水上集市、亲子教育、民宿群岛、企业会所等。另一条3000米水上游线会串联艺术田园、垂钓园、生态鱼塘等。
北片区叫作“溪渠田园”,专攻农业发展,种植多利升西瓜、火龙果等。结合田园风光,选择性保留原有村落格局,打造农场民宿。
南片区叫作“河塘聚落”,产业以养殖业为主,原来的厂房变身“共享办公+度假”的空间群和文化展馆。
詹运洲介绍,做规划 “吃”进去不少书。为了寻找当地特色,设计师找来一摞村史镇志,研究当地古冈身带遗址,打造出一条千年沧桑拾贝径。计划建设护塘石标识、化工科普公园来体现文化风貌经典,还规划了一条通道,将阮巷老街、茶庵、古海岸遗址、漕泾烈士陵园等特色文化景点串联起来。
水库村规划效果图
竟然“多了”5平方公里
蓝图画好,就要落地。罗华品原本担心,漕泾镇会遭遇“有项目没土地”的农村通病。没想到,在土地总量不变的“天花板”下,竟“多了”5平方公里建设用地。
这5平方公里土地不是天上掉馅饼,而是一幅地、一幅地梳理盘活。不少农民进城定居后,宅基地空置。漕泾镇一些工作人员下乡调研,给村民做了“一户一档”,记录数据包括每户人数、房屋建筑年代、房屋建筑面积、房屋是否出租、出租几间房、他处是否有住房,并当起“翻译”,带着设计团队下乡了解情况。
调查结果显示,农民愿意集中居住的意愿很高。水库村有80%的村民表示支持。漕泾镇根据《上海市乡村规划导则(试行)》,把环境差、规模小、分布散的村庄,特别是在生态敏感区、水源保护地内,受高压线、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影响严重的村庄村民逐步迁出。
留下的房子是拆是留?低效工厂腾退后的厂房,也面临相同问题。设计团队想办法和村庄搭建交流平台,在村民大会上和村民一起头脑风暴。“几乎每一块重点土地用途,都是和村民讨论的结果”。
“乡村规划是在集体土地上下功夫,涉及到农民的切身利益,因此要做详尽的农村资产调查。”詹运洲说。厘清土地现状后,“无地”难题一下子破解了。5平方公里建设用地还有“留白”,33公顷建设用地指标被预留给未来的村庄战略发展。
把最美的风景留给村民
水库村最美的中心河上,有一处白墙黛瓦、古树相依的江南风格“湖景房”,这不是度假酒店,竟是农民集中居住点。今年6月,42户村民将入住其中。
这是罗华品和设计团队想出来的点子。原来,水库村搞乡村振兴,村民觉得不受益,一开始并不支持。“发展农村,过去是以城镇化形式进行,城市‘吞并’农村,农民因此失去土地,但生活水平没有大幅提升,自然会产生抵触情绪。”同济大学城规学院党委书记、教授彭震伟说,“关键要让农民知道,乡村振兴是做大蛋糕,而不是被分奶酪。”
在规划图中,水库村农民集中居住点是江南风格的“湖景房”
除了把最美的风景留给村民,水库村还在试点以土地经营权入股企业项目,将农民变成股民。坐落于水库村核心区的漕泾休闲水庄提升改造项目中,通过土地参股的村集体经济合作社就将每年将获得6万元分红款保底收益,并享有溢价收入。
在村民支持下,乡村规划仅两个月就完成,成为全市最快!向来岁月静好的水库村迎来热火朝天的建设,12个项目已经启动。农民集中居住点、为老服务中心、乡村书院、四好农村路、生态乌鳢提质续养基地等正在建设中,近期还有更多项目启动。未来,一些精致、高产值的农业休闲项目也将落户水库村。
“从规划到落地只花了几个月时间,以前根本不敢想。”罗华品坦言,水库村以前也做过规划,图纸只能画出来挂在墙上。“落地难”被归咎于规划师的“学院派”“不接地气”。其实是因为区镇没有整体策划,大家对村庄的产业发展、人口布局、公共服务、土地利用等还没摸清楚、想清楚。
去年7月,上海举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现场推进会,会议明确,规划具有重要的引领和先导作用,要提高规划能力,坚持规划先行,发挥好规划在整个乡村振兴工作链中的作用。按照上海乡村振兴工作布署,今年上海乡村规划全覆盖,涉及全市84个涉农乡镇。针对上海农村的现状特点,鼓励从全镇域层次,统筹谋划村庄规划。《漕泾镇郊野单元(村庄)规划》就是在全镇域梳理空间、统筹资源,再将乡村按照资源禀赋进行分类,有针对性投放资源、进行建设。
“乡村规划不是计划建几座漂亮的房子,号召大家做农家乐和民宿。上海乡村振兴应当考虑长远,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彭震伟说,对标全球一流城市,上海乡村需要有鲜明的特色。面向未来,上海农村作为大都市的稀缺资源,要找到寻找特色长效的发展路径。他举例,水库村打造“居住+经营”空间功能复合利用的农民集中居住点,而非按照纯农民居住标准建设,就是考虑到数十年后农村生产人口和居住人口的变化。
本文原题《上海9个乡村振兴示范村,首个规划完成!6000年遗址未来什么样?》
责任编辑:李立峰
转载请注明来源
  • 2
  • 收藏